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1-05)

* 本文与简·奥斯丁名著毫·无·关·联,谨借题名向经典致敬。

深情连载中


~ Part One ~ Chapter 5 ~

 

  长曾祢醒来的时候,本丸里正开着迎接浦岛虎彻回归本丸的庆祝会。

 

  他已经想不起来他们是如何从检非违使手中夺下了浦岛虎彻,即便清醒后也仍然觉得脑袋发沉——通常在这种时候,他是由衷地嫌弃这副人类的躯体——而无论是否闭上眼,眼前都是大片大片的红色,令他血脉喷张也惊悸不已的红色。

  他努力甩甩头,试图将那铺满视野的颜色挥走。现在并非回味上一场战斗余韵的时候,身为审神者的近侍刀,他应该去见一见主上日思夜想的浦岛虎彻。只不过……但愿这位虎彻家的弟弟不会是另一个蜂须贺——长曾祢苦笑着想道。

  伸手去开移门的时候,长曾祢忽然想起一件事。

 

  此刻,浦岛虎彻已经来到本丸,即是说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喧嚣隔着门挤进室内,长曾祢终于意识到:这场属于浦岛虎彻的欢迎宴,也同时是蜂须贺虎彻的饯别会。

 

 

  作为今晚宴会的主角之一,蜂须贺与另一位主角浦岛一同坐在邻家审神者身边。尽管眼前的浦岛与自己分属不同的本丸,在看到弟弟灿烂的笑脸时,蜂须贺还是不由露出了疼爱的微笑。稍有遗憾的是,自己与这个浦岛相识还不足一天,而明天他就要离开这个本丸。想到这一点,蜂须贺忍不住往浦岛的盘里多夹了几片刺身。

  实际上并不多爱吃生鱼片的浦岛,盯着不断被摞满各种食物的盘子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他不忍拒绝兄长的好意,只能试图转移蜂须贺的注意力。晃着毛茸茸的小脑袋左顾右盼了一番,浦岛抬头看向了身旁的蜂须贺。

  “蜂须贺哥哥,听说本丸里还有一把虎彻,他在哪儿呢?”

  话音刚落,浦岛就发现蜂须贺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随即降下来的还有周围的温度和蜂须贺的笑容。并没有意识到说出禁语的浦岛有些疑惑地看着蜂须贺,而一旁听到了二人对话的审神者不由紧张起来。她在脑中飞快地思索着该怎么开口打扰他们,但没等她张嘴,蜂须贺已经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不知道”。

  被强行按了暂停键的审神者怏怏地缩回身,不由多看了蜂须贺一眼。尽管他的语气冷冰冰的,提起长曾祢的态度也和平时一样,千田却总觉得蜂须贺的表情似乎没有这次出阵前那么尖锐而生冷了。想着大概是浦岛来了的关系,也怕只是自己多心,千田转过身让烛台切光忠再加两个菜,说着也就忘记了这件事。

  然而杯酒下肚的蜂须贺,却的确因浦岛的疑问而陷入了沉默。

 

  对于蜂须贺虎彻而言,赝品一词所标识的只是无用二字。

  当听到自家审神者告诉自己,新来本丸的另一把虎彻是那把闻名的赝品长曾祢时,蜂须贺那原本因兄弟到来而产生的惊喜瞬间化为不屑。

  虽然与所谓新选组组长的爱刀长曾祢虎彻素未谋面,自称“虎彻”的冒牌货他却是见过太多。腆着脸皮用“虎彻”之名伪饰自己,实则不过一堆破铜烂铁。正是这些欺世盗名之徒令“虎彻”蒙羞——所有赝品都是不堪入目的劣等刀。

  在长曾祢虎彻进入自家本丸的那天起,蜂须贺就几乎没有与他说过话。或许是审神者顾虑他的心情而做了什么安排,起码平时他是基本看不到长曾祢的身影的。即使是到现在奉审神者之命来此本丸帮助寻找浦岛,蜂须贺对长曾祢虎彻的印象也不过是一团模糊的阴影,不值一提。

  但邻家的长曾祢虎彻却很鲁莽地挤进了蜂须贺的视野,以令他嫌恶的姿态。直到领回浦岛的这一天以前,蜂须贺都对长曾祢的自尊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那不过是赝品的自卑,与其身份一般廉价。可是夺得浦岛的最后一场战役,却令蜂须贺不得不正视了长曾祢。

  首次同队出阵时频频错过敌营也并未路遇检非违使,蜂须贺不曾看到战斗中的长曾祢。而那次与检非违使的作战中,在血雨腥风之中越战越勇的长曾祢,却又像一头嗜血的猛兽般冲进了蜂须贺的视线。

  彼时,长曾祢挥起的刀反射着冷白的月光,须臾之间,敌方的鲜血便在月色下绽开朵朵血花。再一次举起手中的刀时,敌人的血液已能顺着刀刃缓缓淌下。长曾祢勾起嘴角,笑得很是张扬而欢肆。他伸舌舔去刀口的鲜血,仿佛啜饮珍贵的美酒;他挥刀穿梭在敌刀之间,仿佛享受一场酣畅的游戏。

  身为作战指挥的蜂须贺站在那里,有那么一刻不曾动作。

  长曾祢完成了他的作战任务,甚至突破了他的预期。如果说有什么不在蜂须贺的预算内,那么大概就是“长曾祢虎彻”的战力。

  那的确不是“虎彻”的精锐,那是“长曾祢虎彻”的粗犷。

  或许有那么一瞬,蜂须贺几乎忘记了那人是顶着虎彻之名的赝品,他看到的,只是一把刀,一把为使命而挥舞的刀。

  但是那一刻的静止很快就被打破,随着长曾祢综合数值上劣势的暴露,检非违使的攻势很快压了过来。眼看着长曾祢扶刀跪了下去,蜂须贺拔刀砍去了欲趁势偷袭长曾祢的敌刀——直到敌人倒在自己刀下,蜂须贺才意识到他做了一件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事情。

  蜂须贺俯视着跪在一边大口喘气的长曾祢,对方身上沾满血污,惹眼的刀痕爬满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这模样简直难看极了。蜂须贺皱起眉,不等同样惊讶的长曾祢向自己致谢,便收起刀向另一块战地走去。

 


  在那之后,有关那场战役的记忆时常在蜂须贺脑中浮现。虽然每每尝试着否认,最终却不得不承认,对那时肆意享受着战斗之乐的长曾祢,他是有一丝羡慕的。

  尽管他在审神者的培育下深谙战略部署与战斗技巧的种种,但“蜂须贺虎彻”毕竟是一把藏刀,再如何珍贵也是长年被束之高阁,并不曾沾染战斗的杀伐戾气。虽然“虎彻”本身并不以善战而出名,蜂须贺本身也并不嗜血,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是一柄武器的事实。不常出鞘的现实改变了他的使用价值,却并未束缚他身为刀剑的自觉。

  与之相反,千田手上的“长曾祢虎彻”并不是一把训练有素的刀,但“长曾祢虎彻”本身所积聚的锐气却在战场上被发掘——那是他身而为刀的天性,也是他骄傲的根源。

 

  看到长曾祢扶着脑袋向宴席这里走来,蜂须贺头一次没有不屑地闭眼或离开。那一边的长曾祢感受到蜂须贺的目光,也不由转过了头。当四目相接的时候,他才发现这好像是两人第一次对视。

  蜂须贺看着他的表情似乎很复杂,看起来是五分不悦,三分不甘,两分不屈。只是还没等长曾祢理解这表情的含义,蜂须贺已经移开视线转向了身边的浦岛。倍感莫名的长曾祢撇撇嘴,也转向一旁的次郎太刀讨了一杯酒。

 

  反正这自命不凡的真品君马上就回老家了,何必劳神琢磨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呢。

 


~ TO BE CONTINUED ~


  好久不见我终于爬回来填坑了。

  不出意外的话,第一部分在下一回就能完结了。虽然大概只是全文的三分之一,但我竟然快坚持更满六次了,不由被自己感动(捂鼻子)。

  然后………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ry)。再次感谢一直以来给我加♥♥的小伙伴,我会努力多攒点节操,最后扔掉它们来回馈大家的´_>`(大概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