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1-04)

一天实现了双更,今天的我是不是有两米八


~ Part One ~ Chapter 4 ~

 

  完成手入的最末一步后,蜂须贺长出了一口气。

  邻家审神者——毕竟不是自己的主上,他更习惯按姓称其为“千田小姐”——执意为他留出的专用手入室确实为他免除了被打扰的烦恼,但望着这空落落的小房间,蜂须贺蓦然有些想念自家本丸那几间整洁的手入室。

  自从满级以来,他已经很少出阵,为同僚进行养护的工作几乎成了他的日常。这段日子自己不在本丸,恐怕药研藤四郎会承担更多的工作。或许为了不增加其他人的工作负担,审神者会再拉一把蜂须贺虎彻出来。想起自己那位追求效率的主人,蜂须贺在内心愈发相信起这种可能。以自家审神者的能力,如果不能早日结束这边的“任务”,恐怕届时在本丸迎接他的,就是另一个满级满值的自己了。

  蜂须贺揉了揉眉间,想到这次铩羽而归的经历不免有些疲惫。看到自己的刀剑负伤而归,千田的表情足以形容其心痛程度。不否认对此负有责任的蜂须贺,在听她询问是否能重新和新撰组合作时,没有拒绝——自然也没有接受。

  就千田本丸目前的情况而言,若要借蜂须贺的力量从检非违使手上得到浦岛,就只能依靠新撰组的几个——侥幸式的尝试已被证明是以卵击石。纵然蜂须贺内心一千一万个不愿与那赝品为伍,此时也无法提出更好的两全之法。他自然是心有不甘的,既为无法顺利地完成主人交付的任务,也为这一本丸发展状况之不尽如人意。

  然而傍晚时再次造访的千田,带来的消息却令蜂须贺险些捏碎了手里的茶碗。

 

  “长…曾祢君的意思是,希望蜂须贺先生能亲自……和他商量这件事。”

  区区赝品竟然如此嚣张。

  蜂须贺如是腹诽道。如果不是千田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蜂须贺可能会将此话脱口而出。

  长曾祢的挑衅显而易见,他并不在乎与谁组队,他只是想让自己向他示弱求援。猜透长曾祢意图的蜂须贺冷笑了一声。想让虎彻真品向一堆破铜烂铁低头,荒诞,可笑,痴人说梦。

  那个赝品试图挑战他身为真品的尊严已不是第一次,蜂须贺心里很清楚。


  在他来此本丸的当天,长曾祢就在回程的路上故意选了一条小道走。要说这条路别的并没有什么,唯独中间有一段不常有人经过的树林。对长曾祢而言这没有任何问题,但那些杂树伸出来的枝桠却会频频勾住蜂须贺的头发。

  尽管防止头发再次被勾很简单,把沿途的树枝砍掉就可以了,但处理被勾住的头发仍是一件麻烦的事——何况头发对蜂须贺而言也很重要,不能捋直了拉出来必然有伤体面。

  对此,长曾祢不可能无所察觉,即便他们之间隔了有近十米。蜂须贺留意到,理应会因此拉大的距离反而被缩小了。长曾祢没有大剌剌地转过头,但他显然观察着后面的情况——和这次的情况一样,他在等待蜂须贺开口求助。

  然而蜂须贺并没有让他得逞。与“虎彻”的尊严相比,头发所代表的体面不值一提。彼时挥刀向着树杈、连同小半截头发一起斩断后,蜂须贺再次与长曾祢拉开了十米以上的距离。

  无论如何,他决不可能认同这个欺世盗名的赝品。上一次不会,这一次更不会。

 

  “千田小姐,您急于得到浦岛虎彻吗?”

  “也……不是那么急。”

  “那么一周的时间您等得及吗?”

  “蜂须贺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直视着邻家审神者疑惑的双眼,蜂须贺微笑着说道:“请您用一周时间让二军的平均等级达到九十,届时我会带着他们为您领回浦岛。”

  看到千田张大的眼和嘴,蜂须贺又礼貌地补充了一句:“在这段时间内,我会帮助您改善贵本丸的整体状况以作回报。”

 

  “也请您转告那个赝品,即便是他跪在我面前,我也拒绝与他合作。”

 

 

  翌日,蜂须贺便在千田的首肯下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建与严酷的训练。第一条就严令禁止了赖床行为:但凡在辰时以后起床的,一律加大内番的工作量。不出意外,和泉守第一个品尝了违规的苦果。

  随着蜂须贺按他第一天对千田指出的种种问题进行整改,本丸里可谓怨声载道。本身作为刀剑,他们的确早已习惯高强度的操练,但现在拖着一副付丧神的人类躯壳,加之习惯了自家审神者的放养,对于蜂须贺这突如其来的改革则完全是适应不来。何况蜂须贺布置下来的任务不仅仅是战力的培养,他甚至还规定了具体的行为准则和礼仪标准——这对一期一振等而言或许很是受用,但却令陆奥守吉行等倍感拘束。

  截至整改推行的第二天,蜂须贺已经五度在行走过程中看到试图绊他的各种障碍物。第五次将障碍物踢到一边后,蜂须贺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他并不对此感到生气,更不会因此有所气馁。这里毕竟不是他的本丸,而且从到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所谓整改或许算得上是种尝试,但很可惜,这个本丸里的刀剑或许已经放弃了。

 

  “蜂须贺,你是因为我才迁怒于其他人的吗?”

  走道的尽头传来长曾祢的声音。看到令人厌恶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行走的正前方,蜂须贺立马掉了头。只不过他刚转身踏出两步,长曾祢就猛地冲上来拽住了他的手腕。

  蜂须贺停下脚步,甚至也没有开口,只是冷冷地瞪视着长曾祢。心知蜂须贺在用眼神警告自己松手,但长曾祢并没有放开。

  “我知道你厌恶我,很不巧,老实说我对你也没有好感。”长曾祢自嘲地哼了一声,“可是我担心现在松了手,你也就不会听我说话了。”

  “呵,算你有那么一点自知之明。”蜂须贺晃了晃被长曾祢抓住的手腕,“放手,我姑且听听你想吐出什么象牙来。”

  看蜂须贺应当不是在诓自己,长曾祢谨慎地松了松自己的手,但旋即就被掌心的那只手甩开了。

  “蜂须贺,你是在泄愤吧?”长曾祢揉了揉自己的手,“因为我说要你亲自来向我申请组队,你心里气不过,所以才变相压榨本丸其他人?”

  听长曾祢如此说,蜂须贺冷笑了一声。对于长曾祢自以为是的揣度,蜂须贺深感好笑却并不打算理会:“如果你只是想说笑话,那么抱歉,我没时间用来给赝品浪费。”说着就要抬脚离去。

  “我们都听你的!”

  见蜂须贺要离开,长曾祢马上开口。蜂须贺皱起眉,疑惑地看了长曾祢一眼。

  “我考虑过了,先前的事情全算我的错,从现在起新撰组重新与你组队。队长由你来担任,我们会绝对听从你的指挥。”

  听长曾祢一口气说完,蜂须贺挑了挑眉:“条件呢?”

  “请你对本丸众人高抬贵手。”

  “呵。”蜂须贺再次冷笑起来,“我有什么理由要答应赝品的请求?”

  “你没有理由。”长曾祢沉着脸说道,“但我相信你并不想在此多作逗留,除非——你还想多看几眼我这个赝品?”说到最后一句时长曾祢勾起嘴角,也像蜂须贺一样冷笑了一声。

  “无聊,真是低俗的玩笑。”蜂须贺厌嫌地撇撇嘴,随即转过了身,“不过有一点你说得不错,这个地方我连一刻都不想多待——好,成交。”说完,朝走道拐角处走去。

 

  目送着蜂须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长曾祢低头看了看刚才抓过他手腕的手,随即自嘲地笑着甩甩手,朝走道另一头走去。



  ~ TO BE CONTINUED ~


  ……为了少打几个“邻家审神者”给婶婶(随意地)起了个名字,虽然很想深思熟虑地起个有梗的名字,但脑子太酱已经榨不出汁了(躺)我知道槽点很大,请随意吐。

  _(:3)_ 不知道看官的心情,作者现在是好想急死我自己。虽然才到【part1】,我已经在脑内想象各种香艳画面………………

  再次感谢各位给加❤的小伙伴,我先出门买个去污粉(

评论 ( 13 )
热度 ( 37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