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曇天に笑う]舞台剧食用报告(大量天苍向私货出没)

* 脑洞向repo,纯属个人观感,不作参考

* 含剧透与吐槽

* 已被高桥悠也老师逼成一只天苍汪

* 先前缺漏的部分已重写补全,感谢阅读

※【2015.09.27.更新】


  花两个半天啃掉了阴天舞台剧,趁热打铁来存一点CP向的感想。十分感谢微博上提供资源的姑娘,希望我自己的碟也快到家。(合掌.jpg)


  年初宣传时就知道舞台剧里剔除和新增了部分角色,也知道剧情肯定会随之有一定变动,但我实在没想到实际改动幅度之大超乎想象。具体点说就是:虽然对原作剧情烂熟于心,但我仍无法预测舞台剧的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

  在此也不想赘述具体情节如何安排,我的感想是:新增部分深得我心,但以此取代原作一些名场面还是让人有些可惜。舞台剧还是值得一看,舞台切换和特效做得很好看,演出也相当卖力,整体效果很感人。

  接下来进入正题,让我以一个天苍CP粉的视角来感慨下某些漫画和动画里没有的细节。(由于没有字幕,我的日语听力也就三脚猫程度,以下说的内容没有任何可靠度,且并非完整翻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脑补,若有bug欢迎指正)

  

① 天火与犲的重逢

  由于嘉神这一角色被删去,天火与犲众人的重逢便不再是以抓捕逃犯为契机。剧中出现了一系列伤人事件,天火和犲都觉得是“容器”所为。犲内部互相排查,天火则直接来到犲本部追问岩仓大臣。

  与原作里天火尽可能回避犲不同,舞台剧中的天火貌似并不避讳自己的过去,大剌剌地闯进了办公室要求见岩仓,然后理所当然地被苍世拒绝。对此,天火的回应是:“我们好久没见了,你竟然对我如此不耐烦啊,苍世~”说着还貌似愉快地朝苍世张开了手臂。

  经过一番争执,岩仓亲自接见了天火,并屏退了苍世以外的队员。天火和岩仓交换了关于如何处置容器的观点,两方都不愿退让,期间,苍世也发表了几句观点,基本就是反天火撑岩仓。最后岩仓表示我们各有自己的方式,天火若有能耐便坚持到底给他看看,说着便扭头走了。天火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苍世制止。

  接着,天火说出让我吓了一跳的话:安心吧苍世,即便你就是容器,我也一定会保护你。这话当然被苍世毫不留情地拒绝,表示自己甘愿以容器身份被处死,这也是不负安倍家使命的结果。

  天火对此不屑:你就是你,使命什么的是浮云。苍世:这话唯独不配由你来说、难道你就没有背负阴家之名?天火:我才没管什么使命,我只按我个人的法则办事。苍世:那么我也有我的原则。说完转身就走。天火:真是跟以前一样固执。

  后面跟了一段天火退出犲时的回忆杀,苍世质问天火的部分被扩写,原作里处刑时的台词被搬到了这里。不过与之相比,最戳我的部分在回忆杀最后:苍世对天火的理由表示失望,说不想再见后就走远了。天火看向一旁的妃子,刚咧嘴想笑,妃子就表情复杂地跟着苍世离开了。天火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后有些落寞而自嘲地笑起来,也埋头朝另一个方向跑远了。

  天火与苍世的第一次对手戏到此为止,以上所言最是让我怦然心动。与原作较为克制的感觉不同,舞台剧里的天火对犲有着明显的眷恋。与苍世的理念不合也让他很是无奈,但即便在争执中他也始终对苍世保持着笑意。不知是演出安排还是tama的个人表演习惯,天火有两次说着说着就朝苍世张开了双手,我总觉得他下一秒会说出“来我怀里”这样的台词……www


② 天火被处刑前后

  由于设定与原作不同,天火被处刑这一经典桥段的整体效果远不如原作,整体而言就是缩水缩得比较厉害。

  天火被处刑前有两处让我比较在意。其一是从犲回来后,天火一直坐在家门口沉思,这点也如上文所说让我觉得天火对犲的重视表现得甚是露骨。其二是苍世若有所思地去问岩仓有关天火退出犲的原因,得到“父母双亡、要继承神社”的官方答案后,他提出了“真的只是这样吗”的质疑。这一改动或许有些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却很重要。

  前一阵子在想,背叛了阴家的白子,在听到天火“因为是挚友所以无法恨他”的回答以及被天火追问时,多少还是有些幸福的吧。同样地,说着要退出犲的天火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坚决,外传的回忆镜头里也有他向众人背影伸手的画面,如果当时有一个人肯像天火追问白子那样逼问他,说不定结局就会变得截然不同。因此,苍世在舞台剧中的这一“怀疑”是让我感动的。尽管从时间上来说也一样是迟了多年,但“作为”与“不作为”还是有本质的差别。

  天火被处刑后的发展也与原作有极大不同,苍世与空丸的师徒线全部被砍,因而并没有某些“成长”相关的桥段。但犲众人发现天火死后天并没有放晴后便要求去查看天火的尸体,在见到天火未死的同时也知道了“人工大蛇”和实验的事。

  在岩仓解释了实验来由后,苍世的反应并非原作中那么沉默克制,而是炸了。他质问岩仓为何作为安倍家一员的自己全然不知情,得到实验机密不可外泄等的理由后,苍世似乎对犲一贯的理念第一次产生了动摇,也为天火要承受如此痛苦而感到震惊与忿忿。他再一次问天火:你退出犲的真正理由是因为自己成了人工大蛇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苍世再次怒斥了天火,说他这样太难看、实在是个愚蠢的家伙。

  在众人的分析中,天火意识到真正的大蛇容器在空丸和宙太郎之间,于是他拼命撑起不堪重负的身体要去保护弟弟,却被苍世粗暴地扳倒在地。深知犲的原则是杀死容器的天火,猛地扑向苍世拔出了他腰间的佩刀,并以此喝退了众人。坚持要保护容器、保护弟弟的天火在挣脱众人的阻拦后,一边向苍世道歉一边扔下刀冲向了阴神社。

  后面在追击大蛇化的空丸时,天火和苍世又发生了一次争吵,由于我听力不行,这段具体吵了什么也没什么把握。简单来说,先是天火奋力推开要去斩杀容器的苍世,坚称自己一定要保护众人、保护空丸,于是苍世揪着天火的领子让他清醒一下,而天火坚持表示我们能做到,最后苍世放开了天火,表示我们各有各的行事作风,你若能行便做给我看。于是犲和天火宙太郎兵分两路,前去追击大蛇·空丸。


③ 决战大蛇

  这一段和原作的出入相当大,有关天苍的主要就是“倒+扶”名场面。经过前面几场争执的铺垫,苍世到此时才问天火为何不说自己接受实验一事,倒像是特意挑了这个二人独处的机会才说起自己最在意的问题。而此时他俩的言行也不再针锋相对,天火终于有示弱的一面,袒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对此,苍世只说了一句“站起来,天火”,于是天火站起来,接过自己的刀,二人再次向两个方向跑去。

  原作里苍世说天火像道标一般的台词,被挪到了后面的最终决战。在大蛇·空丸试图砍杀宙太郎时,苍世冲了过去。以为对方势必直接斩杀大蛇的天火大喊着住手苍世,却发现苍世只是挡在宙太郎上方,接住了大蛇的攻击。对此有些意外的天火只愣愣地说了一句“苍世?”,于是苍世抛出了那句经典的“道标”台词,但“我要让那家伙看看我从他那儿继承的梦想”被改为“我只是想最后再相信一次那家伙所说的话”,所谓“他所说的话”应当就是之前他们争执时天火所坚持的“信念”,可见此时的苍世已经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再一次向天火交出了自己的信赖。听苍世这么说,天火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但他仍是只说了一句“苍世……”,然后站起身,一边踉跄着一边豪气地说着“你就闭嘴看着吧”。

  最终战的最后是天火和大蛇·空丸单挑,不得不说这一部分真是很虐天火,从身到心。经历这一轮轮的战斗、感受亲友的背叛、重拾旧友的信任等等,能感到天火亦是身心俱疲,但他仍一直坚持着要拯救每一个人。老实说,我并不完全认同天火的选择,但由衷敬佩他的努力。至少他说到且做到了,即便有不够完美的地方,他也尽自己的努力让结果往最好的方向发展了。天火最让人心疼的地方也就在于此。

  

④ 尾声

  空丸从大蛇体内分离,并亲自斩杀了大蛇后,狱门处便开始坍塌。混乱之中,天火欲从白子处讨得一个“借口”,但白子并没有多说什么,自尽并跳崖了。(看舞台剧的安排,应当没有为白子留活下去的余地)天火本想继续冲上去追问,却被苍世拽了回来,天火让苍世放手还想再站起来,苍世再次揪着他的领子问:你要保护的不是自己的兄弟吗?于是,天火陷入沉默,两人静默地对视了几秒后,鹰峯跑来把苍世拉走了。接着又是犲一队、阴家一队分别撤离。两组人在狱门处外会和,滋贺的天已然放晴。苍世对犲的成员说我们的使命到此结束,天火从背后叫住他:“苍世,后事拜托你了。”苍世: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一段复述出来是有那么点气氛微妙(咳),但不论是原作还是舞台剧,类似的剧情总给我一个感觉:若说天火是苍世前进路上的道标,那么苍世就是天火不理智时的镇静剂。

  之后插了一段犲与岩仓的对峙,队员们针对大蛇之毒的问题向岩仓表示了抗议,岩仓简述了大蛇实验存在合理性的理由,并表示你们若无法认同那便将我就地处决。苍世遂拔出刀指向岩仓,但最后又沉默着收回了刀鞘。此事就在众人的默认中收了尾。我兀自揣测,这段既是为了呼应前面的剧情设定,也是侧面对应了漫画外传的发展。大蛇实验里一定还有料可挖,对外传最后几话拭目以待。

  最后是庆祝太阳重回滋贺的大聚会,最有意思的自然要属下图↓↓↓。看到妃子姐姐一把推着苍世往天火那儿撞,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姐姐这种神助攻桥段,简直就是官逼同死…………于是截了下gif,发现真是充满魔性的一段,点开以后就看得停不下来,对此我只想说一句:妃子姐姐求出本!!(大雾)




  关于舞台剧的感想大致如此,相信等我弄懂每句台词具体在说啥后大概会有进一步的认识。但不得不说,从动画脚本的编写开始,就能看到高桥老师对天火和苍世的互动着墨颇多,如果没有他那么用心的描写,我大概也不会一脚滑入天苍沼。舞台剧最让我意外的地方在于天火对犲和苍世的态度,这些在原作里总让我有些看不穿,但舞台剧有很明显的刻画,我很感动。也不知原作的后续是否会打脸,但我就是最喜欢天火和苍世了(泣)。

  个人还是强烈推荐舞台剧,原因诚如开头所说。但观看舞台剧时总不能囿于原作,如果在熟悉原作设定、人物关系的基础上来欣赏,一定会有意外惊喜。我甚至觉得舞台剧的洗脑力也是一流,看完一遍后我就觉得角色和剧情的说服力很强。虽然设定改动或多或少改变了人物关系和性格等问题,但“笑对阴天”的精神仍得以保留并被全新演绎。从互动角度来说,自然是天火和苍世最吸引我,但从角色角度来说,平间壮一先生的白子最令我印象深刻。当然,全员都表演得相当卖力,各个角色都有其魅力——如果感兴趣,请尽量购买正版碟支持。


【2015.09.27.】

  今天闲着没事又粗粗看了一遍,比第一回多听出了那么几个点,大多是有关设定方面的。

(1)大蛇历来是为安倍家所封印:这是在武田宣布加入犲时各位队员向他所作的说明。之所以会有此改动,恐怕是因为比良里和牡丹被删。由此安倍家在整个舞台剧里的存在感就变得很明显了。

(2)天火从犲回去后和白子有一段对话,其中提到一句:“阴家代代都协助安倍家封印大蛇,是作为式神般被安倍家召唤的存在。”可以说阴家的刀和安倍家的刀就相当于铁碎牙和天生牙一般哎(够)这一点让我又小小激动了一下,有一种安倍家为剑阴家为盾的感觉在里头。相对地,天火和苍世的关系就变得愈发相辅相成了,实在是………哎呀。

(3)看了单行本后再看舞台剧,就发现天火离开犲队时的那段回忆杀是根据漫画改的,台词有很多都和单行本一样。但是有一点,苍世揪着天火的领子质问他时提到,当初天火之所以说要一起成为英雄在历史背后保护国家,是因为知道苍世因自己无能继承阴阳师血统而沮丧。听清这段对话后我又忍不住了……加上在之后的剧情里,天火一直对不赞成自己的苍世强调“‘我们’能做到”,我真是不由觉得在天火的理想里,身边那个位置是一直属于苍世的。

(4)关于大蛇实验:舞台剧对此的设定是,由岩仓和安倍家协力进行。因此在知道事件真相后,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苍世才会当场炸锅。此外,舞台剧引入了“大蛇之毒”这个概念,摄入这一物质的人都将获得非人的大蛇之力。得知天火是为此而退出犲后,苍世的质问在我看来就是“你觉得自己不是人了我(们)就会嫌弃你对嘛”这个意思。在之后的剧情里,舞台剧原创的一对山贼兄弟在对抗犲时服用了大蛇毒,并很中二地表示自己这样也是能为国效力etc(←如果没听错的话)。苍世在与之对砍的时候就反驳道:你们才不是阴天火的同伴。´_>`怎么说呢,感觉就是平时对天火各种不屑,但暗地里是在意且维护得不行……苍世这辈子绝对完了(×

  最后小小地总结一下。个人感觉,舞台剧里天苍的关系简而言之就是“相伴而生”。由于他们两家世代都是共同御蛇的关系,这一代无法继承阴阳术的苍世就等于失去了主导价值,为此提出要成为英雄的天火就是为了激励苍世,要证明“只要是我们”就能以另外的方式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且,不论对苍世还是对白子,天火一直在强调“你就是你自己”,要他们按自身的原则来形式、不要被家族使命等束缚。可以说,从舞台剧来看,不单是苍世支持着天火,也是天火鼓舞了苍世,此二人彼此的信赖关系很是让人感动。另外,我本来对原作里苍世之于天火的某些台词都心存疑惑,但看了高桥老师这个脚本,我倒是理解了苍世角色歌里那句“孤独な太陽に見せてやるため”…………………各种意义上来说,苍世→天火之谜全部迎刃而解啊。

评论 ( 4 )
热度 ( 8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