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 Phantom - 02 [PP妄想向脑洞]

(前文)01戳我┌(;・∀・)┘

(后文)03戳我(*゚Д゚)つ


>>  02  <<

 

◎ 西比拉系统时间:2110年1月14日  16:30 ◎


  在扇岛的搜索毫无进展。

  狡啮和宜野座所在的一系顶着寒风在扇岛外围守了两天,除了拘捕到一些“误入”扇岛的一般市民和不明所以想要逃命的黑户,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份子出入扇岛。二系那边也没有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青柳他们循着狡啮悄悄给出的路线也好几次深入扇岛,却一直未果。

  藤间幸三郎完全没有露过脸,佐佐山也杳无音信。这场仿佛捉迷藏一般的搜捕,简直像是公安局在单方面被牵着鼻子走。

 

  担任搜查本部长的霜村正和几乎要把公安局的桌子拍散,也是强撑着脸面才没有耐不住性子地亲自赶到现场。眼看着标本事件马上就能结案,自己又能记上一功并顺利升职,霜村对眼前陷入僵局的搜查十分窝火。想想一系那个新晋的监视官狡啮慎也随时可能给自己增加点什么不定因素,要是头功再被他抢去,这对霜村就太不利了。

  霜村承认自己下达的命令并不妥当,封锁扇岛的确对搜捕行动效果甚微。但如果不这样做,他也找不到一个更好的理由来冠冕堂皇地将狡啮他们支开。只是霜村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安排竟会让搜查处于胶着状态。像他这样自负自傲的人,一旦走到这一步就没法再给自己找台阶下了。尽管霜村内心无比焦急,现在也不能找狡啮重商对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为了多少能平定下心情,霜村离开办公室去自动贩售机买了一罐乌龙茶。当他返回的时候,却见传输用无人机正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他。

  “这是什么……?”霜村从无人机那儿签收了外包上写着“赠 公安局刑事科”的匿名包裹,狐疑地拆开后,却对着里面的黑色盒子怔住了。

  这个不大的长方体小盒让霜村有种莫名不详的预感,但另一方面他又知道,能通过公安局入口安检处的东西应当不存在危险性。可这来历不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寄件人又是谁?为什么要寄到这里?一连串的疑问在霜村脑内滑过,他却一个也无法想通。无论如何,他不能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东西随便下手,要弄明白第一个疑问还是干脆把它交给分析官唐之杜志恩。

 

 

  “啊呀,这个东西似乎是名为‘录像带’的古董哦?”看到霜村带来的东西,唐之杜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像这些“过去的东西”对于当今社会来说是没有研究价值的“历史”,除了那些躲在角落、对过往念念不忘的潜在犯,早已没有什么人会再关注所谓的历史,更不要说这些早就失去了使用价值的东西。①因此,作为社会精英的霜村不知道它也是无可厚非的。但让他疑惑的是,到底是什么人出于怎样的目的才把这莫名其妙的东西寄到公安局来的。

  霜村打断唐之杜兴奋的感慨,单刀直入地问道:“能分析出这里头是什么吗?”

  “嗯——这种事对现在的机器来说几乎不可能。”唐之杜蹙了蹙好看的眉,故意让霜村表情一滞。看自己恶作剧得逞后,她才悠悠地继续道:“不过,交给我情报女神的话,一会儿就能出结果了。”

  “哼,那就麻烦你快点了。说不定这东西能对目前的案件有点作用。”意识到被唐之杜愚弄了一下,霜村感到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和潜在犯打交道从来不是他的强项,平时光使唤他们也就罢了,现在近似有求于人的情况就让他很不自在了。勉强说了几句官话撑场面,霜村就略为不悦地离开了分析室。

  进入公安局也快四年了,唐之杜对二系这位监视官的脾气也算了解,霜村这次能以近乎个人的名义来找自己也算是他示弱了,看得出来,这次的标本事件让霜村压力很大。“慎也君还真是能干哪。”猜也猜得出霜村在为什么而焦虑,唐之杜忍不住在心里为狡啮喝了下彩。

  只不过她愉快的心情没有保持多久,对于那盘录像带内容的分析结果就让她的手指僵在了键盘上方。

  “这是…………?!”

  盯着电脑屏幕上播放出的画面,唐之杜嘴里叼着的烟掉在了地上。

 

 

  这样的搜查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在重复了第三天无意义的安全检查后,狡啮的耐性已经几乎被磨光了。

  在深不见底的扇岛内部是否发生了什么?从共享的支配者使用信息来看,佐佐山那儿还没有过操作记录,这就意味着他应当还未逮到藤间。可是以佐佐山的搜查能力,这么久还没找到犯人也是可能性极低的事。这样的情况,用大多数的人观点来看,无疑都指向佐佐山的叛逃。

  可是要狡啮相信佐佐山已经逃亡,他做不到。如果在先前,仅仅看这样的表象,他或许会得出那样的结论,但在明白佐佐山所谓“要用心去看人”②的说法后,狡啮确信佐佐山不是那种会找借口临阵脱逃的人——或许不需要什么理由,他就是知道这一点。

  那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狡啮看着扇岛的入口,感觉它就像怪物张开的大口,任何被它吞进肚子的东西都不会再被吐出来。

  就在此时,唐之杜发来的通讯及时地打断了他的思绪,狡啮抬起右手接通了对话。

  “慎也君,你尽快回警局一趟。”

  “志恩?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的话,我大概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你还是亲自回来看一下吧,应该是……和佐佐山君有关的。”

  “佐佐山?”狡啮吃了一惊,这家伙不是应该还在扇岛吗,本部难道得到了什么情报?“我马上回去。”狡啮切断通讯,向宜野座打过招呼后就火速赶回公安局。

 

  志恩的声音听起来格外严肃,不同于以往开玩笑时的表现。如果是和标本事件有关的事情,她理应先通知现就在搜查本部的霜村监视官,既然志恩直接联系了自己,就说明这件事与佐佐山个人的关系更大。

  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狡啮带着一半疑惑和一半怒气冲入综合分析室,却见霜村也在其中。

  听见开门的声响,霜村回过了头:“狡……啮监视官?既然你来了,就自己看看吧。”狡啮看到他满脸的震惊,不禁更为疑惑。来不及考虑是否要向前辈打招呼的问题,他就走到了唐之杜的电脑跟前。

 

  甫一抬头,屏幕上的画面便让狡啮愣在了原地,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那张瞪大了眼睛的脸,的确是佐佐山吧……那是段无声的录像,画质也很是粗糙,粗粝的画面仿佛能直接硌痛眼球——然而听觉却完全被闭塞了,从佐佐山时开时闭的嘴中,狡啮听不到也看不清他是否在喊叫着什么,但是,但是……

  没有忍受住胃里翻江倒海的不适感,狡啮捂着嘴冲出了分析室。可无论他怎么用凉水冲洗自己的头脑,都无法把刚刚看到的画面挤出脑海。

  ——毕竟那是,佐佐山正被活活肢解的画面。溅开在屏幕上的红色血滴现在正以刺眼的白光在狡啮脑内逐一爆炸。

  狡啮感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那片血肉模糊的画面和佐佐山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容让狡啮胸中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他狠狠攥紧了拳头,在盥洗室静静地站了几分钟后又再次向分析室走去。

 

  “没事吧,慎也君?”看到狡啮脸色苍白地回来,唐之杜有些担心地问道。连经验老道的霜村都坐不住了,这个男人居然还能强打着精神走回来。唐之杜也不免有些佩服,但她也发觉到:虽然有在努力掩饰,狡啮的脚步却有些不稳。

  得到狡啮没事的表示后,唐之杜转过身按了几个键。

  “因为不甘心所以我多做了一下分析,有个……可能算是好消息吧——这卷录像带,是伪造合成的。”




【 To Be Continued 】


[注①] 根据官方公式书所提供的消息来看,在PSYCHO-PASS的世界,探究历史被视为无意义的事情,各级学校也取消了历史学科。

[注②] 前传小说中,狡啮第一次被执行官们拉去打麻将时,佐佐山说了此话。



>>  >>  >>

  写到第二段都还在打擦边球,为自己的话痨感到了悲哀。总觉得不说点废话就没办法比较合理地和官方小说衔接起来,为了写一些PP世界观相关的东西也忍不住塞了点突兀的梗。

  有些考据可能因为资料不足或不擅长日语的关系而与原作设定有出入,请随时为我捉虫,非常感谢!

  _(:3√∠)_ 无论如何总算切入正题了,接下来随时会暴露智商硬伤。


评论
热度 ( 5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