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2-02)

* 本文与简·奥斯丁名著毫·无·关·联,谨借题名向经典致敬。

* 浓情连载中

阅读前文请戳我♥

~ Part Two ~ Chapter 2 ~

 

  再一次站在邻家本丸的门口,长曾祢的表情与内心一样哭笑不得。

  挂在他颈上的浦岛光顾着对隔壁修葺一新的大门惊诧不已,完全没有体会到长曾祢复杂的心情。

 

  自从在审神者那儿听说了隔壁歌仙的邀请,浦岛就开始缠着长曾祢撒娇,问他怎么不再考虑下这件事,他说自己快半年没见蜂须贺哥哥,实在有些想他。

  被浦岛用恳求的眼神盯着,长曾祢只能无奈地苦笑。他曾想过所谓的虎彻真品是否都会像蜂须贺那样倨傲,所以刚见浦岛时难免揣着点距离。但这孩子却是意料之外地活泼热情,总是哥哥、哥哥地叫他,动不动就来黏着他,很快就把那冷冰冰的距离感给抹了个精光。尽管这会儿意识到人家是有亲哥哥的,长曾祢还是忍不住把浦岛当手足看待,被弟弟苦苦哀求着,心里也难免动摇。

  看长曾祢被浦岛磨得没了脾气,千田也不由软下心来。说到底是她本丸没有蜂须贺虎彻的错,多少都算是她这个审神者的失职。浦岛也是她尤为钟爱的刀,看他因思念哥哥而郁闷,千田心里也很是不忍。她左手拍拍长曾祢的背,右手摸摸浦岛的头,郑重地开口道:“念在最近没有发掘到新战场,我也没有什么新刀要捞,就给你们半个月的假期,去那边玩几天吧。”

 

  就这样,长曾祢怀里揣着千田手写的情况说明书,手里提着她捎给邻家审神者的礼物,站在了松前家富丽堂皇的本丸门前。

  没等长曾祢放下浦岛腾出手来叩门,本丸的大门忽然从里面被打开。

  粉色长发的乱藤四郎兴冲冲地跨门而出,却在看到他们的瞬间脸色大变,哇地一声退了回去,被门槛狠狠绊了个跟头。

  见状,浦岛从长曾祢身上爬下,上前伸手拉起了坐在地上的乱。然而未等两个人都站稳,乱就一把抓紧他的手喊道:“热的!”然后抬起湖蓝色的眼睛看着浦岛,脸上写满了难以名状的激动。

  被乱抓着手又盯得有些赧意的浦岛回头看了看长曾祢,后者摊摊手,也是对眼前的状况一头雾水。正当长曾祢决定开口打个招呼,乱猛地拉起浦岛就朝门内跑去,边跑还边高声喊着“蜂须贺先生”。听到这个名字,长曾祢感到右眼皮一跳,踌躇了片刻后也跟了进去。

  门后,自称在守门的太郎太刀霍地伸出手,挡住了长曾祢——他没来得及拦住乱,只能先让长曾祢停步。听长曾祢简单说明来意后,太郎朝长曾祢微微颔首,并表示审神者正在内室休憩,他们可以跟着乱藤四郎先去找近侍蜂须贺。

  长曾祢苦笑着感谢了太郎的指示,一面和上次来时一样感慨着这里规矩之多,一面无奈于必须直面自己不善应付的家伙。

  另一边,拽着浦岛狂奔的乱还没跑到一半,便被一期一振给拦了下来。

  “主上说过多少回了,在本丸不要跑不要叫,你还嫌今天的活儿布置得不够多吗?”一期佯怒地板起脸,瞪着乱沉声警告道。他本在审神者房门外等候,远远听见乱的叫喊,担心弟弟吵醒审神者会引来不必要的责罚,便赶过来提醒。

  听一期这么说,乱慌忙放开身后的浦岛,然后拎起自己的裙摆朝一期微微作了一揖:“很抱歉,敬爱的一期哥哥,我不过是见到了浦岛虎彻后太过激动,一时失态,请见谅。”公事公办地说完道歉的话,乱朝一期吐了吐舌头,然后拉过身后的浦岛推到了跟前。

  “你看,一期哥,暖和的浦岛!”乱说着,抱住浦岛的臂膀朝一期晃起来。

  被乱猛地一抱,浦岛不禁脸红起来,他有些尴尬地朝一期笑笑,却被一期严肃的神情吓得敛起了笑容。

  一期上下打量了浦岛一番,最终有些狐疑地问道:“你是……邻家本丸的浦岛虎彻君吗?”

  浦岛乖乖点头,原本抓着他的乱身体一僵,立马不好意思地放开手。

  得到肯定回答的同时,一期看到朝他们走来的长曾祢。在心里将他们的来意猜了个大概后,一期冲长曾祢点点头,然后拍了拍浦岛的肩:“抱歉,乱总是不懂事,方才给你添麻烦了。接下来就由他将功折罪给二位领路吧。”说着,一期推了推因闹乌龙而羞惭不已的乱,自己则向内室方向走去。

 

  或许是想到了自己犯的错误,乱藤四郎不再与浦岛他们搭话,他抿着嘴走在二人前面,长曾祢和浦岛跟在他身后,则陷入了各自的纳闷。

  一路上,长曾祢不断看到为各类事务而忙碌的刀剑们:坐在内庭养护刀具的小狐丸和莺丸、穿梭在厨房的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在马厩刷马的石切丸和笑面青江、在菜园除草的鲶尾和骨喰藤四郎兄弟,带着短刀们在后院修习的岩融、和同田贯正国往手合间走去的大俱利伽罗……

  习惯了看同僚们一齐挤在前厅看天看地吹风喝茶、插科打诨嬉笑闹骂着消磨时间,长曾祢一时难以消化眼前的景象,不由产生了一种压迫感。

  这段路的终点停在了手入区。眼前一整排装修精致的手入室令长曾祢看直了眼,直到蜂须贺从第二扇门走出,长曾祢的嘴还没完全合拢。

  见到长曾祢和浦岛,蜂须贺的脸上也现出片刻的惊讶。尔后,他冷冷地扫了长曾祢一眼,眼光落在跟前的浦岛身上。终于得见牵记不已的兄长,浦岛很是兴奋地扑进蜂须贺怀里,后者爱怜地摸着他的头,关切地问起最近如何云云。

  长曾祢早已料到结果如此,对蜂须贺的差别待遇并不感到意外。只不过虎彻兄弟重逢的场景令他这个“伪兄长”有些难以自处,人站在那儿却不知道眼睛该放哪儿。他装模作样地环顾四周,偷偷用余光瞥了眼蜂须贺。他也不知是否自己的记忆产生了偏差,总觉得比起几个月前,蜂须贺的精神看起来差了些。但他随即想到刚才在这本丸里所见,同样身为近侍刀,将心比心地想想,他又瞬间理解了蜂须贺操劳的原因,心里虽是不愿承认,却也不得不有些佩服。

  正当蜂须贺与浦岛话家常之际,不远处渐渐热闹起来。乱侧耳听了听,然后拍着手说是定是第一部队的回来了。他乐呵呵地跑向大门,没多远便撞见了正赶来手入的几把刀。

  “听小乱说隔壁有贵客来访,我有没有错过与贵人见面的机会?”

  低沉的嗓音从拐角处传来,为首那个和长曾祢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穿过回廊朝他们迎面走来。

  长曾祢看到另一个自己端着淌血的胳膊,脸上洋溢着热情而自信的笑,正有些好奇却并不失礼地看向他。他内心忽然产生了一丝感动,不由鬼使神差地上前扶住了他的臂膀。

  见本丸的长曾祢负伤凯旋,蜂须贺不为所动地冷哼一声,拉住浦岛转身便走。还没反应过来的浦岛被蜂须贺拽着走了几步,下意识地回头叫了两声“长曾祢哥哥”。长曾祢看向浦岛,却见蜂须贺狠狠扳过浦岛的头,硬是把他拉走了。

  手里端着另一把长曾祢虎彻的长曾祢陷入了两难,他想着是否应该追上去看看,但于情于理也不能扔开身边的人不管。他征求意见般地转头看向邻家长曾祢,对方则看着蜂须贺他们离开的方向蹙起了眉头。

  “那是你们家的浦岛虎彻……?”

  “是啊。”

  “哦……”邻家长曾祢收回视线,转头看向长曾祢,安慰般地笑了笑,“你一定也知道蜂须贺素来宠爱他的胞弟,那边想必没我们什么事。”说着,他迈步朝第一间手入室走去。

  “你呢?要不要来给我搭把手?”前脚跨进手入室的门,邻家那位长曾祢又转过了头,脸上仍是那抹热情却不过火的亲切笑容,

  “我对你很感兴趣。”

 ~ TO BE CONTINUED ~

  

  原本看后面的大纲,觉得可能两部分就能解决这个故事,但写到这里的进度还相当缓慢,这么多废话大概能撑满三个部分ORZ

  ´_>`最近忙着肝游戏和赶论文(摸鱼),每次更新可能都会在解决掉一份作业后………各种拖拉请见谅。(土下座)

  不过这次终于让哈尼和松前大虎上线了,我自己也是很感动(…)。接下来要思索下怎么分开来称呼两只大虎……感觉怎么叫都怪怪的?

  另,虽然安排了第二只大虎上线,但我会用仅有的节操保证不是3P、没有3P、不会3P。官配只有千田大虎×松前二虎,这点不会改变☆ 至于箭头……应该也是不会有的。但是贵丸会不会很乱,这个嘛…………暂时保密?(喂

  仍然是感谢阅读至此!我再也不想深夜填坑了,写到这里眼睛已经睁不开,这段FT要是有什么神志不清的发言,还请海涵。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