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1-03)

~ Part One ~ Chapter 3 ~


  “第一次遇上岔道时就朝‘子’的方向走,队伍早就已经到达敌营了!”

  “不不不,如果当时选择了雁形阵,我们受伤才不会这么惨重吧?”

  “如果不是你机动跟不上,又怎么会给那把枪偷袭的机会?”

  “可是你说要负责侦查的,结果我们也是一次检非违使都没遇到啊?!”


  在本丸门口反复踱着步的审神者,几乎是听着蜂须贺和长曾祢从她视线之外吵到了她跟前。跟在二人身后的另几位新撰组成员,不是一脸事不关己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和泉守附和着长曾祢,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则一副围观路人的模样,唯独堀川国广想起了审神者的存在,适时高喊了一句“主上”,打断了一路的争执。


  长曾祢住嘴的同时,看到了审神者失望的眼神。有那么一瞬,他的心底涌起了近似歉意的心情,但这很快就被气愤给吞没。长曾祢避开审神者的目光,不发一言地走入本丸,新撰组的几位也怏怏地不敢出声,匆匆跟着长曾祢走了进去。

  蓦然变得手足无措的审神者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蜂须贺,后者也是一脸不亚于长曾祢的疲倦,甚至没顾上礼节性的问候,便满是愠怒地朝与长曾祢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个本丸,到底谁才是主人啊??!!”

  看着第一部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欲哭无泪的审神者狠狠地跺了跺脚——然后不慎踩到她身后站着的压切长谷部。

  “…………主上,您永远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挤出满脸温柔微笑、在心底将那六把刀砍了个遍的长谷部如是回答道。



  长曾祢从手入室出来时已经入夜。本丸仅有的两间手入室,一间已被划为蜂须贺专用,剩余一间仅是给新撰组的五把刀也颇显拥挤。好在这次出阵净是走入岔道,既没有遇到敌方主力也没有碰上检非违使,为各自的养护节省了大量时间。

  不出长曾祢所料,他刚一完成手入,长谷部就带来了审神者的口谕。内心对自己冒犯主上之事颇有愧疚的长曾祢,很是自觉地做好了向审神者进行土下座以致歉的心理准备。与此同时,他也决定向审神者提出与蜂须贺解除合作的申请。


  听完长曾祢诚挚的道歉与诚恳的请愿,审神者的表情是意料中的苦恼。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两手食指轮流敲着杯身,似乎对此并不意外。

  “事实上,蜂须贺先生也才刚向我提出与此一模一样的申请……”审神者苦笑着说道,“我该说‘英雄所见略同’来安慰自己身边有两把好刀吗?”

  “想必您已经听堀川汇报过了,我和蜂须贺的作战主张完全不合,这样的合作是浪费时间。如果您一定要指派蜂须贺出阵,我可以选择退出。”

  “长曾祢君这是在威胁我呢还是在逼迫我?”

  “不,我并无此意……”

  “既然你说起主张不合,那么我问你:明明出刀没有蜂须贺先生快,你为什么偏偏抢着往前挤,导致后方空虚呢?”

  “正是因为我机动不如他,所以才要更早出刀不是吗?”

  “那么你应该也知道蜂须贺先生的打击与冲力不及你,可为什么却没以自己的能力补上这一点呢?”

  “主上……”

  “长曾祢君也觉得我完全不会过问战况吗?”审神者深叹了一口气,“我毕竟也是有集齐全刀帐目标的人啊。但是长曾祢君你呢?你出阵的目标是否和我一样?”

  审神者的问题令长曾祢一愣。这理应是不假思索便能回答的问题,可看着审神者直视自己的双眼,长曾祢却忽然无法作答。

  “自从蜂须贺先生来本丸后,长曾祢君就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踌躇了片刻,审神者试探着开口道,“长曾祢君,其实心底还很在意真赝问题吧?”

  “主上!”长曾祢站起身,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初次与您见面时我便说过,对于赝品一事,我不打算作任何辩解。但是这么久以来,难道您还看不到我身为刀的价值吗?”

  似乎是没有想过长曾祢会突然对自己厉声发言,审神者一时怔住了,长曾祢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张了张嘴,试图解释或者道歉,但他随即发现自己今晚已经道歉了很多次,解释的话说多也就越发无力。

  气氛僵硬了数十秒,终于缓过神的审神者有些尴尬地放下了茶杯:“看来都是因为我才让你陷入了这种窘境——长曾祢君不必宽慰我。既然你们双方都觉得合作不是上策,那么下次就分组出阵吧。”


  申请得到了批准,长曾祢却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审神者说完就起身走进了里间,唯有茶杯留在她原本所坐的位置。长曾祢坐在原地,盯着杯口的热烟看了半晌。

  他感觉自己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他伸手拿过茶杯,透过剩余的半杯水,只看见自己摇曳的脸。



  第二次的出阵形式是长曾祢与蜂须贺如愿以偿的分队。但新撰组众刀表示不愿和大哥分组行动,也纷纷退出了第一部队,跟着长曾祢退居二线。顶上来与蜂须贺组队的刀剑尚且属于第二梯队,彼此扯着才把平均等级算上了六十,和蜂须贺相比仍有不小的等级差。

  再没有经验的审神者也知道,这样的配置对于迎击检非违使而言是相当危险的。但唯一够上条件的新撰组集体玩起了失踪,消极怠工的意图显而易见。匆忙地翻出御守塞给了队里等级最低的刀,审神者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送出了蜂须贺带领的第一部队。

  然而幸运女神并没有对这支队伍展露微笑,两度遇上检非违使令六人受伤惨重,不得不提前打道回府。


  长曾祢听说这一消息时正在马厩刷马,脸上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加州清光向他转述了这一战况。

  沉默着听完清光的叙述,长曾祢将马刷扔入了木盆。被咚地一下溅起的水花让他想起那个茶杯里自己的脸。他猜想着,估计捱不到傍晚,审神者就又会来找自己。


  “长曾祢君,还愿意继续与蜂须贺先生组队……吗?”

  斟酌着用词的审神者犹豫地出声。感受到主人对自己的宽容和信赖,长曾祢在心底无奈地笑了笑。他没有当即作答,待把手里的刀装都归置到一摞后,才看向审神者问道:“这是蜂须贺的意思吗?”

  “不是……但,也是。总之……”

  看着审神者不善撒谎却操心不已的表情,长曾祢摇摇头转回了身。


  “麻烦主上转告蜂须贺,如果他愿意自己来和我说,我会重新考虑考虑的。”



  ~ TO BE CONTINUED ~


  前两天忙着浪了,一不小心(…)就拖稿了。另一个原因是这段在脑内卡了很久,即便现在发上来了仍然觉得很是鸡肋OTL

  不过还是有那么几点想说明:①审神者的戏份略多,因为她(们)是重要的见(hong)证(niang)人,我也试图淡化审神者的形象,请相信这里并没有任何乙女成分;②二虎子到现在还没有正面描写,因为目前还是大虎子主场……下一回开始(大概)会切入二虎子视角;③在本文的设定里,除了刀本身的历史影响等,其实际能力与性格等会受审神者的培育方针影响,因此……请无视大虎二虎可能(已经)出现的OOC。

  仍然感谢阅读至此~ 有任何repo都请随意砸向我(展开双臂)

评论 ( 12 )
热度 ( 26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