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1-06)

* 本文与简·奥斯丁名著毫·无·关·联,谨借题名向经典致敬。

深情连载中

* 第一部分完☆ / 阅读前文请戳我♥



~ Part One ~ Chapter 6 ~

 

  散席之后,长曾祢在过道上撞见了蜂须贺。

  想着对方会自行改道,长曾祢便大剌剌走了过去。令他意外的是,蜂须贺并未有避防之意,直直走过来几乎要和长曾祢撞个满怀——如果不是长曾祢及时往旁边退了一步的话。

  长曾祢看着蜂须贺的背影继续沿直线往前走,直到额头抵上廊柱才猛然停下了脚。像是不理解眼前的障碍物到底是何方妖孽一般,蜂须贺困惑地歪了歪头,盯着跟前的廊柱看了起来。

  目击这样的蜂须贺,长曾祢憋不住笑出声来。眼前的青年全然没有平日里盛气凌人的架势,为根廊柱愠恼的模样倒像个孩童。越是这么想着,长曾祢的笑就越止不住,他勉力按住自己的肚子,生怕中途笑断了气。然而即便闹出这般动静,蜂须贺也并没有理睬他。等长曾祢终于笑够了,也不由疑心着上前——要是在蜂须贺回老家之前出了什么变故,还不知对方的审神者会如何发难。

  等靠近了蜂须贺,长曾祢恍然大悟。蜂须贺身上浓郁的酒气说明了问题的根源,知道对方并没发生什么大问题,长曾祢也立马放下心来。想起酒宴上平素对蜂须贺积怨不浅的同僚给他灌下了不少酒,长曾祢便瞬间理解了眼前的状况。只不过结果想必令他们很是失望,蜂须贺醉酒后的反应并不强烈,虽然有些迷迷瞪瞪,但酒品看着并不差。

  在松了口气的同时,长曾祢的第一反应是立马掉头走开。但他迈了两步回过头,蜂须贺仍歪着脑袋和面前的廊柱大眼瞪小眼——尽管那廊柱上并没有眼睛。想想平时虽然受够了这位大少爷的冷嘲热讽,但再怎么难熬也忍到了现在,要是在蜂须贺回家前一天把他晾这儿,万一隔天受了寒,难保不是他家本丸背这锅。毕竟付丧神的人类躯体是很没用的,这点长曾祢也是深有体会。

  思及此,双脚已经先脑一步往回走去。在伸手拉住蜂须贺之前,长曾祢在内心做了各种预设。对方的倨傲他已领教一二,现在勉为其难出于好心帮个忙,若是反被误解成恶意,这晦气他也不想沾。毕竟蜂须贺现在是个醉酒之人,长曾祢在内心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和他认真,无论蜂须贺说什么都当没有听见。这样一番心理建设后,长曾祢才终于拉住了蜂须贺的手臂。

  感受到身体被人扳向了一边,蜂须贺有些不悦地拧起了眉,嘴里似乎抱怨着什么。长曾祢听不清蜂须贺的嘟囔,也干脆不去理会,他只暗自庆幸对方并没有挣扎,倒是乖乖由他牵着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回廊上,安静得只有徐徐的脚步声。这样静静地走过两个弯,长曾祢心里的嘀咕渐渐在宁静中化成了泡影。他瞥到两人的影子投在一旁的石阶上,曲曲折折的,煞是有趣。忍不住笑起来的长曾祢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蜂须贺,卸下甲胄的青年把自己裹在金色的羽织里,藤色的长发在侧脑松松地梳了个发髻。尽管长曾祢不懂这种富家子弟的品味,如此打扮对蜂须贺而言倒很是相衬。不由多看了身后的人一眼,长曾祢忽又苦笑了起来。旁人常拿“虎彻”之名揶揄长曾祢,提起蜂须贺时总不怀好意地弟弟长弟弟短,然而别说两者并无兄弟之实,光是这个“名”,当事人也毫不领情。只有今晚这短短一刻间,他才第一次隐隐觉得,倘有一个弟弟大约也不坏。长曾祢这样想着,拉着蜂须贺的手便不由紧了几分。但他自己没有察觉,蜂须贺更是没有意识。只有树间的蝉鸣停了停,像是中途躲去捂嘴偷笑了一番。

  好不容易将蜂须贺引到他的寝室前,长曾祢松开拉着他的手,叮嘱他自己进门早点休息。但这一番说明似乎全然不起作用,蜂须贺半眯着眼,踉踉跄跄的样子似乎随时可能倚着门就睡着。长曾祢见状长叹一口气,只得继续扶着蜂须贺的肩将他搀进房间。也不知是谁的脚底打滑绊着了门槛,刚跨入室内的长曾祢还没站稳,对方便一个趔趄顺势环住了他的脖子。

  猛地一阵酒气裹挟着似有非有的花香撞入了长曾祢的怀里,长曾祢不由愣在了原地。像是把长曾祢当了抱枕似的,蜂须贺甫一攀上长曾祢的脖颈便悠悠睡了去,嘴里还喃喃夹着几句模糊不清的呓语。尽管被吓了一跳,长曾祢还是很快调整了姿势,小心地将蜂须贺从自己身上剥了下来。直到把人塞入被窝,长曾祢才终于有了喘气的功夫。

  离开前盯着蜂须贺安详的睡脸看了片刻,长曾祢忍不住有些坏心地拍了几下,见蜂须贺蹙了蹙眉,长曾祢不禁嘿嘿笑了两下。虽然这家伙颐指气使的样子惹人厌,但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只可惜也就只有特殊情境下才如此。长曾祢如是想着,又伸手轻轻捏了捏蜂须贺的脸。

  反正明天以后便不会再见了,姑且让对方在自己心里留个好印象吧。

 

 

  翌日,长曾祢在一阵说笑声中惊醒。草草打理好衣装出门,只见审神者正在本丸门口与蜂须贺道别。长曾祢想,审神者一定是顾念到自己与蜂须贺关系不佳,才并未叫醒身为近侍的他。对自家主上半是感念半是惭愧地朝大门口走去,长曾祢抬眼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蜂须贺。

  对方已换好了平日的甲胄,端着刀的样子仍是神气十足。看来往日的蜂须贺又回来了,长曾祢在心里苦笑着摇摇头。但他很快发现蜂须贺的脸并不像平时那样结着冰霜,或许是醉酒的经历令他显得有些睡眠不足,往常打理细致的头发甚至有一些蓬乱。更令长曾祢意外的是,平素除了冷笑外不苟言笑的蜂须贺竟然边说话边勾起了嘴角,这一发现堪比前一天晚上目睹蜂须贺犯傻。

  不过他很快找到了原因,当他走近大门的时候,才发现那里还站着另外两个人——隔壁本丸的歌仙兼定与山姥切国广。

  长曾祢走过去,先向审神者简单地道了个歉,再和前来接蜂须贺的二人打了个招呼,转到蜂须贺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又敛了起来。长曾祢暗暗耸肩,对此结果并不意外。见气氛冷了几分,审神者连忙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拍着长曾祢的背催他带着山姥切去挑匹好马,权当送给邻家审神者的谢礼。

  鉴于与蜂须贺打交道的经历,长曾祢对隔壁本丸的刀剑并不敢抱有多大期待,他礼节性地和山姥切寒暄了几句,本来并不打算交谈什么。但邻家山姥切的开朗却令长曾祢很是吃惊,想到自家本丸动辄躲在阴影里怀疑自我怀疑刀生的山姥切,隔壁这位就显得判若两人。长曾祢捺不住好奇心,盯着山姥切看了半晌,十分好奇邻家审神者是否给他加了什么神秘的刀装。直到看得山姥切本人都察觉了,长曾祢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算是受到蜂须贺的鼓舞吧。”像是看出了长曾祢的疑惑,山姥切认真地解释道。听到意料之外的名字,长曾祢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山姥切并没有发觉长曾祢的讶异,自顾说着和蜂须贺化误解为理解的经历。山姥切絮絮叨叨说了一路,长曾祢终是听得不耐烦,顾上惊诧没顾上理解,心中不免感慨隔壁山姥切真是健谈。然而山姥切口中的“蜂须贺”是谁?是这几天与他针锋相对的那个“蜂须贺”吗?

  长曾祢回过头,看向本丸外正和歌仙兼定说话的蜂须贺。然而蜂须贺的站位刚好背对着自己,长曾祢看不出他的表情。正帮蜂须贺理着发梢的歌仙倒是正巧能和长曾祢目光相接,看到长曾祢朝这边投来疑惑的目光,歌仙不禁拖长声音嗯了一声。

  闻声,蜂须贺奇怪地看了看歌仙,后者则不动声色地问起他与这间本丸的长曾祢虎彻相处如何。大概是没想到歌仙会提及那个赝品,蜂须贺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然而架不住歌仙的好奇,蜂须贺撇了撇嘴道:“如你所见,三观不合,真赝难融。”顿了顿,蜂须贺又开了口:“不过……”

  “不过?”

  “虽说是把不值一钱的赝品,但就刀论刀,如果能用更好的方法训练,姑且有提升的空间吧。”如此说着的蜂须贺闭着眼,嘴角很是僵硬,末了也不忘补充道,“这话我也就和你说说,你听过就忘了吧。”

  歌仙一脸心中有数地挑起眉,冲蜂须贺点了点头,旋即又看向不远处的长曾祢。在二人第二次目光相撞的时候,歌仙不由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笑。

  被歌仙一笑弄得心里一阵发毛的长曾祢转回头:邻家本丸的刀剑看起来没有一个是善茬。他重新把注意力转回身边的山姥切,跟着他一同挑中了马厩里最快的一匹马。只不过,马被牵出来的时候扬了扬鼻,不小心便蹭了山姥切一身灰。眼看着山姥切那珍贵的白色覆布给染上了尘土,长曾祢甚是尴尬。

  “没事没事。”倒是山姥切大方地摆了摆手,说着就揭下了身上的布,“这东西对现在的我而言不过是习惯了的摆设而已。”山姥切金黄色的头发映着日光,在长曾祢看来,几乎和他脸上爽朗的笑一般明亮。

  眼前的人,真的是山姥切国广?长曾祢陷入了第二个疑问。

 

  抱着这样那样的疑问,长曾祢和审神者一同目送着邻家三把刀消失在视野中。但他一转过身便释怀了:或许邻家本丸就是那样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的刀剑本就与自己不在同一个世界。为了这短暂的交集花费脑力似乎毫无意义,他的当务之急是将这副躯体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本丸无限的内番去。

 


 ~ TO BE CONTINUED ~

 

  很高兴第一部分结束了,起码完成了三分之一!后面部分的大纲还没有写完,可能会隔一阵才开始第二部分。

  先前更新的时候老是高呼交稿万岁,所以每次都忘记后记该写点什么。这次忍不住要话痨一番,就当做一点写作笔记。

  在开坑的时候我说本篇是有关蜂须贺·达西和长曾祢·伊丽莎白的故事,但事后想想总觉得也不尽然。应该说,傲慢是两个人的傲慢,偏见也是两个人的偏见。蜂须贺的傲慢来自虎彻真品的自尊、偏见来自赝品带给他的不齿;长曾祢的傲慢来自近藤勇爱刀的自尊、偏见来自虎彻真品和邻家本丸带给他的压力。

  第一部分有很多篇幅在描写千田家本丸的状况,接下来另一位审神者与其本丸的情况也会有所展开。我想展示的是两把来自不同环境的刀,如何在自身固有身份与后天环境身份的差异中从互相对立走向彼此理解的。当然这里头私设很多,也许会有BUG,欢迎细心的朋友随时指正。

  另外,我说过这是一段好想急死你的恋爱,所以截至到目前,长蜂之间还毫无恋爱元素。虽然在这一章里故意塞了一些暧昧的狗血梗,但他们之间仍是不合大于合,看不顺眼多于看对眼,现有的一切暧昧都不过是伏笔,开花还得到以后。但是故事进展到这里,两人的关系也不是全然没有变化,显然蜂须贺对长曾祢建立起了某种好胜心,而长曾祢对蜂须贺也产生了某种好奇心。尽管故事里的长蜂都觉得未来不会再见了,但是,怎~~~么可能嘛。

  还是感谢阅读至此!以及,比起❤更想收到repo,有任何意见都请向我砸来,我每条都会肥的!>__6☆

评论 ( 13 )
热度 ( 43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