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 Phantom - 04 [PP妄想向脑洞]


(前文)03戳我┌(;・∀・)┘

(后文)05戳我(*゚Д゚)つ


>>  04  <<

 

◎ 西比拉系统时间:2110年1月15日  16:30 ◎


  美丽的少女安静地坐着,背靠有精致镂空花纹的椅背,双手交叠在褐色百褶裙遮盖的大腿上。她微微歪着头,柔顺的秀发正被把玩在另一人的手中。

  高桥大厦楼顶的这些画面正通过天台的监控摄像头传输到外部的LED屏上。和这份安宁截然相反,楼底的人群却不停哄吵着逃散着,最后又因“好奇”而远远地围聚起来。

  少女身边的男人微笑着看向嘈杂的人群,然后在她右侧俯下身轻声道:“你看,‘我们’的观众陆续到齐了哦。”但闻声的少女完全不为所动,她那双呆呆看向前方的眼睛,只是像褪色的珍珠一样镶嵌在眼眶里。

  男人也不恼,似乎只是享受着少女秀发从指间滑过的感觉。

 

  「我是厚生省公安局搜查本部长,现以影响区域压力为由要求楼顶的人下来接受调查,若有违抗我们便直接上去逮捕了!」

  警车刚刚抵达高桥大楼,还没等狡啮一行设置好无人机的警备工作,霜村就已经急不可耐地摘下扩音器向楼顶发出了警示。

  此时此刻出现在此的藤间幸三郎对公安局而言就是煮熟的鸭子,无论他还要耍什么花招,霜村都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亲手抓住他——就算二系的警力还在扇岛来不及调回,这份逮捕藤间的头功他都决不能让给狡啮。

  但霜村的行为在狡啮看来无疑是鲁莽的。在赶达新宿前,他们都已获悉此地压力指数的上升缘于大厦六楼发生了爆炸。依目前线索来看,引爆者无疑是藤间幸三郎。对一个手里握着不止一名人质的疑犯发出霜村那样的警告,显然很容易打草惊蛇。但此情此景之下,狡啮除了咬牙也别无他法,在这名傲慢的前辈面前,他的话永远都不会有用。现在的他也只能一边和宜野座疏散避难人群,一边紧盯着LED屏,看藤间到底要做什么。

 

  「哎呀哎呀,身为公安,说出如此不顾市民安全的话没关系吗?」

  藤间的声音透过LED屏后的音响传出,明明极其柔和的话语,却一下踩到了霜村的痛脚。霜村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恼羞成怒地抓过扩音器道:“我可不是在威胁你,还不下来接受调查的话我们就上去了!”

  「呵。」画面里的男人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依旧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身边少女的头发,「警官先生如果不介意周围市民的话,请便吧。」

  “可恶!”霜村气愤地掼下扩音器。虽然他早已拿起了支配者,但他也清楚,不管自己是多么急迫地想把藤间捉拿归案,此刻为了市民的安全,公安局这边还不能轻举妄动。

  “这狡猾的家伙,还特地挑了支配者射程以外的位置!”霜村有些气急败坏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平时骨干精英的形象不免崩塌,“还有这该死的投影画面,现在这么多人听着看着,事后控制起民众压力又该头痛了!”

  和霜村不同,一旁的狡啮倒是意外地冷静,他抬头看着楼顶道:“藤间如此高调地出现在这里,几乎是自投罗网。但这又和他的所作所为很矛盾……他一定有其他的目的。”

  “哼,你能知道他有什么目的?”霜村不屑地问道。

  狡啮皱着眉眯起了眼睛:“总觉得,他就是在等这一刻。”

 

 

  “哦——!!!!!”

  远处的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呼,狡啮转头看向LED屏,只见原本安静坐着的少女正被拽向天台边缘。看那男人的动作,他似乎随时准备把少女从楼顶推下来。

  “这家伙想干嘛!?”霜村瞪大了眼睛。

  “快!警备!宜野!”狡啮拔腿奔向无人机,迅速在大厦楼底拉起几块救生软垫。这样的局面太被动了……狡啮暗暗咬了咬牙,对眼前的局面感到一丝焦躁和不安。

  而那一边的藤间似乎也看出了警方的窘迫,但他却不疾不徐地拉着桐野缓步走动在天台边缘。看着桐野的长发时不时飞散在空中,底下跟着他们移动的几名执行官都忍不住大骂出声。

 

  「藤间幸三郎,你到底想做什么!」霜村再次抓过扩音器厉声问道。

  藤间却不为霜村的质问所动,依旧保持着柔和的笑容。看着底下严阵以待的警察,他转向了身边的桐野瞳子,轻轻吻了吻她的发梢:“晚安,‘公主’殿下。”说着便一把将桐野推下了楼顶。

  少女面朝着藤间向后仰去,但她脸上却不见一丝惊惶。桐野像只蝴蝶那样伸着双臂落下,但直到身体重重砸上救生软垫也仍然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围观到这幕的人群中爆发出不小的骚动。尽管桐野被顺利救下,狡啮也很清楚事情依旧棘手——群众的压力指数必定上升了。这就是那男人的目的?他捏紧了拳头。

 

  「别动哦。」看楼底的执行官准备冲向大厦,藤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否则——」

  他话音刚落,高桥大厦十三楼的某扇窗户便一下震碎了冒出黑烟来。

  「别着急,警官先生。我现在就下来。」藤间勾了勾嘴角,站在天台边缘处探了下头。但在底下人捂住眼睛准备看他纵身跳下时,他却转身走向了楼梯。

  “有本事就跳下来啊!”内藤一边和六合塚检查着桐野的伤势一边抱怨道,恨不能把调查标本事件以来没得到休息的怒气都一股脑吐到藤间身上。

  此时的狡啮却没空想桐野到底遭遇了什么,他紧紧握住支配者的同时,感到了超于身边所有人的紧张。

  藤间的罪行显而易见,哪怕只是把桐野瞳子推下楼这一条,也足以令他被支配者爆成肉浆——但在问出佐佐山的下落之前,他还不能死。狡啮盯着举枪站在自己身前的霜村和其他执行官,感到冷汗从额间流下。

 

  然而还没等狡啮想好以怎样的理由阻拦霜村,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犯罪系数·低于50·非执行对象·扳机将被锁上。』

 

  霜村的支配者此时与他人支配者的情报是共享的,因此在他瞄准到二楼窗口的藤间时,在场的警察们几乎同时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没人会相信有这种事发生,监视官和执行官们都纷纷掏出了支配者。但看着所有人齐刷刷用枪对准缓缓走向大厦门口的藤间,狡啮也一时惊诧得中断了思考。

 

  『犯罪系数·低于50·非执行对象·扳机将被锁上。』

  冷冰冰的机械音再次响起。尽管维持着射击的姿势,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产生了异样的变化。只有被支配者包围的藤间面不改色地缓步前进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迈出的每一步对公安局众人来说都像是刺耳的嘲笑。

  是的,在场的人没有一个遇到过这样的情景。他们凝视着藤间,却像看到了绝对不该直视的深渊,透过这片深渊,他们看不到那之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波澜。手里的支配者忽然变得冰冷刺骨,没人能相信那样优越的武器会忽然成为一堆破铜烂铁。

 

  “怎么,不是说要逮捕我吗?”藤间在公安局众人前停下脚,礼貌地笑问道。

  被他这样一说,愣在原地的霜村才猛地回过神来,他来不及管支配者到底出了什么故障,忙掏出手铐一边警告藤间双手抱头一边谨慎地靠近。

  让众人既松口气又不免怀疑的是,藤间竟然毫无抵抗。他非常配合地由霜村铐住了双手,也毫无怨言地跟着他们坐进了警车。整个过程平静简单得让狡啮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霜村推着藤间从狡啮面前走过,狡啮竟感到种种事情让自己的心情难以名状。最令他难以相信的是,看到这个理应是“标本事件真凶”及“寄录像带者”的男人离自己这样近地站着,他的心情竟然与预想的完全不同——他很平静,出奇地平静。

  狡啮静静地看藤间坐入警车,从头到尾没说任何话。但他心里总有种异样的不安。

  他不确定藤间与自己擦肩而过时对方是否笑了一下,但他应该很清楚地看到了:藤间在坐入警车前隐约回头看了一眼。

 

  受到某种莫名的驱动,狡啮顺着藤间的视线猛地回过头,但映入他眼帘的只有黑压压的人群。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 ( 4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