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 Phantom - 03 [PP妄想向脑洞]


(前文)02戳我┌(;・∀・)┘

(后文)04戳我(*゚Д゚)つ


>>  03  <<

 

◎ 西比拉系统时间:2110年1月15日  09:00 ◎


  走进一系办公室的时候,宜野座伸元吃了一惊。

  虽说狡啮在各方面都表现出众,为人处事也是公认的精英做派,但在上班守时这一点上,宜野座一直自认比他更有优越感。但今天的狡啮竟然一早就坐在了办公桌前,这让宜野座忍不住确认了两遍才相信自己的手表没有出故障。

  但是一直认真敲击着键盘的狡啮似乎没有注意到宜野座进门,他一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周身甚至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感。宜野座推了推眼镜,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他留意到狡啮桌旁的垃圾桶里堆着好几罐喝完的咖啡包装,猜到这人在前一天赶回警局后应该就再没离开过。

 

  “喂,狡啮,你没问题吧?”

  其他几名执行官还没到,办公室里只听见狡啮敲打键盘的声音。宜野座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语气里却还是充满难掩较真的正经。

  终于停了一下手里的动作,狡啮把视线从电脑屏移到宜野座这边,冲他笑了笑:“啊,别担心,宜野。”说着,他伸了下懒腰,又很快恢复了严肃的工作表情。

  尽管狡啮对待工作一直很认真,可现在这么拼命的模样,宜野座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听说昨天唐之杜给你看的东西是……”

  “不要问那个,宜野。”狡啮打断了宜野座,头也不转一下地说道,“那种东西,你最好还是不要看到。”

  “狡啮……!”就算狡啮不说,公安局上下也都知道了刑事科收到匿名录像带的事。身为刑事科的一员,即便没有亲眼目睹其中的内容,宜野座自然也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在狡啮这样表态之前,宜野座同样对此难以置信。他并非不能接受犯人的丧心病狂,毕竟潜在犯的思想远超他的想象,相反,知道遇害者是佐佐山这件事,才比知道他叛逃更令宜野座吃惊。

 

  “志恩已经确认了那卷录像带是假的。”狡啮伸手打开一罐新的咖啡,“但这其中的疑点还是很多。而且……”他喝了一口咖啡。“佐佐山一定和制作这卷录像带的人正面接触过。”

  “寄这录像带到底有什么目的?”宜野座问道。

  狡啮摇了摇头:“我说不清。总觉得,对方好像在暗示和炫耀什么。”

  “炫耀?”

  “嗯。”回想起录像内容里佐佐山扭曲的面容,狡啮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咖啡罐,“一般的罪犯总是畏惧警察的,可这个人,他在挑衅甚至嘲讽我们。”

  宜野座扶了下眼镜:“那么寄录像带的人也是藤间幸三郎吗?”

  “可能性极大。但是,”狡啮转身打开了几个文件,“根据志恩的数据分析,这卷录像带是从新宿寄出的。可在我们包围扇岛之后,并没有任何疑似藤间的人离开。就算藤间并非寄录像带的人,这个人一旦出入过扇岛,也决不可能从我们眼皮底下溜掉,再说佐佐山应该也还在扇岛……这里面的矛盾太多。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先找到藤间或者佐佐山才能进一步搞清楚这些问题。”

  正当狡啮这么解释着,他手上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宜野发现他的表情忽然有些紧张,但在确认信息来自青柳后,狡啮的表情又稍许放松下来。

 

  “狡啮监视官,虽然刚才已经向霜村本部长汇报过了,我想这里再偷偷卖你个人情吧。”青柳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说着又向狡啮的收信器发来几张图片文件,“我们已经找到你新指示的地点了。虽然藤间不知躲去了哪里,但无人机在周围发现了他的毛发,可以确定他最近的确在这里呆过。”

  “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血迹或者打斗痕迹吗?”

  “通过一些残留塑化剂来看,这里很可能是藤间把阿贝连·奥瑞特罗曼丁标本化的现场。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没找到任何佐佐山君来过的痕迹。”

  狡啮不甘心地咬了咬牙:“好,多谢你的人情了。”

  “……狡啮,我忍不住要多嘴一句。”在狡啮准备关闭通讯时,青柳的声音忽然又想起,“听说寄去本部的那卷录像带是伪造的,你有没有想过……寄件人就是佐佐山君自己?”

  “不可能!”狡啮直言反驳道,但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抱歉,虽然说不清理由,但我确信这绝对不是佐佐山搞的鬼。这次麻烦你了,青柳监视官,我欠你一个人情。”说着,他断开了与青柳的通讯。

 

  宜野座看狡啮有些丧气地靠向椅背,也不由意识到事件的性质又进一步恶化了。

  标本事件,加上佐佐山的失踪,他们要面对的问题依旧复杂。于公,日本各地的区域压力指数还未得到控制,这桩事件再不解决,民众的精神压力会不断加强,公安局的公信力也会受到影响;于私,尽管佐佐山只是公安局的猎犬,他也还是同处刑事科的同事,无论他是生是死是背叛是遇害,之后对佐佐山的处理都会让他们很难迈开腿。当然,目前最棘手的还是好不容易找到了相对确凿的证据,可有关这些事的搜查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佐佐山,不会叛逃的吧。”宜野座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也觉得他不像那样的人吧。”狡啮看向宜野,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虽然就是个混蛋,他还是个优秀的警察啊。而且……嘛,不管怎么说,他一定不会逃跑。”

  “狡啮,”看着狡啮的反应,宜野座有些迟疑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别的事?”

  “……为什么这么问?”狡啮重又转向电脑屏。

  宜野座看他不正面回答自己,就知道自己的直觉并没有错。他不禁又皱起了眉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隐瞒信息可是……”

  狡啮叹了口气,推开键盘站了起来:“我不想骗你,宜野。我的确得到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但只有一点点,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确定是否可靠。所以现在,我暂时还不想共享这些信息。”

  “你……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是怎么回事?”宜野座皱眉抬了下眼镜,对狡啮的回答并不满意。

  “宜野,你应该明白的。”狡啮认真地看了宜野座一眼,转身朝办公室外走去。

  “喂,我说狡啮——”宜野座愣了愣,随即又想叫住他,但他刚伸出手,走廊内响起的广播声便止住了他——

 

  「区域压力上升警报!新宿区高桥大厦周边检测到PSYCHO-PASS值大范围急速上升!请值班的监视官与执行官一起尽快赶到现场!」

 

  “怎么回事?”

  宜野座一下感到了焦头烂额,还没来得及跨出办公室的狡啮也跟着停住脚折了回来。与此同时,狡啮和宜野座手腕上的通讯器一齐响起,打开却正是从新宿二丁目高桥大厦处传来的监控影像。

  看着画面里目光呆滞的少女和她身边微笑着的男人,宜野座的眼睛瞪大了:“这是……”

  “——桐野瞳子和……藤间幸三郎。”狡啮攥紧了拳头。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 ( 2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