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2-05)

* 本文与简·奥斯丁名著毫·无·关·联,谨借题名向经典致敬。

* 终于写完暑假作业只剩毕业论文……于是这文大约有望在年底前完结。


阅读前文请戳我♥



~ Part Two ~ Chapter 5 ~


  长曾祢发现,蜂须贺和松前长曾祢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同一个空间。

  松前本丸的刀剑们,大约是因为对他们的恩怨也心知肚明,似乎也对此也见怪不怪,哪怕有群体性质的活动,他们也不会介意这两把刀里少了其中一把。


  ——关系比想象中还差啊。

  一边对松前本丸淡漠的同僚关系咋舌不已,长曾祢又不禁感慨起蜂须贺与松前长曾祢之间的针锋相对。想到松前长曾祢愧然自责又忿忿不甘的表情,长曾祢再一次为蜂须贺的咄咄逼人感到愤懑。

  他现在满心懊悔将浦岛留在蜂须贺身边,更是打定主意要找机会把自家本丸的浦岛要回来。但是这个世界上似乎有这样一条捉弄人的法则,即:当你不想遇见某个人时,那人总是会与你狭路相逢,而你下定决心要与之当面对峙时,那人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长曾祢做足了与蜂须贺谈判的心理准备,也在脑内排演了种种他能想到的来自蜂须贺的冷嘲热讽并自觉完美地拟定了最佳的回击策略,然而枉他如此严阵以待,自此之后他便几乎没有在恰当的场合碰见过蜂须贺。

  这种极为不巧的巧合令长曾祢很是郁闷,而正当他思忖着是否该请教松前长曾祢如何应对时,他又更为郁闷地发现: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和松前长曾祢说上话了。


  自从和松前长曾祢进行了一次交心的畅谈,长曾祢便很久没再有机会与松前长曾祢独处。每次找到松前长曾祢时,对方不是在准备出阵的装备便是在拾掇远征的行李,松前本丸的新选组成员也跟自家弟兄一样常伴松前长曾祢左右,长曾祢也不好意思介入叨扰。偶尔在手入室遇见时,长曾祢又难免不忍打搅对方安心疗伤。最后总是装作不经意撞见,貌似随意地留下一堆精炼刀装,搭上几句话便退了出去。

  松前长曾祢似乎不是在外出中,便是在准备外出的路上。想象着邻家审神者对松前长曾祢所抱有的殷切期望,长曾祢的内心不由产生了更深的敬慕与向往,同时也有一丝丝遗憾与失落。

  毕竟初来乍到时和松前长曾祢那次谈心令他很是开怀,满心认为自己接下来能跟着松前长曾祢锻炼,说不定回千田本丸时自己的机动和侦察都能满值了。然而实际情况却是连寒暄都显得奢侈,委实令长曾祢郁闷翻番。


  幸而,在松前本丸写作浦岛探亲读作长曾祢修行的日子,不久便在千田家长谷部的到来时迎来了终点。

  是日,长曾祢正准备像之前一周一样和邻家陆奥守吉行下下田、和邻家大俱利伽罗刷刷马,再和邻家歌仙兼定比划比划拳脚,却被一期一振敲开房间门,说是自家的压切长谷部带着审神者的传令来了。

  被淹没在松前本丸这么多天,终于得见亲人的感觉令长曾祢喜出望外。他三步并作两步地朝松前家会客室走去,险些忘记整好衣服。

  长谷部见到阔别一周的长曾祢却是很淡定,他把千田亲笔写的书信递给长曾祢,脸上并没有多余的情绪。能派长谷部这么快马加鞭地赶来,信里的事情大约很郑重,但从长谷部的表情里看不出吉凶。长曾祢有些迷惑地打开信,发现是一张地图和若干指示。

  “第六战区将于明日巳时正式开启,主上命你回本丸准备出阵。这一次任务非同寻常,相信你看过说明已然有数。”


  第六战区,正是长曾祢虎彻前主近藤勇及其新选组名声大噪的舞台——池田屋。

  熟悉,当然熟悉,实在太熟悉了。

  长曾祢捏信纸的手不禁微颤起来。尽管千田很是细致地提前准备了备战说明,但对长曾祢而言,这是一个闭着眼睛都能回忆出全街道风貌的地方。所有关于旧主的回忆都仿佛在一瞬被激活,尤其是这场洛阳动乱的记忆,更像是洪水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澎湃而起。长曾祢感觉内心沉寂了好久的热血翻腾了起来,几乎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本丸准备出阵。

  “既然如此,那今晚便由我这边备桌送别宴,为你们践行吧。听说浦岛最近都与蜂须贺朝夕相处,正好也让他们再话别一番,你们就于明早再启程吧。长曾祢君也可趁此机会好好打点一番,以免匆忙间有所疏忽。”

  松前平静的话语打断了长曾祢飘远的思绪,听到蜂须贺的名字,长曾祢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邻家审神者的话语虽是极为客气,言辞间传达的意思却是不容长曾祢拒绝。无怪乎你们家蜂须贺是那样一把恃宠而骄的刀,连审神者话里话外对他的偏袒都这样外露不避讳了。长曾祢在内心摇了摇头,却也恭顺地应允下来。

  ——既然松前说要全本丸赴宴,大概最后还能有机会再见见松前长曾祢。

  长曾祢想到这一点,欣慰地感到要应付蜂须贺的苦恼被抵消了大半。


  在饯行宴开始前,浦岛先一步来寝间见了长曾祢。还没等惊喜万分的长曾祢起身迎接他,浦岛就兴奋地把长曾祢扑了个满怀。

  长曾祢苦笑着摸了摸浦岛毛茸茸的脑袋,感觉数日不见,浦岛似乎一下成长了许多。仔细确认后,长曾祢有些意外地发现,浦岛的等级和各项数值都有不小的变化。不用问便知道,蜂须贺对弟弟的教导并没有羼水。然而看到小小少年在短时间内进步这么快,长曾祢反而有一丝不安。这里是松前本丸,负责训练这孩子的是松前蜂须贺,而松前家浦岛的付丧神尚因急于求成而陷入沉眠不曾苏醒,如果再因不慎而让眼前的孩子重蹈覆辙……

  这样想着,长曾祢敛下表情。他思考着该怎么提醒浦岛,却见浦岛又兴冲冲地从背后卸下一个包裹递到他眼前。

  长曾祢在浦岛期待的眼神里迷惑地打开包裹,只见里头装满了各式适用于打刀的特级刀装。

  “这是……”

  “蜂须贺哥哥做的哟,他说——”


  “浦岛!你准备好了没,主上在叫我们了。”

  浦岛的话没说完,移门外便传来蜂须贺不耐烦的声音。

  长曾祢循声望去,看见蜂须贺影影绰绰的身形映在门纸上,才发现他竟就在门外。

  长曾祢心头刚积聚起的感动,立马因得知真相而化为了泡沫。他装好包裹,重又塞回浦岛手里:“这些我用不到,让他自己留着吧。”

  长曾祢故意说得大声,蜂须贺的背影瞬间僵直了几分。

  “长曾祢哥哥……”觉察出气氛的凝固,浦岛不安地皱了皱眉,用表情责怪起长曾祢的莽撞,“这些是蜂须贺哥哥花很长时间做的,他……”


  “浦岛,你先去宴会厅。”移门被刷地拉开,蜂须贺满脸愠色地站在门口,语气却还维持着在长曾祢面前少有的冷静。


  “我有话要跟这家伙说。”



~ TO BE CONTINUED ~


   每天都在努力调动一切狗血细胞,酝酿着来一场狗血大戏,但写出来总觉得有那么点儿吐槽戏谑的味道,一点都不少女。人啊,文艺心要常存,不能老是抠脚,会遭报应(×

  这章是要证明:长曾祢,本故事第一女主——不服都是不客观(你滚

  感谢阅读至此及没有因拖稿抛弃我,接下来会加紧更新的!(比心)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