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藤间中心] 公主病 - PP误导向同人02

(´・_・`) 别怪我没有提醒哦:

* 以下内容均为病娇mode on时所写,有任何不良反应请立刻退出检查色相。

* 本文是在前传小说《无名的怪物》基础上塞入了各种私货后形成的神经病产物。

* 含CP向,若非藤间兄妹/免罪爱好者,请慎入,请慎入。

* m(_  _)m 祝您在病房参观愉快(X



公主病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但是,为什么要许那样的愿望呢?


……


是呀,我什么都知道哦。只要是你的事情,我全部,全部都知道哦。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啊——我永远都是属于你的一部分。


我也感觉到了哦,那个时候,你把手箍上我喉咙时的幸福和愤怒。

你这份强烈的心情,我并不讨厌哪。

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是我最爱的王子殿下。


但是,你一直都在恨我吧,和爱我一样深地恨着我呢。

我感觉得到哦,从我和你融为一体的那一刻起。

那时你还没有发觉吧,就在你把我的身体放入冰箱——那个被魔法师捡回来的冰箱——的那个时候,我们真正成为一个人了哦。


「没有关系,那是邪恶魔法师的诅咒啊——凡是王子爱上的人都会死去的。」

那个时候,我可是摸着你的头发这样告诉你的。

可是,你没有发现我呢。


和那位不会说话的“公主”生活,让你感到无聊了吧。

尽管你像开启水晶棺材一样地打开了那扇冰箱门,那里的“公主”却永远不会因为你触摸她的脸而睁开眼睛呢。

好寂寞啊——冰箱里的冷气碰到你的脚时,我也忍不住颤抖起来了。

但是,我就在这里啊,就在你体内啊。我曾不停抚摸着你深褐色的头发,默默地对你这样喊道。


我知道“我们”已经完全融为一体,即便你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们也终于永远不会分开了。

我感觉很幸福哦,因为我得到了最完整的你——你的,我们的世界没有被破坏,我们还能永远永远在一起——被你杀死是件多么微不足道又何其伟大的事情,我的王子殿下拥有着全世界最了不起的魔法。


不过,我们终归无法在城堡里一直待下去呢。

从那位小小姐跨入“我们的城堡”那天起,我们的世界就开始坍圮了。

啊,我也还记得那个少女看着你时的眼神——哦不,那一刻,她出神凝望着的是“我们”——我还记得她看着我们时那孩子气的好奇眼神。


我当然不能允许任何人、任何东西抢走我的你,我的王子殿下,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改变了曾经的想法。

以前,在我们合而为一以前,发誓要永远守护你的我常常能为你带回外面的、城堡里所没有的东西,每次看你见到那些有趣的东西而露出微笑的样子,我就由衷地感到幸福。而在那之后,我已经有太久没有见到那样微笑的你了。

但是,那个少女可以为我找回那样的你。

是的,就是现在,就是这个少女,她一定就是上天派来的“公主”,是我能为你找到的极好的猎物。


没有任何人能够从我身边抢走你,也再不会有任何人从我身边抢走你。

邪恶的魔法师已经消失了,我们已经永远不会再分开了。

但你可是我的王子啊,只有和公主在一起的王子才是真正的王子。

对我来说,公主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你永永远远地和我在一起,“公主”只是用来取悦你的玩具。

冰箱里的那位已经不会说话也不能动,那么僵硬冰冷,无法再做你的公主了。但是这个鲜活的少女可以,她可以登上那个宝座,她可以帮你完成我们的“城堡”——


「这一次,由你来做我的公主殿下吗?」

那个时候,我——和你——带着那少女坐上了那个属于“公主”的宝座,满意地感受着这份缔结成功的契约。这样,你就又可以变回快乐的王子殿下了吧?


可是,这难得的甜蜜时刻马上就被破坏了。

那群人,那群邪恶魔法师的手下,那群一直试图摧毁我们世界的人,他们来了。

那些可恶的家伙,不仅一把从你手中夺去了我们的新玩具,还推倒了公主的宝座。他们用难看的白色魔法液把我们五彩斑斓的世界变得一片死白,还像烦人的苍蝇一样在我们的城堡里踱来踱去,破坏了每一样由你辛苦创造出的宝物……

不可原谅!决不能允许这些恶徒用看肮脏怪物的眼神这样看你!我从心底这样呐喊着。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听到有几个人这样问着你向你靠近。

啊……名字?我们是没有名字的啊,你是我的王子,就只是王子殿下而已啊。但是,不,无论什么,什么都不要告诉他们。

你是属于我的,我也是属于你的,我们的世界决不能让这些人闯入!


「没有。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这真是完美的回答,你终于也感受到我的愤怒了吧?当然,这当然是我们共同的愤怒。

这样,我们的世界才终于能变得完美了啊。


但是,我们再也没有办法留在“城堡”里快乐地生活了。这是无论你还是我都无法阻止的事……


在那之后,他们就把你带到了那个叫藤间学园的地方,还把“藤间幸三郎”作为“名字”送给了你——说什么送啊,这种像咒符一样的东西你一定才不屑要呢。不过,要在那个世界不暴露真实身份,你也只能接受这个伪装呢。

啊啊,那个世界比我在扇岛看到的“森林”更大呢,那些由邪恶魔法师构筑的城堡也更高大,到处都有魔法师的使徒走来走去……这会不会令你感到害怕呢?不过,那时我搂着你的脖子,却没有感到你的任何不满。我的王子殿下真是世上最勇敢的人啊。


当然,我也知道,其实你并不真的讨厌那个世界吧?

因为我记得的啊,在那个带着我们一起生活的魔法师消失时,我就要把你当作宝物一样珍藏起来,不让你踏出我们的城堡半步,但你并不理解我的心情呢。那个时候的我,是多么害怕你会从我身边消失啊。

当我听见你说想看看小鸟飞往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存在,我就紧张地把它的羽毛全部拔光,生怕它会带你离开这里,让我再也找不到;当我看见你望着窗外说想看看广阔的天空,我就害怕地把城堡里每一扇窗都牢牢地堵住,担心你会趁我不在从窗户离开,从此再也不回来……

你一直都在问我这是为什么呀,哦,你怎么会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呢。我是那样深爱着你,为了能和你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我必须要这样做呀。


可是,你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恨我的吧,尽管你也认为世上没有任何事会比与公主一起幸福生活更美好,也愿意为了和我永远在一起,宁愿一生都不去看外面的世界——但你是多么讨厌自己认定的世界被破坏啊,当我的喉咙在你的双手间颤动时,我才终于感受到了。

所以,在被带出城堡的那时候,你也并不多难过吧。那里也是你曾经,想过去看看的地方哪。但是……不行啊!千万不可以忘记我们的“城堡”啊!不要忘记你还把“睡公主”留在那里啊!我们,你,还要去找新的公主啊!

虽然在那个异世界里,我似乎像中了诅咒一般总会有一段时间沉睡着,但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你真正地离开我们的世界。那里还没有构建完成啊,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来得及布置呢……我忍不住紧紧环住你,一边蹭着你的脖子一边这样告诉你——亲爱的王子殿下,你绝对,绝对不可以忘记我们的誓约啊,千万,千万不要被邪恶的魔法师们迷住哦。


我是多么庆幸,我聪明的王子殿下总是能瞒过那些愚蠢的使徒,常常和我一起回到我们的城堡。尽管我还是希望能为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公主”,但能和那无法开口的公主说话似乎也常常让你感到愉快,那我也会觉得很开心。

唉,我是多么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情啊,但是我的声音总是没办法让你的耳朵听到啊——你看,当我感到幸福的时候,也只能抓着你的手指晃动了呢——我真高兴,你还一直留着我捕猎时用的圆珠笔呢。

当你把玩那支圆珠笔的时候,你感到我就在你身体里了吗?



但是,在那之后,在那段相当安稳的日子之后,我又开始害怕了,就像我被邪恶魔法师发现的那天一样,我感受到了恐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啊,就是从你听说我们的世界要彻底被解体那时开始吧,那些可恶的魔法师,最终还是不能放过我们的城堡啊!

那么……由“我们”来破坏他们的世界好不好。既然“公主”无法和王子安心地生活在森林深处,那么我们一起走到那些家伙所在的世界——他们不是把我们的城堡当作怪物的巢穴吗,那就干脆让他们看个够吧?

我感到你产生了和我同样的想法,果然我们是一体的啊。所以,就由贵为王子殿下的你,举行一场与尊贵的公主殿下相配的丰盛祭典,把“公主”带到那个异世界的阳光底下,对着那些胆怯的人们大声喊出我们的存在吧……

我们,我和你,公主和王子,我们,我们就在这里。



只是,我所以为很快就会散去的不安并没有因为你找到了这样绝妙的主意而消失……反而,在那个人找到你时莫名加剧了。

啊,就是那个男人,那个叫作“槙岛圣护”的男人。

他,槙岛圣护,令我感到迷惑。但是你,似乎并没有那种感觉呢。


那个男人,很奇怪。他并不是魔法师,也不是新的公主。他的身上有着和你相似的味道,但他绝不是王子殿下。或许……他会是某种妖精?

我不知道。至少,他看着你——看着我们——的眼神,我看不懂。

但这些并不足以令我感到害怕,我真正害怕的是,在遇到槙岛圣护后,我的沉睡频率变得更高了,连我们一起回到城堡的时候,我都会时不时陷入沉睡。

这样可不行啊——

我发现,在我每一次从沉眠中醒来时,就会感到你变得陌生了一点……

是的,在我看到:你把“公主”的身体浸入槙岛圣护给你的奇怪溶液,你在槙岛圣护的帮助下靠近了那个叫桥田的邪恶魔法师,你开着槙岛圣护带给你的卡车驶向了奥瑞特罗曼丁的家……我都感到了你的陌生。


即便那时,在你为“公主”缝制世界上最为华美的礼服时,我努力贴紧了你的脸颊,试图感受到你全心全意地注视着“公主”殿下,注视着我,注视着我们……但我却突然感到了,你正回忆起在我沉睡时,你与槙岛圣护的谈话。

那是多么令我惊讶的事情啊。


靠在墙角,转动着我的圆珠笔,和槙岛圣护缓声交谈着的你,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或许又是我睡着的某个时候——你学会了那些我无法理解的事。我不懂你和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你似乎在挖苦他,但他好像对此感到很高兴。

啊,面对槙岛圣护时的你是多么冷淡。但我感觉到了,你只是不愿意顺着槙岛圣护所期待的那样去说,就像你向他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想法,却得到他带着嘲讽意味的“肯定”一样——

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样和我的王子殿下说话啊!

我是这样不满地瞪着那个叫槙岛圣护的男人,但你却似乎感到了有趣——和你脸上所表露的无所谓不同,你在心里,也对那个叫槙岛圣护的男人产生了好奇吗?


当你听到槙岛圣护称赞你像个艺术家时,你明明知道他想听你说真正像艺术家的人是他,而你也的确在内心这样认为,可是你却说自己对艺术没有兴趣。

哦,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王子殿下会说这样的谎呢?

是的,我很害怕啊。甚至无法说出理由,我就感到了害怕……槙岛圣护,他改变了你吗?

尽管我就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我就在你体内,我还是无法停止这种不安——你会离开我吗?


但是幸好,我看到了她——那个奥瑞特罗曼丁的女儿——当年那个坐上公主宝座的少女。

是啊,她真是每一次都出现得那么及时呢。

你也想起来了吧,她就是那个时候的,你的“公主”殿下哦——有了真正的新的公主后,你就会想起自己作为王子的义务了吧?当旧的城堡在祭典上终结后,你又要开始创造新的世界了哦。

啊,能够把这个玩具找回来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啊,我简直忍不住要晃着你的手指,在槙岛圣护面前得意地跳起舞了。


「她是我的新公主殿下哟。等她父亲标本化完成后,我与你之间的游戏也就结束了。然后我将与她一起,再一次构筑属于我们的城堡。」

我喜滋滋地拽着你,想着即将到来的安定生活,就不再理会槙岛圣护埋怨你话多时你心里那点突然窜起的冷静——不用去在意啊,不是王子殿下的他怎么可能会理解?为了让那少女,似乎是叫桐野瞳子吗,为了能让她理解身为公主的责任所在,向她说出那些关于“我们”的故事是多么重要!

槙岛圣护,这个男人能明白了吧,他,绝对不可能介入我们,我和你的世界哦。



然而!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毁灭我的世界!!

虽然不像槙岛圣护那样令我害怕,但那个面目狰狞的男人,要从我们手中抢走“公主”的男人,伤害了我的王子殿下的男人,对着你说出恶毒诅咒的男人——绝对不能饶恕!

说什么“能将最重要的事物毫不在意地替换掉的人的世界根本就毫无意义”,那种人,那种邪恶的魔法师,怎么可能会理解我们的世界呢?

我怎么能让心爱的王子殿下失去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公主”呢?我又怎么能甘心让那个不愿意乖乖做“公主”的少女就这样跟着那个家伙离开呢?

不可原谅啊,不可原谅!

我必须拽起你的手,我,我们,必须把所有的魔法师都打倒,否则加在我们身上的诅咒将会一直牵绊着我们,让一切都无法圆满进行的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叫槙岛圣护的男人,依然像幽灵一样出没在你的身边?

为什么,为什么我总会在他出现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睡去……?

不可以这样的啊!

不行啊!

就算他不是邪恶的魔法师,他也一定是来破坏我们的世界的。那个男人,他掌握着可怕的催眠术,他会让我陷入沉睡,他会让你受他影响……这些都太可怕了不是吗?

清醒一点啊,我亲爱的王子殿下,我们逃到森林更深的地方去好吗?不要被那个男人发现,我们重新去找一个合适的“公主”,然后创造我们的新世界……



但是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为什么要留在那个地方,为什么要在那里等着?

你在等什么,槙岛圣护吗?


不,那实在太可笑了。

你早就知道的,那个满嘴花言巧语的男人,只是个骗子啊。

看看你等来了谁?

又是他们,又是两个该死的邪恶魔法师!


这次连我都不想再挣扎了。

或许……或许跟着那两个魔法师走,可以逃到槙岛圣护看不到的地方?

啊,反正我们的祭典已经完成了,整个世界都已沉浸在震撼之中。只要我们在一起,就算到了别的地方,我们还可以继续创造属于我们的新世界哪……



……

等等,刚才我为什么又睡着了。

这个人,这个白头发的女人是谁?

她的表情好奇怪,她和你说了什么,她要你许什么愿?

……

你刚刚在想什么?

你……你是认真的吗?

那是你希望的吗?!

……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会的,你该想起的不是这些事!

我们……我和你是不可以分开的啊。

你记得的吧,那个时候,我们说好要一生、一生都和彼此在一起的啊?

……

不——

快让那些人放开你,放开!

这一次,我们可能真的会分开啊……

那样的话,要由谁来保护你呢,哥哥?





- E N D -



这是一个受到三次元残酷打击后的报社产物,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大概就是塞满了我对藤间幸三郎的一些个人偏见吧(揍

双生子是种奇妙的存在啊,因为没有双胞胎手足,我一直对那样的人充满了近乎神秘的好奇心。对于双胞胎来说,其中一方杀死另一方而人格开始变得复杂的戏码似乎成为了很多作品中常用的梗。于是在第二遍看《无名的怪物》翻译版的时候,我就开始想,有没有可能,在哥哥杀死妹妹的时候,他们就成为了一个人呢?

于是,报社的脑洞就这样生成了。但我果然是个充满私心的人,最后还是把它码成了个人私货……懂的人大概能懂我遍地扔的恨恨之情。orz


差不多就是这样,感谢阅读到此>///<

评论
热度 ( 2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