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 Phantom - 01 [PP妄想向脑洞]

[ 避 雷 警 示 ]

* 三年前平行时空假设,从佐佐山失踪开始,之后均为捏造梗(原作时间表见文后附件)

* 无明确CP,关键词:咦/左/脚/真/疼(顺序无关)

* 私心满满,含个人理解向OOC,请慎入。




· PHANTOM ·



「作者按:我想给他们一个“如果”,看看改变一个条件,会让他们的人生走向何方。」




>>  01  <<

 

◎ 西比拉系统时间:2110年1月12日  02:17 ◎


  狡啮慎也不知道自己在黑暗里摸索了多久,他没有看手表。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不去确认这一点,但他知道自己一旦停下来思考前方以外的事,他可能就再也无法继续前进了。

  扇岛制铁所周围的道路看起来和昨天来的时候完全不同,尽管狡啮很清楚自己并没有走错路。说这地下的路像迷宫似乎都不够恰如其分,这里的环境压抑得让狡啮觉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什么怪物的脏腑之中。而更让他感到压抑的是,虽然知道佐佐山应该就在这周围,他却根本无从找起。

  内藤他们传给自己的地图根本派不上用场。现在的狡啮走在本该是墙壁的路上,周围的灯光已经几乎消失,唯一可用的光源仅来自他自己。狡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但他还不能回头,因为佐佐山在这里。在把他带回去之前,自己都不能停下。为了佐佐山不被扣上逆反的罪名,他也不能等待二系同僚的帮助。

  不知道佐佐山是否已经找到藤间,狡啮和他的通讯已经彻底被切断。狡啮明白在这深不知底的黑暗里可能隐藏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能贸然与宜野座他们联系。现在能做的只有前进,无声地前进。在这前不久刚下过雪的一月天,狡啮感到自己冻得冰凉的手正不断冒出冷汗。这一次,身边没有任何能给予自己帮助的人,眼前只有抹不开的黑暗,耳边也仅有自己的心跳声和愈发粗重的呼吸声。

  ——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

  这样的局面对狡啮而言十分棘手,公安局工作最挑战他的就是耐心。在这方面,佐佐山和同期的宜野都可能强过自己。但此刻,正因为佐佐山他们不在,他才更需要冷静下来。可长时间漫无目的的搜索已经让他的脚步有些忙乱。

 


  “等……!”

  刚刚……那是什么?就在狡啮正犹豫前方的岔道该怎么走的一瞬,不远处似乎有一道白光闪过。狡啮说不清那是否是他的幻觉,但对长时间没看到半个人影的他来说,此刻任何一个可能问路的对象都是有价值的参考,因此他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但没跑出几步,狡啮就觉察了不对。且不说此地并没有居民,即便只是碰巧经过的扇岛住户也不该走得如此畏首畏尾——如果只是害怕公安局的人,只要躲起来就好了,一边走还一边露出点动静显然并不合理。这个人……是故意的吗?

  狡啮不知道对方会是什么人,但对于会在此时出现于此的人多半不能掉以轻心。他渐渐停下脚步,握紧了支配者:“我是公安局刑事科的,只想向前面那位问一下路,能劳驾露个脸吗?”

  狡啮觉得似乎听见了一声轻微的嗤笑,但在他开口问话之后,周围仍然处于死一般的寂静之中。他皱了皱眉,感到些许不耐烦。狡啮再次问了两遍“还有人在这里吗”,但四周依旧悄无声息。他不由地想起和佐佐山一起找到的那位叫仙伯①的老人。“不要吵醒沉睡的婴儿”,仙伯曾这样对他们说。的确,此时此刻的扇岛在狡啮看来,就像是怀抱着婴儿的摇篮,无比沉静。

  但这一切都是幻觉。狡啮甩了甩头,再次让自己冷静下来。刚才那人或许已经悄悄溜走,但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跟着那人走进新的路口,现在再回头已经没有意义。

  可恶——佐佐山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狡啮又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通讯器,与佐佐山的联络一直都没有再连上。

 


  “前面,什么人?”

  背后突然闪现几道强光。转身抬手挡住眼睛时,狡啮听出说话人正是二系的监视官青柳璃彩。“看来没办法了……”,他暗暗想着,颇为不甘地转过身去,反倒让青柳他们吓了一跳。

  “一系不是负责扇岛周围的警戒吗,狡啮监视官你怎么……”青柳的话问到一半便打住了。看到狡啮一人出现在这里,再想想先前在局里发生的事情,她也能猜到个八成。见青柳已经理解情况,狡啮干脆开门见山:“抱歉了,青柳监视官。今天的事情还要请你替我保密,还有……霜村监视官那里多麻烦你了。”为表诚意,他认真向青柳低下了头。

  虽然知道自己的老大视眼前的青年为眼中钉,但在标本事件还没解决之前,青柳也不想公安局内部闹得太厉害。她了然地拍了拍狡啮的肩:“趁大家还什么都没发现,赶紧回一系的守备范围吧。”

  “可是……”

  “佐佐山君的事我会留意的。”青柳看出狡啮的踟蹰,低声向他承诺道。虽然对狡啮的做法感到意外,但青柳对状况的判断力很强。狡啮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不能再继续的意味,知道自己此刻不得不回去和宜野座他们集合。他叹了口气,向青柳感激地点了点头:“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了。”

  请务必把佐佐山活着揪回来。他忍不住轻声说道,却不知青柳有没有听见。





  “喂,狡啮,没事吧?佐佐山怎么样?”

  狡啮刚顺着青柳给的指示回到扇岛边境,宜野座就赶上来问道。

  离狡啮踏入扇岛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扇岛外围的混乱已经基本被平定,但在凌晨三四点的当儿,公安局各位和扇岛当地的保安们都不由显出疲态。

  看到宜野座和一系其他执行官询问的表情,狡啮只是摇了摇头。此刻的他感到格外的累,肉体和精神上双重的疲惫让他猛地坐下后都不再想起身。

  宜野座看到狡啮的反应也明白了情况并不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他推了推眼镜蹙紧了眉头:“佐佐山他,会不会……”

  “绝对不会!”狡啮忽然大声说道,“那家伙,绝对不会‘逃亡’……”他这么说着,接过宜野座手中的水狠狠地灌了下去。

  尽管在佐佐山“袭击”自己后冲入扇岛的时候,狡啮已感到佐佐山对执行官这一身份的放弃,但他无论如何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佐佐山会离开这一职位——那家伙,虽然说不上有多热衷警察这个工作,但现在的他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自暴自弃。狡啮也明白,不止他,一系的任何人,包括宜野座,都不愿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只要有一点可能,整个一系都会尽一切可能保全佐佐山的警察生涯,狡啮对此坚信不疑。

 

  然而三天后发生的事情,却是他们真正始料未及的。

 

【 To Be Continued 】

 

[注①] 前传小说《无名的怪物》中,佐佐山与狡啮在扇岛搜查时遇到的白发老人。


 

< 附 件> 【原作标本事件时间表】

① 2109年11月5日(周二)上午8点  桥田良二(63岁)尸体被发现

[ 港区赤坂二丁目 ]11月1日晚10点后行踪不明,推测在1~2日之间遇害

② 2109年11月25日(周一)上午10点  不明少女(推测15岁,实为藤间胞妹)

[ 千代田区外神田二丁目 ]

③ 2110年1月11日(周六)上午6点  阿贝连·奥瑞特罗曼丁(桐野瞳子生父)

[ 台东区恩赐上野动物园黑猩猩展示室 ]1月8日下午2点回家后消息断绝,推测在8~9日之间遇害

同日上午0点,佐佐山与狡啮找到仙伯

同日,监视官青柳与执行官神月在藤间的住所内发现了少量的塑化剂,以及几只大概是被他用来做实验的被标本化了的小动物。

④ 2110年1月15日(周三)上午10点  佐佐山光留(28岁)

[ 新宿区新宿二丁目高桥大厦前人行道 ]1月11日晚10点进入扇岛废弃区,12日上午1点后通讯中断(本文从这里开始)

⑤ 2110年1月16日(周四)

在扇岛的最深部,青柳与同行的神月执行官一起,将藤间逼到走投无路

⑥ 2110年2月 狡啮慎也因色相恶化退职,转入足立区立PSYCHO-PASS矫正医疗中心,3月出院

⑦ 2110年3月31日(周一)接局长命令,因嫌疑人不明,搜查本部被解散。

⑧ 2110年4月 狡啮慎也成为刑事科一系执行官

(相当粗糙仅供参考,资料来自PP公式书和官方小说《无名的怪物》)

评论 ( 1 )
热度 ( 4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