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曇天に笑う][天蒼] 任性 (现代paro)

* 社会人交往中设定,含R-15描写

* 迟到的天尼生日贺,无论如何请吃掉这只搜赛困



任性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阴天火正迷迷糊糊地从沙发里抬起头。

  想不起自己怎么睡了过去,只记得所有的电视节目都被他按了三轮、冰箱里每一份剩菜都被他偷吃了一口,甚至连屋角堆着的报纸都被他拿来折了一摞纸飞机……

  天火一边回忆起自己百无聊赖的独居夜,一边挠着后脑勺睡眼朦胧地走向玄关。但开门的那一刻,出现在门外的人让他蓦地回了神,同时又愣了片刻。

  “苍……”

  没等天火把名字叫出来,安倍苍世就一脚跨入了屋内。接着是一阵沉默。

  被苍世一双冷眼直直地盯着,天火心里生出几分异样的紧张。


  自己和苍世交往也有几个月了,虽然算上从小认识的份来说,十几年的交情让他对苍世的了解甚至超过苍世老家的亲妈,但二人有过一段不甚愉快的冷战期,长达十年没见过一面。因此,天火对这份“了解”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尤其是在开始交往后。

  现在已是恋人的安倍苍世,是个著名的工作狂。天火从小就对苍世的严肃咋舌不已,偏偏对方的固执已经病入膏肓到连衣扣都要挨个扣紧的程度。

  在天火眼里,苍世是个一眼就能看穿的“笨蛋”。会相信愚人节时的玩笑、常常对新潮词很无知、口味和审美都很糟糕,还是个缺乏地理和生活常识的家伙。这样的家伙,虽然平时板着一张脸,让同事部下都敬畏不已,但私下里就是个傻瓜——当然,这一点只有天火和同为青梅竹马的佐佐木妃子知道。尽管自己就是喜欢逗弄一本正经的苍世,然后看他恼羞成怒对自己发火的模样,可天火也时不时觉得自己猜不透苍世。

  他摸不准,苍世对自己到底是怎么看的。告白的话是他先说的,提出交往也是他主动的,每一次亲密更是他“死皮赖脸”蹭上去的——苍世几乎不曾提过感情方面的话题,两人的交往更像是对方在“配合”自己。被苍世“嫌弃”已经是从小就吃惯的家常便饭,但在关系从发小、搭档转变为恋人后,同以往一样的相处反而让天火有些不安。他常常想,自己在苍世心里到底排在哪一位——只不过如此幼稚的问题,天火也只在心里念叨。

  

  玄关处的沉默仍然保持着。正当天火思考着是否要像平日那样,嬉皮笑脸地问一句“哟,是不是想我啦”,另一边的苍世也陷入了沉思。


  ——自己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离开公司的时候,苍世正想着白天发生的种种。最近,公司的运转出了一些问题,顶头上司无视窘境又下发了更为苛刻的任务要求。身为项目负责人的自己顶着压力与之据理力争,所有提议却被全盘驳回。尽管不像天火那样我行我素,与公司方针相逆就能毅然抽身,但苍世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心。尤其想到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当年与天火一同种下的梦想时,苍世决定扛下种种压力,坚持目前的努力。但具体该如何实施,他的心里一样没底。

  当苍世在心里盘算着各种方案时,双脚却不知不觉走到了阴家。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摁下了门铃。

  看到开门的是天火,苍世下意识地看了眼门口的鞋柜,从鞋子的数量上猜到此刻恐怕只有天火一人在家。想到这一点,苍世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莫名其妙在凌晨跑到别人家里,打扰了人家休息不说,要是被天火那两个好奇心重的弟弟询问起来,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但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像是要确认答案一般,苍世不自觉地跨进门,抬眼看向面前的天火。

  最近的心总像个垃圾处理场,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了一地,但在看见天火的那一瞬,苍世感觉蓦地轻松了不少。眼前的这家伙似乎总有这样的能力,从小就这样。自己明明喜欢一个人呆着,却总是被这家伙拖去做这样那样的坏事,明明特烦有人在耳边说这说那,却会把这家伙说的每句话都记在了心里。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这个总是绑着螃蟹头的男人,就成了太阳一般的存在,总是能扫除苍世心头的阴霾。

  是在那家伙说你不再是一个人的时候吗,是在那家伙说要一起为梦想而战的时候吗,是在那家伙说对不起要退出的时候吗,是在那家伙说既然还没老就要坚持梦想的时候吗,还是在那家伙说他会一直都在的时候……尽管有过一段不愿回首的冷战期,但苍世骗不了自己——只要知道有这样一个男人一直走在前方,他就没办法止步,因为想要赶上他的脚步,想要和他比肩,想支持着太阳不让他孤独。


  苍世又往前迈了一步,连带着天火又往后退了一步,但背后的冰凉触感让天火意识到自己是靠上了墙壁。正歪头想着以苍世那个信息不流通的脑袋应该想不出“壁咚”这种有情调的事情,天火就感觉自己的领子被苍世揪住了。

  下意识地侧头,天火才发觉自己离苍世的脸不足一寸,一瞬间甚至没法对焦,心跳也骤然漏了一拍。天火觉得大事不妙:苍世的眼看着自己的,鼻尖也几乎要触到一起,而他微微扬起的头更让天火觉得这是无声的邀请——不论苍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就默认这是邀请了。身体比头脑动得更快,在天火决定吻上苍世凑过来的嘴唇时,他的头已经低了下去。苍世的嘴唇凉凉的,同以往一样让他有种品食薄荷糖的错觉。最让天火受宠若惊的是,这次苍世不仅没有推拒,甚至还主动环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身为恋人的天火很明显地感到,苍世这次的亲吻里饱含着情欲的味道。

  因为是第一次面对如此主动的苍世,天火的心里倏地热了起来,但他忽又不敢太热烈地回应,生怕破坏了苍世难得的热情。感到苍世伸出的舌头正撬着自己的牙关,天火忙配合地张口含住了对方的嘴唇。正当天火想细细品尝苍世的味道时,他的下唇被狠狠地咬了一下。

  “苍世君——!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忙不迭地松开苍世,天火捂着嘴角满脸委屈地瞪着对方。“行凶”的那一方却不为所动,眼神里还略带责备地低声说道:“天火,你不专心……”

  “哈……居然被苍世批评了……”愣了片刻后,天火舔舔嘴唇笑了起来。理解到苍世是认真地在渴求自己,天火的心情变得更好了,他眨了眨不怀好意的眼睛,“怎么,你今天这么想要我?”

  “废话少sh……唔……”

  没等苍世再一次揪住自己的衣领,天火一把搂住他的腰就往自己怀里揽,顺势又封住了他的嘴。抛开诸多煞风景的情绪,这一次的天火是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吻里。他不怀好意地用舌头在苍世的口腔内搅动着,一边滑过苍世整齐的齿列,一边在苍世的上颚轻轻撩刮,同时还不忘调戏一下苍世柔软的舌头。这一充满挑逗意味的挑拨不出意外地产生了效果,天火感到怀里的苍世轻微地颤了一下,嘴里也不自觉地漏出一丝呻吟。真是犯规啊。天火一面在心里想着,一面更紧地箍住苍世的肩。而苍世似乎也不准备打退堂鼓,他不甘示弱地环着天火的脖子,伸出一只手插入了天火的头发,也把对方搂得紧紧的。


  这一满含激情的拥吻持续了很久,直到苍世感到大脑有些缺氧,拍着天火的背才让他放开了自己。依依不舍地离开恋人的嘴唇,天火依旧没有拿开苍世腰上的手。以往此时,苍世会佯怒着拍开天火的手,但今天的他并没有挣脱,反而把脸埋进了天火的颈窝。

  脖颈处敏感的皮肤接触着苍世有些粗重的呼吸,天火感觉自己全身都被苍世的喘息声给点燃起来。他抬手抚上苍世的后背,右腿情不自禁地向苍世腿间挤去。在苍世大腿根部轻轻摩蹭了几下,天火感到对方深深地倒吸了口气。对恋人的反应深感满意的天火低头吻了吻苍世的后颈,然后蹭着苍世柔顺的马尾微笑道:“苍世君真是的,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啊。”

  “啰嗦……”在天火把腿伸向自己的时候,苍世已经意识到事情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自己情不自禁向天火索吻一事本就够羞耻的,被天火撩拨得浑身燥热更是让他羞愤难当,一张脸索性埋在天火肩头不再抬起。但他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自己格外贪恋天火的味道,与天火亲近让他感到莫名的安心。无论是天火颈间淡淡的沐浴露香还是天火蹭他头发时痒痒的触感,都让苍世感到格外满足——这个人是太阳,素来是所有人的太阳,但此时此刻,只是属于他安倍苍世一人的,独一无二的恋人。


  正当苍世如此想着,天火忽然缩了缩身子,他一手搂着苍世的腰,一手抱着苍世的大腿,猛地将他扛了起来。虽然身高相当,但苍世的体重比自己轻了许多,天火可以说是毫不费力地就将他抱进了卧室。将苍世扔进自己的床后,天火发现他已满脸通红。苍世抬起手臂挡着自己的脸,视线也别开并不看向天火。虽说苍世的表情传达着禁止继续的含义,但这在天火看来却充满了诱惑的意味。自己的恋人素来以“禁欲”闻名,似乎没什么事能让他意乱情迷,但天火知道,这是因为有些表情只有他才能看到。他欺身压向苍世,从上方俯视着自己的恋人,露出了痞气十足的笑:“今天是苍世君主动勾引我的,现在……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一边说着,天火握起苍世的手伸向自己的股间。

  感受到天火的情热,苍世抿了抿嘴。尽管窗外的天色即将泛白,但他想,今夜或许还很漫长。仰头看着明明有些心急却还在征求自己同意的天火,苍世的嘴角软了下来。这样骄傲的天火,从来只向自己露出他的柔软和脆弱。太阳的万丈光芒,总会在自己面前融化成温泉水。与这个人的相识,是他生命中的奇遇;拥有这个人的温柔,是他莫大的幸福。

  苍世微昂起头,贴近天火吻了吻他裸露的前胸。他再一次勾住天火的脖子,贴着天火的耳廓轻声道:

  “好,来吧。”



***  *** 我是黑夜与白天的分割线 ***  ***



  苍世睁眼的时候,天火的脸近在咫尺。自己的头发被天火夹在指尖玩弄着,而自己的头正枕在天火的手臂上——花两秒反应过来后,苍世猛地清醒了。

  “现在……几点了?”

  “哎,张开眼睛后居然马上就说这么没有情调的话,通常恋人之间不是都该说‘我爱你’吗?”

  “……我问你现在几点了!”

  “唉……”知道恋人是个绝对不懂“情调”为何物的家伙,天火放弃了“晓之以情”。他把慌忙坐起的苍世重又按下,摸着他的脸道:“安心,我已经帮你给岩仓大叔请过假了,今天你就安安心心睡个一天吧。”

  “谁让你自说自话……”

  “果然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你才会突然跑来找我的吧?”天火侧过脸,表情格外地认真,“岩仓大叔又给你安排什么高难度的任务了?真是的,我早就说了,按你的风格办事就好了,不用去迎合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则嘛。你要是把自己累垮了,我……会心疼的。”说着,天火的手指轻轻划过苍世的下眼睑,他衷心希望这里不会出现黑眼圈。

  无法反驳天火的话,苍世选择了沉默。尽管内心感激于天火的关怀,但他仍有自己的坚持,何况那是他们两个人的梦想。似乎是感受到了苍世的决心,天火忍不住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害我白高兴了一场呢,还以为苍世君昨晚是来给我过生日的。”

  “昨天是……!”听天火这么一说,苍世才反应过来。他不由瞪大了眼睛,然后有些惭愧地低了低头:“对不起,我……”

  “哈哈哈,苍世君果然很好骗,我才没有失落啦。”欣赏着苍世复杂的表情,天火笑着拨过他的头,在他额前轻轻落下一吻,“再说,我已经吃到美味的‘蛋糕’了,这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馐♥”

  听天火这么说,苍世微微脸红了一下,但心里仍不免有些抱歉。尽管他自己并不在乎生日,但他知道天火从小就很喜欢这一天。这样想着,苍世靠近天火的前胸,伸手搂住了他的腰:“生日快乐,天火。”

  “嗯……”像是偷到腥的猫一般,天火露出了一个满足的表情。随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面用下颔蹭着苍世的头顶,一面有些不满地嘟囔道:“我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充电器了?”

  “…………”虽然很想揶揄天火奇怪的比喻,但苍世这次并不想和他争论。体会到天火心里那一点小小的不安,苍世既忍不住好笑又不由有点愉快。他在天火腰上轻轻掐了一把,缓声道:


  “笨蛋,如果没有你的爱,我就自动关机了。”



- FIN -


  也许看到最后会发现这段对话有些耳熟,其实也是参考了微博上某位太太说的梗:http://weibo.com/1706164245/Cia8KqlkI?type=comment 自己觉得又甜又适合天苍,就借来用了一下。

  想写天火和苍世谈恋爱不是一两天,但在原作基础上又畏首畏尾不敢展开,最后横了横心,我一定要为LOVELOVE而LOVELOVE——于是有了这么一段除了腻歪还是腻歪的东西。

  认真地说我好想吃天尼和搜赛的肉,毕竟二十多岁的成年美男子组,满满的男性荷尔蒙感,不愉快地炖一锅肉简直浪费二人的颜值对不对(滚)但是无奈坑冷没投喂,自己也完全不会写……这次是第一次尝试R15描写,但其实离色气还是差了很多。ˊ_>ˋ我……也许大概会加油的(。

  另,标题“任性”是随便取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任性脸),至于空丸和宙太郎哪儿去了……你知道今年7月7号不是周末,人家上学住宿不回家也是情理之中……嗯,反正是剧情需要,没有道理!(任性脸×2

  总之,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 ( 13 )
热度 ( 18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