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2-01)

* 本文与简·奥斯丁名著毫·无·关·联,谨借题名向经典致敬。

浓情连载中

* 第二部分START☆ / 阅读前文请戳我♥

* 本章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哈尼掉线,占了标签so sorry。



~ Part Two ~ Chapter 1 ~

 

  长曾祢没想到会那么快又与邻家本丸的刀剑碰面。即便实际上距上一次见面也已过去好几个月。

 

  进演练场前,特等演武室的门口已围满了各路本丸的刀剑,此起彼伏的喝彩声频频响起。

  这是最近一周来演练场里特有的景况,说是有一家本丸的歌仙兼定每日来此设擂台,且比试场数不多不少,天天是雷打不动的三十六场。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一周以来二百五十二场全胜的记录,这一胜绩也着实吸引了不少好胜心强的挑战者。

  对于本丸等级刚跻身上等的长曾祢一行,这样的比赛与他们无关。光是挤开刀群去里面瞜一眼的难度都很大,更不要提堂而皇之地跨过特等的门槛走上擂台。不过长曾祢还是暗暗在心底算了一算,只要那个歌仙兼定保持每天来此摆擂,按他们本丸目前的成长速度,再过半个月他就有机会和他切磋一二。

  不过,这一天的运气很是不寻常,长曾祢一行做完日课任务时,那边的歌仙也正巧收摊。两边同时走到大门口,几双眼睛撞到一起,才发现并不是生人。

  长曾祢起初疑心是否大意认错了人,毕竟上一次见到隔壁的歌仙时,对方与自己的等级差不了许多,或许还是长曾祢略高几等。但对方羽织背后印着邻家审神者“松前”的姓,他立马说服自己相信此歌仙就是彼歌仙。

  另一边的歌仙要淡定得多,认出长曾祢后马上露出了礼貌的微笑。令长曾祢有些意外的是,没等他询问,歌仙便已皱着眉作无奈状,感慨着自己本不想如此招摇,但自家主上下了命令,风雅之士的执著也不容许他无端向武道之人服输云云。歌仙一番抱怨在长曾祢听来却不乏自得之意,他当左耳进右耳出的听了听,注意力却放在了歌仙本人身上。

  长曾祢暗暗打量了歌仙一番,觉得对方除了近来升级迅猛些似乎并无过人之处。歌仙有进步的地方他也同样在进步,实质等级与能力当无太大差异。论武斗,长曾祢觉得自己能算大半个行家,而以他对“歌仙兼定”的理解,比起提刀上阵之类的事,他应该对吟诗品茶之类所谓风雅的事更在行。这样一把刀,竟然在一周内刷上了演练场里的名人榜,长曾祢的内心有些不平静了。

  似乎是看出长曾祢的迷惑和不甘,歌仙若有所思地扬了扬眉,沉吟片刻后脱下了最外头的羽织。

  “今日难得偶遇熟人,我就权当天意使然。长曾祢君,我为你首开这第三十七场的先例,你可有雅兴奉陪?”

  歌仙此话说得并不小声,正巧路过的人纷纷意外地停下了脚步。但这话吓不倒长曾祢,对他而言,这一邀战正合他意。

 

  不消片刻,上级演武场内又围上了一圈人。千田本丸的几把刀正巧沾了长曾祢的光,得以在内圈观战。

  虽说习惯了松前家这位歌仙百战百胜的比赛记录,千田家长曾祢的气势还是令观众有些期许。

  事实上,长曾祢的表现确实不负众望。与歌仙优雅的刀势比起来,长曾祢的刀风更为凌厉,不出十招便逼着歌仙改了招式。看着歌仙往身后退了一步,长曾祢暗自咧了咧嘴角。不过他并不知道隔壁本丸这把气场同蜂须贺类似的公子刀是借什么霸占了这里的排名,因此他很是警惕,并不敢轻敌。

  同长曾祢一样,歌仙也并未因自己的战绩而得意忘形,他揣摩着长曾祢的战略,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士气。歌仙想起蜂须贺曾经对这个长曾祢虎彻的评价,不禁感到了有趣。今天的机会果然是上天的美意,他要趁机看看邻家这把貌似土气的假虎彻要如何发挥自己的潜力。如此想着,歌仙又进一步加强了攻势。

 

  这场比赛在十个回合后结束。歌仙胜出的结果并不令观众意外,但让他本人意外的是,这一场比试赢得并不怎么轻松。

  意外归意外,表面还是要维持雅量。歌仙对着败阵的长曾祢礼貌一笑,转身从一旁接过了自己的羽织:“如此,便是二百八十八次连胜。哦,好像不对,应该是二百八十……九?嗯……确实是二百八十九连胜呢。”

  恍惚地听着歌仙的喃喃自语,长曾祢的心情却很是复杂。他也并非输不起,但对方各方面条件并不比自己优越太多,在战斗中表现出的气魄却令他也有一丝胆寒。他撑了撑额头,想起自己并非第一次体会这种惊人的压迫感。

  早先与隔壁的蜂须贺一道同检非违使作战时的记忆零星地浮现在长曾祢脑中。当时他对蜂须贺的表现也并没什么期待,但对方一刀斩断欲偷袭他的敌刀时,那从剑花里迸出的杀意却很鲜明。如今回想起来,他也很难相信这种凛冽的刀势会出自蜂须贺那样的公子哥儿。然而隔壁歌仙的表现令他意识到,这或许并不是一种巧合。

  歌仙穿好羽织转过身,看到长曾祢一脸懊丧。心里一边摇头叹息这表情太失风雅,一边又不由对蜂须贺的中肯评价投了几个赞同票。歌仙不无遗憾地想着,隔壁这位长曾祢虎彻确实是一把好刀,只是可惜被那平庸的培养方式给埋没了。

  心里一下滚过各种想法的歌仙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他看了看长曾祢,又看了看长曾祢,最后忍不住再看了看长曾祢,终于找准情绪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长曾祢君,你是否有兴趣来敝舍一坐?”

 

  歌仙突如其来的邀请让长曾祢愣了片刻,来不及彻底理解对方的意图,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谢绝了。

  对于长曾祢的拒绝,歌仙的惊讶与淡定也是各自参半。他有些遗憾地摇摇头,略略寒暄几句后就朝演练场的出口走去。长曾祢看着歌仙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才意识到刚才的对话到底是在说什么。虽然他对自己的决定并没有任何异议,但数月前因隔壁山姥切国广而引起的好奇又叠加着涌上心头。只是想到那位金光闪闪的少爷,长曾祢又不免在内心庆幸着自己作出了明智的回绝。

 

  然而歌仙并没有完全放弃邀请长曾祢来本丸参观的念头,因为从长曾祢的眼神里,他确信自己看出了好奇、疑惑与犹豫。

  长曾祢或许会更改这个答案,歌仙如此想着。至于他更改答案后可能会给松前本丸带来什么影响,歌仙便不愿费脑力去多想了。毕竟像这种一加一不等于二的事情,未免不够雅致。



 ~ TO BE CONTINUED ~


  作一点点说明:

  文中有些设定会和游戏相合,也会有一些为了剧情需要或表达需要而增加的二设(事实上也可能是我记不清了…),如果遇到和实际相悖的描述,请以文中所述为准。

  “松前”这个姓在日本应该也算能沾到一点古代贵族姓氏的边,但据说现代使用的人很少,所以长曾祢看见这个歌仙后就确认了是邻居家的。(对千田这个亚非婶来说,松前必然是欧婶设定……)

  本章又是个冗长的过渡,恋爱进度零,二虎砸也只出现在对话中……像这样有长蜂以外的刀剑刷存在感的部分,在接下来大概会有不少。不过从CP角度来说,这篇是长蜂1v1。(当然不排除可能会带一些副CP,但不会占主线篇幅)

  这是第一次写歌仙,准确来说我自己的歌仙和我几乎不熟(忏悔脸)因此无可避免会出现很多个人脑补的形象,如果与歌仙既定设定有出入,希望能提醒我。

  另外,写文看文都图个愉快,如果有任何服用不适请随手右上角点×。之所以强调这点,大概是因为后面…………会有比较奇特的设定吧(ry

  总之,感谢阅读❤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