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1-02)

~ Part One ~ Chapter 2 ~

 

  第五次被吵醒后,和泉守兼定终于按捺不住了。

 

  顾不上跟在身后试图劝阻自己的堀川国广,和泉守故意把廊道上的地板踩得蹬蹬响,一直踏到寝室正后方的院子。

  着装齐整的蜂须贺站在院子中心,正端着刀进行惯常的早课修习,和泉守正是被他一早的动静给惊醒。随着蜂须贺来此本丸五天,这也是和泉守第五个被扰清梦的早晨。意识到自己如果再不表态,那日后的早晨可能都将毁于蜂须贺之手,和泉守决定向院子里那个金灿灿的家伙摊牌。

  和泉守捋起袖子,再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还没来得及跨出脚,手肘就被人拽住了。

  “国广你别拦——大哥?!”

  撞上长曾祢严肃的目光,和泉守气势漏了一半,他剜了一眼长曾祢身后无奈吐舌的堀川,继而向长曾祢摆出一张苦瓜脸。

  “无论如何,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了。虽然我很清楚长曾祢大哥和咱审神者的心思,但这家伙来这儿后不但没给我们本丸带来好运,麻烦倒是招了不少。我可是看不下去了——国广,你说呢?”

  突然被抛了个烫山芋的堀川,看看和泉守又看看长曾祢,忍不住叹了口气:“兼先生说的……大约的确是事实。”

  松开和泉守的手肘,长曾祢也跟着叹了口气。

 

 

  邻家这位蜂须贺莅临本丸的第一天,就引起了众刀剑内部的轻度不满。

  尽管从事实上而言,蜂须贺所表现出的礼貌无可挑剔,但他随审神者绕本丸巡视一周后,一句“贵本丸是否太欠打理了”给了审神者不小的打击。

  理解力正常的人都能听出这已经是修饰过的话语,蜂须贺的言下之意无疑是说这里又脏又乱,简而言之一个“差”。这样的评价不亚于说女性不修边幅,对于审神者那样二十有余三十不足的女人而言,无疑是柄把心脏捅了个对穿的利剑。

  但碍于情面,加之自己有求于人,心里血流不止的审神者还是笑得无比灿烂,一面恭敬地把蜂须贺送进了本丸收拾得最干净的一间房,一面放下脸来向蜂须贺询问整改建议。

  回想起审神者当时尴尬不已又连连赔笑的表情,长曾祢心里也不免有几分难受。自家主上确实没有什么管理才能,素来随性一切从简。通常没有什么特定需求或硬性规定时,她很少积极组织出阵或远征,内番事务上更是从不强求。身为近侍的长曾祢当然也曾建议审神者稍作调整,但她表示刀剑开心就好,不必勉强。看审神者那么宽心,长曾祢也不再多言,尽管主人的态度多少有些放任自流,她对他的信任和对众刀剑的关怀还是令长曾祢感念。

 

  “首先,刀剑寝间的分配明显不合理,让性情相近的刀住一间,最后只会互相传染恶习,没干劲的提不起神,太好斗的耐不下心,不利于队伍部署。

  “其次,贵本丸的作息似乎完全没有排好,看起来经常是所有刀都挤到一个地方,随之导致的结果是空间利用率也相当低。

  “至于财政和行军部署方面……”

   蜂须贺正襟危坐于审神者面前,毫不客气地列举起她的不足之处,直说得审神者不断垂下头去,脸上已是掩不住的茄色。

  蜂须贺的声音并不大,音色甚至可谓优雅动听,但从他口中吐出的话语在长曾祢听来却是句句刺耳。长曾祢看向蜂须贺,对方微收着下颔,即便对着羞愧难当的审神者,也仍挺直了腰板并无所动。

  这就是所谓“虎彻”的做派吗?长曾祢看着正坐于对面却不屑瞥自己一眼的蜂须贺,对方看起来是那样盛气凌人,仿佛正以贵为虎彻家真品而骄傲不已。的确,他现在是这个本丸唯一的正品虎彻,而且是一把来自高级本丸的满级初始刀。为此,他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但是,这不是他伤害自家审神者的借口。

 

  与被搅了五天懒觉的和泉守相比,长曾祢在第一天就差点向蜂须贺发难。但在他起身的瞬间,审神者伸手抓住了他。

  “拜托了,长曾祢君……”

  主人的声音很小,长曾祢却真切地听清了她的恳求。

 

  ——为了大局,不要冲动。

  ——为了浦岛虎彻,不要和他起冲突。

  ——为了能够全刀帐,不要和蜂须贺虎彻闹矛盾。

 

 

  “如果这都不能忍耐,主上至今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

 

  长曾祢拍了拍和泉守的肩膀,如是说道。

  这是劝慰和泉守的话,也是长曾祢不断提醒自己的话。

 

  尽管没能完全被说服,和泉守还是在堀川的抚慰下乖乖回了房间。目送着余怒未消的和泉守,长曾祢也是笑得一脸无奈。本丸里像和泉守一样心存怨怼的刀剑恐怕不在少数,但身为审神者的近侍刀,长曾祢能做的只是代表主人安抚众人。

 

  那么,罪魁祸首又有多少自觉呢?

 

  长曾祢转过头,看向院落中认真舞刀的蜂须贺,后者似乎全然未觉一场争执险些发生。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位挑剔大少爷的神经反而很粗。

  就长曾祢而言,不论于情还是于理,他都完全不想和蜂须贺共事。在蜂须贺到来的这几天里,他也是能避则避,毕竟他实在想象不出如何与之和平共处——想必对方也并不想见到自己。

  然而长曾祢也很清楚,这种靠躲避维持的和平终究只是一时的。

 

  似乎终于察觉了长曾祢的目光,那一头的蜂须贺转过了脸。

  猝不及防与之目光相撞,还没来得及收回思绪的长曾祢一时不知该如何调整表情。

  不出长曾祢意外,蜂须贺的眉头立马蹙了起来。长曾祢甚至想,是否念在这不是他自家本丸,蜂须贺这皱眉的幅度已经是收敛后的结果。

  但是无论如何,有一句话,长曾祢不得不趁现在说出来。

 

  “主上发话说,准备出阵了。你,和我。”



~ TO BE CONTINUED ~


  _(:3)_果咩那塞,剧情展开有点慢,铺垫有点多……都是我的老毛病(抱头)。但这毕竟是一个温(hao)水(xiang)煮(ji)青(si)蛙(ni)的爱情)故事…………对吧…………(对个头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