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 Phantom - 08 (PP妄想向同人)

* 无CP向,关键词:咦/左/脚/真/疼


(前文)07戳我┌(;・∀・)┘ 


>>  08  <<


◎ 西比拉系统时间:2110年1月17日  13:10 ◎


  窗外白雪纷飞,晶莹的雪花轻盈地降落在常青树的叶间。像是要与那绿色融为一体似的,雪花挥霍着热情把自己融化成一滴泪,珍珠般地挂在枝头,安安静静的。然而屋内的小南洋子①全然不为这一切所动,她开启的全息投影正为她呈现着旖旎的春景,配合着室内暖气的温度,确是分外宜人。

  此刻的小南却无暇体会这份惬意,电脑里的一堆文件还等她一一处理——毕竟新年刚过,即使在藤间学园没什么假期和学期之分,先前攒下的工作还是令小南感到棘手。庆幸的是,她真正要做的也并不多,因为她也习惯了把一切都交给系统和电脑来处理。这一点或许也是日本动荡年代出生之人的共同特点。正因为西比拉系统拯救了当时的日本、为他们创造了福祉,小南对系统的信赖度相当高。

  要说她唯一没有顺从系统安排的,或许就是没在适婚年龄按系统推荐结婚生子,以至到现在还是单身。只不过对于这一点,小南心里偶有遗憾却并不真的后悔。对她来说,能作为这所特殊教育机构的负责人来教化一批边缘少年重归西比拉社会,这就是她此生莫大的幸福。西比拉系统当年的职业判定给了小南充分的满足感,她甚至已做好为此奉献一生的心理准备。比如为了令自己看起来确实像学园之长,小南没有像大多数同龄人那样通过整容来维持年轻面容,而只是任那白发和皱纹侵蚀了自己的青春——毕竟在当下,让面容符合社会对职业的期待是一件大事。如果有必要,小南也会选择整容来使自己显得更为“德高望重”,何况这一手段只不过需要二十分钟。

  手边的助理AI忽然活跃起来,看到新弹出来的日程提醒,小南才想起下午约了公安局的人见面。对方在联系自己时只模糊地说要了解一些情况,倒不免让小南心里有点忐忑。对公安局的来意她心里也有些数,估计多半和奥瑞特罗曼丁先生的死有关。前几天从新闻里得知他的死讯时,小南也不禁有些震惊,不说她平时很少听说死亡事件,凶杀案之类也是新时代以来头一糟,更不要说被害者竟是自己认识的人。但她还是想不通公安局的人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了解情况。尽管奥瑞特罗曼丁先生也参与了藤间学园的运营,但除此以外彼此之间并没有多深的联系,就小南本人而言,她对奥瑞特罗曼丁的了解也并不多。

  诸多不解盘桓在小南心头,一时之间,她也没了继续工作的心情。看看离约定的时间也近了,她决心先到会客室等待。有一种说不清的预感,小南觉得可能发生了与学园有关的、意想不到的事情。

 

---------


  在从日东学院②前往藤间学园的路上,狡啮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相信副驾驶座上的宜野座也是一样的。这一点,恐怕是跟在后面的几个执行官无法体会的。

  “没想到……”宜野座终于开口道,“藤间幸三郎不仅和我们是校友,还……”

  “和我经历相仿。”狡啮带着一丝苦笑接口道。

  宜野座蹙着眉头推了推眼镜:“虽然不是没有接触过‘貌似’精英的罪犯,但履历和自己重合度那么高的还是第一次遇见。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有点害怕吗,宜野?”狡啮笑着朝他侧过脸,随即又认真起来,“你是不是在想,我们也同样可能变成潜在犯甚至现行犯?”

  “……”宜野座又推了推眼镜,“尽管不想承认,但这次的确……”

  “别想那么多,宜野。”狡啮伸手拍了拍宜野的肩膀,颇为肯定地说道,“藤间幸三郎,那家伙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绝对。”但是狡啮心里清楚,自己这话不单是安慰宜野座,也同样是宽慰自己。

  狡啮心里的矛盾感,并不比宜野座的少多少,尤其是在几位日东学院的教授当着狡啮的面将藤间与他作对比时。最大的讽刺莫过于他们毕业时的第一志愿都是高中社科教员,如果狡啮当初没有跟着宜野座选了公安局的工作,那他现在或许还是藤间的同事兼前辈。要是算上二人同样出生于神奈川县,他们还能摊上同乡的关系——想到这里,狡啮更是禁不住苦笑起来。和藤间那样的家伙有共通点,这可一点都不让他感到高兴。要是让佐佐山知道,那家伙恐怕又要嘲笑自己了。

  但一想到佐佐山,狡啮的心情又沉重起来。不到半小时前,局里又传来信息说是在新宿闹市区发现了佐佐山的支配者,根据使用记录来看,那把枪正是在佐佐山失踪当天被丢弃的。最令狡啮在意的是,记录中并没有显示他瞄准过藤间,这也就意味着佐佐山没有接触过藤间就失踪了。这一点恐怕在任何人看来都能说明他逃跑的事实,尤其发现这把枪的地点正是那盘录像带寄出的附近。狡啮感到心里一片混乱,他甚至顾不得局长的命令,私下拜托青柳前往新宿调查。他不能否认,尽管决不会相信佐佐山会叛逃,他还是对此项调查有些逃避。

  宜野座看着狡啮脸色变化,对他所想猜到个七八分。对佐佐山的事,他没有狡啮那么执著,毕竟对宜野座而言,接受一名执行官出逃远比接受自己的家犬出走更为容易。但平心而论,他同样不相信佐佐山会挖空心思计划这场叛逃。可现在任何一项的调查都一无所获,宜野座已开始怀疑是否他们的坚持从一开始就错了。

  “狡啮,你说……标本事件的凶手会不会真的另有其人?到目前为止,藤间都只有嫌疑却并无罪证,何况支配者对他也没有反应。”

  对于宜野座的发问,狡啮沉默了片刻:“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或许我没有佐佐山和征叔那种‘刑警的直觉’来断言藤间是否有罪,但对藤间其人调查得越多,我心里的不协调感就越强烈。”

  他顿了顿又道:“可惜对日东的调查没什么收获,那家伙虽然成绩优异,但似乎比你还低调,除了几个教授竟然没人熟悉他。不过根据杂贺教授的说法,没有信息也是一种信息,这或许能反映藤间的某个侧面。接下来要去的藤间学园和樱霜学园应该是关键,我有这个预感。”

 


  狡啮一行走进藤间学园会客室时,小南洋子已等了一会儿。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公安,小南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毕竟她活了几十年,几乎没什么和警察打照面的机会。

  “请放松一些,小南女士。”几个人在沙发上落座后,狡啮率先开口道,“我们此次来只是想向您了解一个人的情况,希望您能把知道的一切信息都告诉我。”说着,他点开手腕上的通讯器,向小南出示了藤间的照片。

  “啊,这不是幸三郎吗?”小南有些吃惊,同时为自己的反应感到抱歉。

  狡啮没有忽略她的激动:“您与这个人很熟吗?”

  小南整了整头发,平复了一下神情:“这个,恐怕不能用‘熟不熟’来形容。毕竟这孩子也算是我一手带大的,连他的名字和生日也都是我亲自定的。”

  “请您详细说说有关这个人的事。”狡啮与宜野座对视一眼,继续问道。

  “啊好的。”小南一手托起下巴,陷入了回忆,“幸三郎这个孩子,该怎么说呢,可以说是十分令人惊讶吧。”



【 To Be Continued 】


①根据官方公式书提供的藤间信息卡,小南洋子系他紧急联络地址所注的负责人。这里斗胆将她与前传小说中出现的老年女士划等号,本文中的所有描述均为个人脑洞演绎。

②根据官方公式书提供的藤间履历表,藤间自2105年3月从藤间学园毕业后就于4月进入日东学院政治经济部就学,修政治学科。而狡啮与宜野正巧于前一年同校毕业,进入公安局就职。


>>  >>  >>

哈……终于更到这里了,也意味着囤货都发!完!啦!(揍

_(:3√∠)_ 想到狡啮和藤间的履历重合度是这样地高,我的兴奋之情就难以抑制,这大概也是这篇脑洞会产生的最大原因………嗯,能把这些写出来我觉得很开心,会继续脑补哒(踹

评论
热度 ( 3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