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刀剣乱舞][长蜂] 傲慢与偏见(1-01)

* 本文与简·奥斯丁名著毫·无·关·联,谨借题名向经典致敬。

* 脑洞主只是一个近半年没回本丸的婶婶,一个放弃了考据的婶婶,一个坚持这次不谈哲学不谈科学只谈恋爱的婶婶。

* 连载中 / 随时会坑

·

·

正文

【~ Part One ~ Chapter 1 ~】

 

  任何肤色的审神者,总会有那么几把辗转千回求而不得的刀。

  这几乎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长曾祢虎彻站在邻家本丸的大门外,抬头看着日光从休整考究的屋檐上滑下,想起自家审神者可谓声泪俱下的嘱托。

  他是带着任务而来的,目的是向邻家审神者借一把刀回去帮助自家水深火热中的主上。而他要请的刀不是别人,正是那把与他同名的蜂须贺虎彻——当然,对方才是虎彻家名副其实的真品宝刀,而他长曾祢只是顶着虎彻之名的赝品。

 

  介于这层尴尬的关系,长曾祢并不想来这里。但自己身为本丸近侍刀,即审神者最为倚重的刀,他有义务代表审神者前来。

  有人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此话正着说或许是个励志名句,但若反着发生那仍将是人间悲剧。

  长曾祢的审神者正是所谓悲剧的现实演绎。她很早就“打开窗”如愿得到了长曾祢虎彻,却像中了诅咒似的“被封住了门”,从未得到哪怕一把蜂须贺虎彻。原先对此并没怎么留心的审神者,在意识到浦岛虎彻也许会随之无法回归后,一下慌了神。尽管没有这样一条定律,一位审神者必须拥有蜂须贺虎彻才能求得浦岛虎彻,但长曾祢的审神者愿意相信一切玄学,任何有可能招致霉运的因素都要尽可能规避。

  浦岛虎彻势在必得——对此反复思忖后,审神者决定向邻审请求支援。这一想法本身并不合理,但长曾祢很清楚自家审神者软磨硬泡的功夫,想必邻审也是在无奈之下才应允了此事。

  听说邻审要借出的是她自己的初始刀,长曾祢不免对这位审神者的大方有些咋舌。但看到对方本丸金碧辉煌的模样后,长曾祢也登时理解了对方慷慨的缘由。

 

  令长曾祢有些意外的是,邻家审神者亲自接待了他。对方看起来与自家审神者年纪相仿,不过二十有余,但她凝视他的目光却让长曾祢也有三分敬畏。

  长曾祢回忆起自家审神者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的神情,那如获至宝欣喜若狂的模样仍令他记忆犹新。虽然并不表露,长曾祢多少也自恃难得,无论是陪伴原主时还是跟随新主时,但凡瞧见他的都不免为之侧目。但眼前这位审神者却是无动于衷,长曾祢感到她像是看那院中的花草一般看着自己,与她目光相接的一瞬,长曾祢甚至感觉周身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你的来意我清楚,我们家蜂须贺就有劳你们照顾了。”

   邻审的话语不带温度,在长曾祢听来就像自家本丸那口深井里的水。这位审神者的态度很客气,遣词不带赘述,语气里既没有欢迎的意思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长曾祢辨不出她说话时带了什么心情,但想必不是喜悦。

  等长曾祢寒暄似的回应完,邻审点了点头,原本跪坐在她右后方的青年站起了身。先前被审神者的气势震慑,长曾祢未曾仔细打量她身后的人,此时对方起身走到了跟前,长曾祢才看清了他的相貌。

  青年身上有着付丧神的气息,同为刀剑的长曾祢对此并不陌生,但此人身上却并没有浓郁的杀伐血腥之气。不知是否是他那一头藤色长发的影响,长曾祢甚至闻出他身上的花香,但当长曾祢想细嗅确认时,那味道却又全然消失了。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位青年就是蜂须贺虎彻。尽管长曾祢并未在本丸见过他,对方金色甲胄上的家纹还是适时提醒了他。

  确认了对方的身份,长曾祢示好般地伸出手:“初次见面,我是长曾祢虎…”

 

  未等长曾祢说完,蜂须贺已经径直越过他走向了门口。

 

  长曾祢的手僵在半空,未说完的话也噎在喉间。蜂须贺走过时带起的风微微扫过长曾祢,又让空气里的温度降了几许。

  尽管看出长曾祢的尴尬,仍坐在那里的审神者却并未表态。她礼节性地朝长曾祢欠了欠身,再次说了一句“蜂须贺就麻烦你们照顾了”。

  意识到自己并不受欢迎,长曾祢冲审神者挤出一个笑脸,转身退出了这间令他倍感压抑的本丸。

 

  然而离开并不意味着压抑的终结。

  回自家本丸的路上,由长曾祢带路,蜂须贺不疾不徐地跟在其后,始终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每当长曾祢想回个头确认蜂须贺没有跟丢,身后的人都会顺势侧过头,避开与他目光接触。

  二人见面以来,蜂须贺未曾以正眼看过长曾祢一次,仿佛与长曾祢对视会令他沾染不洁一般。

  从蜂须贺湖绿色的眼睛里,长曾祢看到的是轻蔑。

 

  在长曾祢造访邻审以前,自家审神者就千叮咛万嘱咐,告诫他千万为了大局不要和蜂须贺虎彻起冲突。

  个中原因长曾祢与审神者都心知肚明。

  可即便有审神者的预防针在前,真正与蜂须贺打上照面时的尴尬仍是令长曾祢心中憋闷。长曾祢没见过蜂须贺,也不曾与任何一把虎彻谋面。也许他或多或少想象过真品虎彻的模样,但那绝对不是蜂须贺这样。他自知身为“赝品”多少理亏,如果蜂须贺介意,他装傻便是。可他能明显地感到,对方态度中的冷淡并不单单来自虎彻真品的矜持。蜂须贺的眼神和他审神者的一样,长曾祢说不清那是怎样一种眼神,但这令他感到浑身不舒服。

   要说完全不在意真假,那也是虚伪。但长曾祢自己也好,审神者与本丸其他的刀也好,都默契地回避着这一话题。对长曾祢本人而言,刀剑也是只要够锋利就好,虎彻或者其他什么名号,于他并没有实际意义。而蜂须贺一出现,就预示着这一平衡终将被破坏。他的存在本身或许并不对长曾祢构成压力,但他无声的一举一动都动摇了长曾祢的自尊心。素来被奉为宝刀的长曾祢,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冷遇。

 

  或许自家审神者得不到蜂须贺虎彻才是神明的宽容。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长曾祢不禁无奈地自嘲一笑。

 

  本丸的屋宇渐渐漫入视野。难捱的时光恐怕刚刚开始。

~ TO BE CONTINUED ~

 

  大约9月中旬蹦出了蜂须贺·达西VS长曾祢·伊丽莎白的想法,但直到昨天才真正撸出了1/3个大纲,然后今天就在未知力量的驱动下发了第一部分的第一小节……果然考试周的生产力是谜一般地高(。

  个人特别喜欢这个设定,但真正写起来却发觉很难驾驭,加上已经很久没有摸刀(大约是A了),目测会有很多BUG和OOC之处,欢迎各位看官提出,我会象征性地改改(喂)。

  ………嗯我很清楚自己坑品很差,并不敢保证此坑能捱到打出“END”的那天。但我喜欢被催,有人鞭打我就写得好开心,如果同好对后续感兴趣,请不要客气地鞭策我,我会非常愉♥悦的(抖M脸)。

  很意外自己还会产第二篇长蜂而且居然是个坑(…)总之……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 ( 16 )
热度 ( 58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