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槙藤槙] 我的老师 - PP误导向同人

阅前预警:


* 以下内容涉及CP向,不能接受免罪组的请慎入;

* 本文各梗取自TV动画、监督访谈、小说《无名的怪物》等,具体会在文后标注;

* 全文采用王陵璃华子与桐野瞳子视角叙述,仅为二人【主观判断】,请勿认真;

* 如您能读到最后,欢迎戳之后的音频链接收听PP动画第8话截选;

* 祝您阅读愉快m(_ _)m


《我的老师》


======= Side A - 王陵璃华子日记·摘选 =======


2112年12月5日  月曜日  晴


  在遇到槙岛老师以前,我厌恶着这世上所有男人,或者说厌恶着所有人。

  当然,即便在这之后,这份厌恶也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槙岛老师的出现让我第一次产生了心甘情愿叫一个人“老师”的感情。

  真是奇妙啊。比起学园里那些自诩为人师表的所谓教员,槙岛老师举手投足间都有种特别的吸引力,尤其在他说话的时候,那些分明没什么抑扬顿挫的话,却总能让人不禁去聆听,然后忍不住去认同。

  老师真是个特别的人。我忍不住这样想了很多次。他大概也是继父亲之后,第一个让我都有些仰慕的人。


  说起来,今天是我第二次见到槙岛老师。

  和上次自报家门时说的名字不同,今天他在黑板前写下的是“柴田幸盛”四个字——凭直觉,我确信这只是个假名。尤其是在他的视线似乎不经意间和我的相撞时,我几乎读出他是在说:“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

  回想起上一次在疗养院的初遇经历,我莫名有种“收到特别的作业要求了呢”的错觉。

  接下来一定会发生什么。我有着这样一种不可名状的激动预感,尽管这一整天槙岛老师都没提过任何话。


  不过,为什么会是我呢?

  直视着槙岛老师那双暗金色的眼睛时,我会冒出这样的疑问。

  槙岛老师的眼神很深邃,也一直都带着笑意,但他那份笑容所包含的真实意义,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确定。

  但我也无法向槙岛老师问出这个问题。无论他是否会给出回答,或者那个答案是否正确,在我提出这个疑问的同时,我大概就失去“成为槙岛老师得意门生”的资格了吧。


  坦白说,我似乎还没有做好接下这项作业的准备。

  尽管槙岛老师的出现让我确信,他就是那个我一直在等待的契机。

  老师他一定也发现我长久以来郁积在心底的想法了吧。那些叫嚣了许久的夙愿——或者说欲望——老师他一定可以帮助我实现吧。

  但是该怎样把握这份珍贵的机遇呢?我已经暗暗思索了一天,却仍然无法得出一个让自己完全满意的答案。


  父亲说过灵感总是突发的,当你费劲去追捕它时,它只会逃得远远的;而当你停歇下来把它晾在一边时,它又会跑来贴近你。

  我似乎也不该急于求成呢,一味地苛求结果是创作的大忌,这一点我也是明白的。

  想来槙岛老师没有向我提起任何事,他大概也是在等待我交出一份最完美的答卷吧。

  

  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让槙岛老师失望的。


2112年12月7日  水曜日  阴


  真是不可思议,我对槙岛老师的好奇实在是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今天是老师正式转职到樱霜学园的第三天。听了三天他的美术教论课,我却才知道过去三年里,他一直都是本校的兼职教师。

  和槙岛老师在同一所学校待了三年,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实在让身为樱霜学园优等模范生兼美术部部长的我感到汗颜。虽然仔细回忆起来,曾经的确听人提过有个风评良好的兼职教员云云,但对整个学校都心怀抵触的我,当时并没有多在意。现在想来,错过了与槙岛老师早些认识的机会多少有些可惜。


  但是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明明已经在这个学园三年了,却几乎没有人了解槙岛老师(尽管在这里是叫柴田老师)。这样的事实让我忍不住对槙岛老师这个人产生了越发强烈的好奇。

  能够用一个伪造的身份自如地游走在如此惹人注目的地方,既毫不介意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完全不相关的人,又能做到不被任何人所了解……槙岛老师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看他似乎永远都笑得那样云淡风清,难道这世上任何事情都不会引起他的担心吗?


  “老师他的微笑里不含愤怒、困惑亦或是恐惧,他仿佛只是完全看穿了旁人的心思。”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此刻我的脑中突然跳出这样一段话,一时之间也忍不住写了下来。

  说来这还是上周从摄影部活动室捡来的一本日记里写到的。写下这些话的人似乎对她口中的老师有着强烈的憧憬之情,光是我随手翻到的几段都能看到满是崇拜之情的描述语言。

  这个世上会有这样的人吗?之前的我的确对日记主人近乎疯狂的记述充满了不屑,但现在的我却完全相信了。

  槙岛老师就是绝佳的写照。

  上周还嘲笑过那种幼稚情愫的我,现在也忍不住理解起那个日记主人的心情了。尽管对一个(大概)与众不同的教员一见钟情依旧让我觉得幼稚,我也多少能体会那种感受吧。


  想起来第一次遇到槙岛老师就在捡到那本日记前不久,正好是我每周去疗养院看望父亲的时候。

  似乎在我到之前,槙岛老师就已经站在父亲的病房前了。突然有一个蓄着惹眼银发的男人出现在父亲病房门口,这本身就让我有些意外。而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槙岛老师说他是因为欣赏父亲的画作而前来探望他的。

  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我依旧会感到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心情。

  现在还有人记得王陵牢一这个人吗?现在还有人欣赏着他的作品吗?现在还有人愿意为了感怀他而亲自探望早已不再是画家的他吗?

  那一瞬间,我的心头涌起各种各样的感情,甚至忘记了应该以一贯持有的淑女教养对面前的人表达感激。但是槙岛老师似乎并不在意,他开始在病房门口与我谈起父亲的画作带给他的启发。必须承认,有好几次我都快要失态地流露出激动的表情,幸好所谓的矜持抑制了我的兴奋。

  啊,就算是写着这段话的现在,回想起与槙岛老师交谈的那几分钟,我的心中仍然充满了感动之情,为槙岛老师敏锐的洞察力,也为父亲多年来没有白费的心血。

  只是我也和槙岛老师一样,对于放弃了艺术家重任、只是回避着现实去享受所谓安逸的父亲感到遗憾。不,不仅仅是遗憾,父亲对艺术启蒙的半途而废是不可原谅的背叛。那样洞悉人性、追求着美好的父亲,真正作为艺术家而努力与存活的父亲,就这样沦为肤浅社会里最为平庸的人之一,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得到谅解的。

  好在这终究不是我一人的痛苦念想,槙岛老师也是可以理解我这份执念的吧。


  能够察觉我这份隐秘心情的槙岛老师,真是不可思议的存在。我必须再次感慨这件事。

  记得那次初遇的最后,他用笃定的语气对我说“下次再见”,而前天我们的确再见了——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对我来说,能够被槙岛老师所发现应当是一种幸运吧,老师是对我有着期待与好奇的,我是这样相信着的。

  但是相对的,槙岛老师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多少觉得自己似乎好奇心有些太强了,但光是看着槙岛老师,越来越多的疑惑就会涌上心头。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应该先完成老师布置的特别作业吧。


======= Side B - 桐野瞳子日记·摘选 =======


2109年4月8日  月曜日  晴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神奇的事吗??????

  新来的社科教员藤间老师他,竟然和我一直梦到的那个少年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


  果然光靠笔完全没办法把我的震撼全部写下来,但是现在也只有这个方式可以让我稍微冷静一下了。


  脑子里全是藤间老师那张温柔微笑着的脸,泛着光的棕褐色头发、白皙光洁的皮肤、甚至还有左眼角下的那颗痣……真是和我梦里的少年太像了。

  但是不止这些,老师不光只是长得像那个少年而已,他身上似乎就是有着不同于他人的光。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面对着我们的恶作剧,藤间老师表现得和以往的任何一个男教员不同,他竟然完全不为所动而只是若无其事地开始了讲课。该怎么形容那一刻他露出的表情呢……藤间老师只是微笑着,但是老师他的微笑里不含愤怒、困惑亦或是恐惧,他仿佛只是完全看穿了旁人的心思。

  啊啊,我大概是说不清他那个表情的吧,那个微笑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柔而平常,却能像漩涡一样把我的视线吸了进去。


  “这次你能成为我的公主吗?”看着藤间老师的笑脸我的耳畔就瞬间响起了这句话,那个梦中的少年总是会说的话,而那一刻,我仿佛一下发现他在梦中说着这句话的声音就和藤间老师的一样。


  藤间老师,他是否就是从我的梦里走出来的那个少年?

  不,尽管这太不可思议,但我不该怀疑这件事。类似的事情会发生的几率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他一定是来自异世界的王子殿下,而且他一定会给我带来一整个全新的世界。我有这样的预感!


  我已经无法按捺自己的心情了,我要进入老师的世界,一定!


2109年4月9日  火曜日  雨


  今天大概是我第一次这样急迫地期待着上课,尤其是当藤间老师踏入教室的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又加速了跳动。

  这种说不准是紧张还是激动的心情似乎还是长这么大来第一次,我简直忍不住要捂住胸口才能防止自己的心跳出来。虽然这么说多少有些夸张,不过自己奇怪的样子大概也让身边的同学感到诧异了吧。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在佳奈子偷偷戳我后背问我怎么回事时藤间老师也往这里看了一眼——但是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特别的反应,这还真是让我有些失落。

  不过这归根结底是老师没有认识我的缘故吧,当时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也因此更下定了要进入老师世界的决心。


  但是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进入老师的世界呢?这个话说起来轻松,要做起来却似乎一点也不容易。

  

  在社科课下课之后,我试着很积极地叫着藤间老师的名字向他作了自我介绍(天知道那时我的心跳得有多快,但是我竟然做到了!),他也的确和想象中一样对我露出了温柔的笑。而且因为离老师很近,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隐约的甜香味道——这简直让我的腿都软了起来。但是老师他笑着点了点头后转身就离开了,似乎对我没有任何多余的留恋,这和期冀完全不同的发展实在让我沮丧。

  

  尽管我并不多么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也听说现在情侣们要交往都要依赖先知系统的适应性判定,但是我和藤间老师的情况并不是这样。虽然拿不出明确的证据,我却有种无比确定的信念,坚信着老师就是我命定的王子,是注定要带我离开这个一般世界的王子,而且这一点在我近距离接近了他后更加明确了。因此我也相信,老师他对我一定也是有所感应的吧?我是认真地觉得,王子殿下是希望我能成为他的公主的。


  真糟糕,我居然写出了这种话。明明并不是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居然会理所当然地想着这样的事情。要是爸爸知道的话,一定又要瞪我了吧。


  不过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些就是我全部的想法。现在我只想快一点进入藤间老师的世界,真想快一点成为他的公主,想快一点和他一起去到那个崭新的世界。


  但是我忽然想到,现在的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做他的公主殿下呢?

  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的他,会接受这样一个幼稚的我吗?


  说得也是啊,正因为这样老师才没有察觉我的存在吧。为了能够成为配得上尊贵王子殿下的公主,我也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啊啊啊,真是好想快一点见到藤间老师。明天还没有到吗!


2109年4月14日  日曜日  阴


  今天说服爸爸买下了单反相机,这样我也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摄影部成员了吧。

  长这么大第一次透过取景器看到外面的风景,我才发觉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被我留意,还有那么多东西值得记录。这些也全部都像我想要说给藤间老师的心情一样,一股脑地涌现在我心头,直到我按下快门把所看到的一切都拍了下来。

  我每拍下一张照片都会想象藤间老师看到它的表情,他会怎么评价我的照片呢?光是这样想象就让我感到激动起来。

  无论如何,因为藤间老师,我才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也真正开始憧憬起一个崭新的世界。而我也要把自己面前的世界展现给他看——我要努力把每天看到的全部都拍成照片给他看,一定会有一张照片会让他受到震撼、让他感受到我的心情吧。

  明白了我心情的藤间老师,一定会发现我就是他在寻找的公主吧,老师他,一定会带我去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吧?至少,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些女教员大惊小怪的脸色了,我也不想再在家里待下去了。


  如果不是为了拜托爸爸为我买单反相机,我真是越来越不想回家了。

  以往的周末,光是忍受爸爸的说教就让我感到很累了,现在加上看不到藤间老师而产生的折磨,我真是随时感到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从前我觉得爸爸的严格是理所当然的事,何况除去这些,爸爸也是对我关怀备至,我毫不怀疑他对我的疼爱。但是最近几年,在进入樱霜学园以来,我才知道其他女孩子并不是像我这样长大的。

  听说我一回到家就不能出门、除了浴室和厕所不能随便进入任何地方、即便去这两个地方也一定要经过父亲同意和监视……她们那时的反应简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这不是像对待矫正机构里的潜在犯一样吗?”她们这样评价我的生活。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有种莫名的失落感,爸爸为什么要让我过这样的生活呢?

  我也试着问过爸爸这个问题,但他的反应和我想象中一样强烈,然后他又用着以往我犯错时一定会说的理由“你比别人更脏”来教训我。

  爸爸总说“因为你比别人污秽,所以我要更加小心让你变得更污秽,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

  看着爸爸恨铁不成钢的脸,我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只能和以往一样默默地道歉,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但是,我到底哪里脏了呢?这个问题,无论怎么想我都无法理解。但是我也没有再去询问爸爸的勇气,那样只会让他更加生气吧。


  尽管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现在的我,真是越来越难以忍耐这样的日子。

  这种烦躁算不算爸爸说的污秽呢?但是我无法阻止自己的思想,尤其在想起藤间老师的时候。

  老师他一定是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吧?那会是怎样一个世界呢,真的好想去看一看。


  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

  尊贵的王子殿下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去到新世界呢?


======= Side A - 王陵璃华子日记·摘选 =======


2112年12月10日  土曜日  晴


  今天去探望父亲的时候遇到了特别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绕道走,我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就和父亲在同一幢楼的某间病房里,住着上次捡到的日记本的主人。

  看着标有“桐野瞳子”的门牌,我终于还是没捺住好奇走了进去。


  那可真是个美丽的少女,即便是以我有些挑剔的眼光看来,她也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女。

  但是,安静坐在床边的她却像个没有生命的人偶。和每一个呆在这里的人一样,她的眼神空洞无神,仿佛嵌在她眼眶里的并不是眼睛而只是玻璃,而透过它们,我也看不到有灵魂寄居其中。


  负责照看桐野瞳子的护士说两年多前被送到这里时,她已经因为被注射了特殊的药物而被破坏了大脑机能。因为桐野的母亲很早就已过世,而她的父亲也在几年前去世,现在的她完全是依靠着系统的医疗体制而生活。

  “一个妙龄少女却只能这样活着,实在是太可惜了。”说着这话的那名护士似乎显得非常遗憾。

  但这还能叫“活着”吗?看着桐野毫无生意的侧脸,我在心里质问着。

  或许因为看过她曾经的日记的缘故,我对这个素昧平生的少女——实际上她还算是我的前辈吧——多少产生了一些亲切的感觉。


  只是,现在的她与写出那样日记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尽管没有把她的日记全部翻完,更没有认真去研读过她写的那些心情,但在我的印象里,“桐野瞳子”有些像格林童话《拉庞泽尔(Rapunzel)》*里的女主角,因为被束之高阁而万分向往外界的生活。

  童话里的拉庞泽尔被王子带出了高塔,开始了崭新的生活,但桐野显然没有那样的好遭遇。


  恐怕没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又为什么会沦落至此,不过大概也并没有谁会在意这件事了。

  我并不为她的遭遇感到遗憾,毕竟同为樱霜学园的学生,桐野瞳子也不过是广大可悲的商品中的一件,即便不是遇到那些事,她也最终会被磨掉自己的灵魂。比起感受着自己的灵魂被磨砺,说不定现在的情况于她而言,反而是一种解脱。

  唯一让我感到可惜的是,明明是正值花季的少女,却连绽放都没来得及就凋谢了。就像父亲一样,明明是艺术才能可以达到炉火纯青境地的时候,却硬生生地被扼杀在启蒙的摇篮里。

  或许他们看起来都还好好地活着,能听到我的话语,能看到这个世界,但这种行尸走肉般的生活,难道不比死亡更令人恶心吗?

  这个社会已经抹杀了人性,最后连他们身为人的尊严也要一同抹去吗?

  不可原谅。


  父亲不能坚持履行他作为艺术家的使命,就干脆由我来完成吧。

  既然这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我就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①——这确实也是我长久以来最为期盼的事。

  不过托桐野前辈的福,我终于想到该给槙岛老师的课题交去什么样的作业了。


  在这个无趣的世界里,终于要发生一些有趣的事了。

  啊,真是让人感到高兴。

  

  

  

  

  

---------------------

*《拉庞泽尔(Rapunzel)》:中译本多翻译为“莴苣(姑娘)”或“长发公主”;

① 改自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这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唉!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


2112年12月12日  月曜日  晴


  槙岛老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真是又一次让我惊讶了。

  

  今天趁着槙岛老师到美术部作指导的时间,我向他询问了所谓艺术的真谛。本以为我多少带着挑衅意味的提问会令他有所触动,却没想到他用一句“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②”戳穿了我的意图。然后仿佛早就知道我会有什么反应一样,他微笑着交给我一个通讯号码并说着:“我期待着你的作品。”

  

  于是午休时我就遇到了那个号码的主人,尽管当时我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她”——现在知道是“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笑眯眯地递了个不大的盒子给我,然后神秘兮兮地眨眼说了声回见就转身走开了。

  作为樱霜学园众多女学生心目中的偶像,这样的示好行为对我来说也算是司空见惯。因此在打开那个盒子之前,除了觉得那个女学生有些奇怪且很面生以外,我并没有想太多。

  直到发现那盒子里躺着几只贴有不同标签的注射剂后,我才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槙岛老师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包括我内心所思考的东西。

  

  这一觉悟让我禁不住在内心打了个寒颤,但想挑战槙岛老师的心情也油然而生。

  槙岛老师毕竟是老师,会走得更远一点也不足为奇。不过,接下来就轮到我让老师刮目相看了。

  

  刚才拨通了那个号码,才知道中午遇到的女生其实是个声音听起来有些轻浮的男人,名字似乎是“チェ·グソン”,听起来像是个外国人。他向我简单介绍了下那些东西的用法,然后用我并不喜欢的轻佻语调说“下次再见面时,会给大小姐带更棒的惊喜哦~”。这种故弄玄虚的说法并不让我满意,但想到应该是槙岛老师的示意,我也不再追问。目前能确定是,我想要做的事情,一定很快就将实现。

  

  现在,我的桌子上正躺着那几支注射剂。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呢?简直就像是期待着过圣诞节的孩子,马上将要收到梦寐以求的礼物时那样吧。

  真是在期待而兴奋着的同时,一边又忍不住会有些紧张——这种感觉可真让人开心哪。


---------------------

② 选自莎士比亚《哈姆雷特》。

  

  

2112年12月13日  火曜日  晴


  我无法形容用槙岛老师给的那种药水将葛原沙月的身体浸没时的奇妙感受……实在太神奇了,也太美妙了。

  的确如チェ·グソン所说,这简直是魔法药水。至少在它的浸润之下,这个少女的躯体就不再是一具简单的肉体,而是一下成了最佳的艺术素材!槙岛老师竟拥有如此神奇的东西,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至于接下来的事,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对于要怎样让这朵娇艳的花彻底绽放,父亲早已告诉过我,而在今天以前,她那最终绽放的模样也早已在我脑海里盘旋了无数次。

  不过这只是开始,作为我的第一件艺术品,尽管我对她感到无比满意,这也还远远不够。一朵花再怎样美丽动人也不足以引起成群的观赏者驻足,我需要创造一个花团锦簇的园圃来吸引更多人的视线——所幸这所樱霜学园就能给我提供足够的土壤和养分。

  

  只不过,要履履行艺术家的使命果然也是有些辛苦的。但这一天收到的震撼与愉悦实在太多,我似乎还没办法从这种兴奋之中彻底回过神。必须说这一切多亏了槙岛老师的出现吧。

  过几天展览就会开始了,不知道老师他会对我的作品做出什么样的评价呢?真是教人期待啊。

  

  真意外,我忽然发现今晚的月色格外皎洁,这可实在让人难以就这样乖乖入睡的不眠之夜呢。


======= Side B - 桐野瞳子日记·摘选 =======


2109年4月11日  木曜日  雨


  很久以前我就常常做着这样一个梦:

  

  有一座很深很深的、被众人叮嘱说永远不能随便进入的森林,那座森林又黑又大,我每次都会在其中迷路。

  但是走着走着,我看到在那森林深处,有一间不可思议的房间,里面还站着一位特别的少年。

  在整座阴郁的森林中,只有那间屋子被装饰得灿烂夺目,显得格外耀眼。

  更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的,是房间正中那个无人入座的宝座,它的旁边就伫立着那名少年。

  和这座又深又黑的森林相比,那个地方的一切都是那样绚丽夺目,而那位少年的笑容更是尤为耀眼。

  即便是在梦中,我也无法抵抗他那温柔的笑,尤其是在他伸出手对我说“这次你能成为我的公主吗”之时……

  

  但是到这里,那个梦就会中断,每次我都试着想起之后出现了什么,可从来没有成功过。

  虽然对此很气馁,但这个反复出现的奇异梦境不就像是童话书里的魔咒吗?

  尽管我早已过了盲信童话故事的年纪,但这个梦实在太过固执,而因为一直没有停止过梦见这些场景,我也就一直相信着梦里的一切一定与未来有关。

  然后现在,藤间老师出现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心中那份悸动就明确地告诉我,他一定就是我梦中的少年,是来迎娶我的王子殿下!

  

  但是,藤间老师他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这一点呢?这几天无论我是怎样绞尽脑汁地以向他提问为借口接近他,老师他似乎一直都只是维持着那个礼貌的微笑,在温柔地为我解答完各种问题后,又马上转过身去做自己的事情……尽管他所表现的一切都让人感受到了十足的体贴,但我总有一种与他之间隔着一堵玻璃墙的感觉,而那堵墙后的世界又被他远远地拉开。

  他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其实这个事实很明确,我并不是毫无感知。但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法自己放弃,藤间老师身上那种异于旁人的气质就像一块磁铁,凭我自己的力气完全没办法挣脱这份吸引。我想要了解藤间老师的一切,我想要撼动他的世界,我想要进入他的世界……

  啊啊啊,我又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了,还是赶紧去睡觉吧!


======= Side A - 王陵璃华子日记·摘选 =======


2112年12月13日  火曜日  晴  (接上)


  因为没有睡意,我竟然翻起了桐野瞳子的日记。但是和之前一样,没看过几页又忍不住要放下它了。

  通篇都像是专为那个姓藤间的教员而写的东西,实在让人受不了。

  

  不过,这里也有些让我好奇的东西:

  

  桐野曾经是樱霜学园的学生,那么她所谓的藤间老师也一定是本校的教员。但是和槙岛老师的情况一样,我似乎也从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如果他和槙岛老师一样只是兼职教员,或许还说得过去,但照桐野的描述,藤间应该是专职教员才对——因为个人习惯的问题,学园里绝大多数人的脸我都认得,在职教师更不用说。像槙岛老师那样的例外,我自信不会存在第二个。那么,这个叫藤间的人在哪里?

  

  这大概是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但是我的好奇心和好胜心都莫名被刺激起来,竟然认真地对它感兴趣起来。

  

  如果排除槙岛老师那样的特殊情况,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是:这个叫藤间的教员在我进入樱霜学园前就离开了这里。

  

  不过这似乎显得更加有趣了:

  

  按桐野的日记来看,藤间在09年4月正式入职,而我是那年9月转到樱霜的。虽说之后因为父亲的事耽误了一个多学期,正式到这里上课是10年4月。尽管不能确定藤间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一般情况下,一个专职教员会因为什么缘故在一所学校任职不足一年就离职?先知系统的职业适应性判定既然广受赞誉,那便不该存在工作失职之类的原因。

  

  而桐野那边的情况也很微妙,正常来说,我本来或许有机会在樱霜遇见她,但是她似乎就是那年年初被送入了疗养院,而她的日记记到12月下旬,差不多是冬假之前也停止了,之后并没有撕页缺页的痕迹。她似乎是怕被父亲发现,很少把日记带回家,所以大概在我从摄影部活动室角落里发现它以前,这本日记就一直被藏在那里——那么,恐怕桐野瞳子在那个冬假期间,就发生了“意外”。

  

  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两条完全无关的时间线哪。

  

  

  莎士比亚说过“一只麻雀的生死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我一直相信着这个世上并不存在偶然。

  尽管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明,但我觉得桐野瞳子和藤间之间有着不寻常的过去。

  

  有意思的是,带着这个前提再看桐野那个童话般的梦,我忽然觉得它不那么落俗了,如果故事的真相是:满心期盼着走出高塔的拉庞泽尔终于邂逅命运的王子,但最后在高塔外迎接她的并非绚丽的新世界,而是一个永远无法苏醒的梦魇——这不就变成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了吗?简直像莎士比亚戏剧一样地残酷而又美丽。

  

  看来,我又需要为我的艺术创作汲取新的养分了。

  

  

2112年12月14日  水曜日  晴


  原本以为只是一桩小事,却没想到竟然费了那么大力气也没得到多少有关藤间的有用信息。

  最终除了看到一份极为简陋的档案信息,我几乎是一无所获。

  

  当然也并非毫无结果,至少在我随口提到藤间时,学监的反应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藤间背后的事情并不只是她所谓的“因为身体原因而离开学校”。

  她那急于打发我的行为很明显地代表了一种讳莫如深的态度,这年头如果要说有什么是一定要对学生保密的,那必定是“会威胁他们色相”的事情。为了所谓百年老校最看重的名誉,樱霜学园一贯打着保护学生的幌子,胡乱地塞着各种美好的假象给懵懂的少女——这样形同批量生产作业般的教育该是多么虚伪,实在不能指望这些肤浅的人能够理解真正的美。

  不过撇开这些不谈,眼下离我这么近的地方就有着一个所谓古老校园通常该有的秘密,这实在让人好奇。只可惜现实实在让人沮丧。尽管学监好像知道一些隐情,她的反应看起来依旧像个局外人,而其他教员的反应就更像是对此毫无所知,只是跟着统一口径随口一提。

  

  并没有人关心这件事,或者说谁也没想过要去在意这种事吧。对这里的人来说,少了一个教员也只是通过先知系统再找一个的事,至于之前那个人为什么离开并不是值得多考虑的事,毕竟在这个时代并没有谁是必不可少的。仔细想来,对我来说也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心血来潮,我恐怕也不会对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感兴趣。然而对所谓“秉承贞淑与典雅的传统女性”来说,好奇心实在不仅是奢侈品,更是完全没必要的累赘吧。

  尽管追溯过去的事情是无意义的,但真正尝试去做时才知道原来那么有趣。

  

  不过我也算稍微理解桐野的心情了。从藤间的证件照来看,他的确长得像是个会吸引女学生注意的人,尤其对樱霜这样全封闭式寄宿制学园的女孩子来说,异性的存在本来就有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影响,更不用说容貌周正的青年男人。只不过他这样的脸总让我觉得似乎温良得过头,反而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就像莎士比亚说的“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都容易为表面的装饰所欺骗③”,有着这样容貌的人总是格外具有欺骗性吧。当然,这或许是我先入为主的偏见在作怪。但是我忽然想到,槙岛老师也算是这样的人呢。

  有多少人会发现槙岛老师的微笑背后藏着怎样壮阔的深渊呢?不过,即便知道槙岛老师是个危险的人,我也无法停止想要跟随他的心情。毕竟遇到老师以后,我突然感到了久违的快乐,那种不需要装模作样来表达的单纯喜悦,毫无压力的愉悦感……槙岛老师似乎就是传说中的魔术师,能随时带着神秘而淡定的微笑变出让人惊喜的戏法,而作为他的学徒,我只要尽情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创造我想要的魔术,于是那种只是孩童时期才有过的欢愉就再一次回来了。而且,只要有槙岛老师在,我就可以代替父亲一直一直把艺术的真谛贯彻下去——那时就会有更多更多的人领会真正的美——这样纯粹的欢乐真是妙不可言!

  

  话说回来,既然槙岛老师三年前就到樱霜学园任职了,或许他会知道一些有关藤间幸三郎的事情。明天等社团活动结束后,我大概可以趁机问一下他看看。槙岛老师他看起来不像是会对无趣之事感兴趣的人,如果老师真的对此知情,那恐怕会是更有趣的情况。忽然非常想知道槙岛老师眼中的藤间是怎样的人呢。

  总之明天就去问问看吧。

  

---------------------

③ 选自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


======= Side B - 桐野瞳子日记·摘选 =======


2109年12月16日  月曜日  晴

  

  藤间老师对我的照片产生兴趣了!!!!

  天哪我简直太激动太兴奋了,从加入摄影部以来,这是老师第一次对我拍的照片有所反应!虽然在接受了光留先生的指点后,我对自己的摄影技术也算有了些信心,但是把上周在扇岛拍的那些还没改进的照片拿给藤间老师看时,我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但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说一句“真无聊啊”就走开,这次他不仅从我手中接过了相机,甚至还有些惊讶地看着那张照片说了句“マキシマ…”!自从认识藤间老师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从他脸上读到这样的表情!

  虽然我也知道藤间老师真正感兴趣的恐怕并不是我的照片本身,但能因为这张照片里的人而看到老师睁大眼时露出的惊讶表情,我已经觉得无比幸福!至少我又知道了一些关于藤间老师的事,这样也算是离他的世界更近了一些吧,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藤间老师似乎认识那个银色头发的男人?这也让我有些惊讶。不过,既然是藤间老师认识的人,我也不用因为他身份不明而害怕了。如果之前不是因为光留先生在,说不定我真的可以再向他请求拍一张照片,说不定我还可以从他那里知道一些关于藤间老师的事情?!对啊,下次去扇岛如果还能遇到这个男人的话,我也许可以向他打听一些藤间老师的事啊。

  但是,为什么光留先生说要远离这个男人呢?就因为他出现在扇岛了吗?但他是藤间老师认识的人,应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才对,到底为什么呢?不过有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像藤间老师和这个男人这样的人,为什么都会到扇岛那个地方去呢?原以为只要跟着老师就一定会找到答案,但我现在反而越来越糊涂了……下次再到那里去的话,还是希望能再遇到那个银发的男人,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知道关于藤间老师的事。连扇岛这样的地方都跟来了,我也不怕再多做一些有悖规矩的事情,毕竟我也对光留先生说过,我也是有着就算付出代价也想得到的东西的。

  现在我唯一懊丧的是爸爸最终还是知道了我最近的表现,马上又快放假了,这下子他一定会更严格地关我禁闭吧!真是讨厌啊,要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呆在家里见不到藤间老师,光是想想都觉得好绝望!

  算了,我还是先考虑一下过几天给光留先生发一封感谢的邮件吧,这次能让藤间老师留意到我的照片,还是托了光留先生的福的。和之前看起来的不同,光留先生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呢,真希望他和那位黑发的警官同事能够好好相处啊。


2109年12月13日  金曜日  晴


  跟着藤间老师到达扇岛也算有一个月了,但是今天和上次一样,我又把老师跟丢了,而且又遇上了上次的警察。啊,还遇到了一个很美丽的男人。

  该怎么说呢,每次到扇岛都会遭遇各种奇怪的麻烦事,还要担心迷路或者回去后被那些女教员轮流责备,但是我总觉得这些体验并不让人讨厌,或者说我还有些喜欢这种新奇的感受。学校里的女学生们都不曾体会过这些吧。

  尽管又没搞清楚藤间老师到扇岛去的原因,甚至又被光留先生给抓住送回了学校,我还是觉得今天是个颇有收获的日子。尤其是能够从光留先生那里学到一些摄影的知识,这对我来说实在是雪中送炭的事情!有了光留先生的指导,我以后拍出来的照片就不会只是让藤间老师感到无聊了,我有拍过那么多的照片,一定会有一张能够震撼到他的。那时我一定就能得到老师的认可,能够进入藤间老师的世界了吧。

  不过,扇岛那里到底有什么呢?虽然我上个月才终于成功跟到那里,但藤间老师应该常常都会去扇岛吧。作为传说中的废弃区,那里的确是个我从来没有见过也想象不到的世界,简直像个巨大的迷宫或者是森林,又黑又深,让人忍不住害怕又很好奇里头到底有些什么。藤间老师到底和扇岛有什么关系呢?从9月份学期开始我就一直在盯着藤间老师,却依然对他的生活一无所知,某种预感告诉我,扇岛这里一定有着关于老师的很重要的东西,只要知道了那个,我就能了解藤间老师的世界了吧?

  只是,扇岛实在是个奇怪的地方,我想象不出藤间老师那样的人会和这样的地方有所联系,但是当他走到那里的时候,我又丝毫不觉得突兀……说来这种微妙的感觉我从另一个人身上也感觉到了,就是我今天在扇岛遇到的那个男人,那位先生实在是个非常美丽的人呢。当时光是从取景器里看他,我就情不自禁地按下了快门,只可惜我的技术实在不到家,那张照片拍得并不清楚。但他真是太美了,如果当时没有被光留先生叫住,我大概就有机会请求再拍一张照片了吧,这实在是有些可惜。

  直到现在,我的脑海里还能浮现那个男人的模样,即便离得有些远,那银色的头发和浅金色的眼睛还是让人觉得有些陶醉。如果说藤间老师像是森林里的王子,那位先生应该就是妖精界的王子吧,同样是俊美,他们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倒是他脸上的微笑和藤间老师有些相似,只不过他似乎笑得更灿烂些。不过要说最奇妙的是,当那个银发男人朝我走来时,我竟然有一丝眩晕的感觉,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种奇妙的香味。我形容不出那种味道,却总觉得会因此想起藤间老师,他们身上似乎有种类似的气息。但真是可惜,因为被光留先生叫住,我最终只和他擦肩而过,没机会再拍张照片真是太遗憾了。

  啊,这种特殊的经历啊,藤间老师会懂吗?不过,只是因为这种事情就感到兴奋不已,我还是太幼稚了吧?比起这些,我大概先想想把这些照片拿给他看比较好吧。经过光留先生指导后拍出的照片似乎好了不少,不知道藤间老师会怎么评价它们呢?

  神明保佑,这次请一定要让老师刮目相看啊!


======= Side A - 王陵璃华子日记·摘选 =======


2112年12月15日  木曜日  晴


  今天幸好趁着午休时随手翻了一下桐野瞳子的日记,否则我恐怕要犯一个大错误了。

  看来不需要向槙岛老师询问也能确认一个事实:他和藤间幸三郎有关系。虽然桐野似乎并不知道藤间口中的マキシマ是谁,但看她之前日记里的描述,那个人一定是槙岛老师吧。不过真是让我意外,藤间竟然知道槙岛老师的名字,这至少说明他和老师有着并不普通的关系。

  这个真相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真是没想到这一切竟然会这么巧。而且因为这个,藤间给我的印象又发生了变化。桐野的描述无法作为参考,但是槙岛老师并不会把自己的名字随便告诉一个无关紧要的普通人,这个叫藤间的人,一定也有着什么特别的东西吧。

  不过,这些一定不会是槙岛老师会告诉我的事情吧。假如我冒冒失失地问了这个,恐怕会让老师感到反感。实在是幸好没有向老师打听藤间的事。

  

  我后来想起来,刚回到樱霜上课的那阵子一直有个传闻(或者说到现在还被当成怪谈)说这个学园里有老师做了很可怕的事,却在公安局从他宿舍发现了神奇的东西后彻底销声匿迹,甚至后来还有人说虽然这个人失踪不见,其实却一直徘徊在这所樱霜学园。尽管这些事一直被我当成笑话来看,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我已经基本确信,这个传闻里的人恐怕就是藤间幸三郎。

  

  “用神奇的东西做了很可怕的事”,仔细想想,这和我用老师的神奇药水创造艺术也算是异曲同工吧?想象一下那些人会怎么看待我以葛原沙月为素材创作的艺术品呢,恐怕也会用上所谓恶魔、恐怖之类的字眼吧——就像当初看父亲的画作时用的那样。不过我的艺术并不期待那些庸俗的家伙来欣赏,真正的美只有懂它的人才能体会,对这些无法领悟父亲绘画真谛的人来说,只要让他们震颤就足够了,我目前所期待的只是槙岛老师的评价。

  

  

  不过……等等,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三年前,似乎有过一段时间,新闻里曾报道过某地出现过令人惊愕的尸体展示,还一度让该地区域压力指数上升。难道那件事就是这个藤间做的?虽然现在已经没办法得到以前的信息,但我对此很有印象,因为这则新闻播出的那段时间正巧是父亲病情加重而我休学在家的时候。总觉得,似乎所有的事情全都套在了一起,要是所有的假设全都成立,那岂不是:三年前,槙岛老师协助藤间完成了那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杀人案件?不止这样,我记得当时有提过那些被展出的尸体是受过特殊塑化处理的,那恐怕,藤间所用的就是我现在得到的药水?!

  我感到心脏跳得好快,这些假设简直越是深思越是真实,但越是真实就越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说不定,我已经知道了一些槙岛老师的秘密了。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这一切简直变得更加刺激了。我对那个藤间的好奇也由此变得更强烈了:同样使用着这种药水的他,当年到底做出了什么呢?而对于使用着同样药水的藤间和我,槙岛老师又是怎么看的?想想槙岛老师高深莫测的样子,我也开始疑惑另外的问题:同样的药水,三年后再交给我用,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意图?而藤间和桐野瞳子又是怎么回事?……不管怎么想,这一切都实在是太富有戏剧性了!不过,无论这样的巧合和机缘出于什么原因,对我来说唯一确定的是,不管评判标准如何,我都必定是槙岛老师最杰出的学生。

  我拥有着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对人性和美的正确诠释,没有人可以超越这份杰出,绝对没有。

  为了向老师充分证明这一点,我也必须加紧创作下一个作品了。

  

  

2112年12月16日  金曜日  阴

  

  比起之前因为第一次而产生的紧张,今天在装饰山口昌美时,我只感受到了至高无上的愉悦!

  看着这个平凡的少女在自己手下一点点蜕变、绽放,我几乎能完全地感受到父亲在完成一幅画作时的心情。但是比起在画布上涂抹颜料,这种用真正的少女作素材而进行创作所带来的快感简直是加倍的。

  

  不过更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今晚槙岛老师也来了。能够当着老师的面表演我的艺术让我有格外的成就感,尤其是看到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的艺术品时。相比在我开始处理山口昌美时就离开的チェ·グソン,全程都在一旁翻着莎士比亚戏剧集的槙岛老师应当对我的创作过程充满兴趣吧。

  

  而且,槙岛老师真不愧是贤者般的存在,在我还没有完成作品时他便问我:“王陵牢一的《沉于冬湖的女儿》④……为什么会想把她做成这幅画?”尽管这是个问句,我也认真地作了回答,但我相信即便没有我的赘述,槙岛老师也一定早已明白我的心情了吧——就像父亲为那幅画所起的名字一样,山口昌美、葛原沙月以及我想选择的任何一个樱霜的学生,对我而言也像是脆弱的小女儿一般。感受着她们从平庸麻木变得华美动人,享受着把她们从空洞肤浅的地狱解救出来……我所能体会的,也仿佛是自己的女儿从稚嫩孩童成长为娉婷少女一般的喜悦。何况,山口昌美的气质实在是非常适合父亲的这幅画作,以她作为素材,能够最好地展现父亲寄托在其中的绝望之美。

  

  可是真让人不甘心,现在的父亲早已不记得自己曾经创造的辉煌了吧。而我除了槙岛老师,也已经再找不到谁能理解这份憾恨。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不得不感激槙岛老师的出现。在对拯救父亲所进行的种种尝试全部落空之后,我本已经放弃了对自己人生的挣扎,但是槙岛老师唤醒了我的童心,为我带回了曾经所体会过的欢乐。是的,只要有槙岛老师的魔法药水,只要还有我,父亲就不会成为不值一钱的历史。

  

  倒是槙岛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本以为他会对我的表现有所点评,没想到他只是微笑着说了句“原来如此”。实话说老师的反应并不符合我的期待,但槙岛老师似乎对任何事都是这样,我也并不感到失望。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在看着槙岛老师的笑脸时,我总忍不住暗暗想,槙岛老师到底分别是怎么看藤间和我的呢?

  

  总觉得,好像还是被槙岛老师小看了。这样我就需要更努力地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了。不管怎样,一定要让槙岛老师刮目相看才行。

  

---------------------

④ 原作写法为《冬の湖に沈む我が娘》,原谅渣翻……m(_ _)m


2112年12月17日  土曜日  晴


  今天父亲去世了。

  本该悲伤的我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对于早就已经失去灵魂的父亲来说,这样或许更是一种解脱。只不过,他作为艺术家的使命也就完完全全地交给作为女儿的我了。

  而且,应该说我完全没有辜负父亲真正的信仰呢——第一件艺术品终于被发现了,和预料的一样,虽然媒体为了公众的色相并没有大肆宣传,但它依旧引起了预期的震动——我并不指望那些俗人能领悟她的美,他们只要惊叹她、畏惧她、臣服于她的美貌就够了。但是只要我一直做下去,最终一定会有人理解这份绝望所传达的真谛。我和父亲的艺术会得到永生,那些可怜的少女们会得到救赎,这个混沌不堪的社会,必将重新迎来启蒙的光明。

  

  槙岛老师今天在电话里对我说:“我认为你是个有前途的孩子,你会迎合我的期待的吧?”

  这大概算是我第一次正面从老师那里得到评价,总觉得受到了认可和鼓励呢。但槙岛老师实在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我到现在依旧不能从他的表情辨别出他的真实想法。即便得到了这种肯定,也还是没办法就此自满呢。想要做到连槙岛老师也受到触动的程度,这样的想法浮现在我脑海里。当年桐野瞳子对藤间幸三郎也是这样想的吧?

  可惜,像她那样的女孩子是不可能接近藤间的世界的啊。会被槙岛老师所吸引的人,绝对不是桐野能够理解的,只是她自己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呢。现在,桐野已经成为了一朵凋零的花,而我还有许许多多的花没有开。如果桐野能看到的话,真想告诉她,要走近槙岛老师他们,就应该像这样。

  不过算了,我还有必须继续履行的使命没有完成,该去准备素材了。


2112年12月18日  日曜日  阴


  刚才处理大久保苇歌的时候,从チェ·グソン那里又得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尽管一直帮着运输,チェ·グソン对这药水的来历和藤间似乎并不知情。我不知道他认识槙岛老师有多久了,但在我看来,老师似乎很器重他的才能。我对老师身边聚集着各种才能用歪的“人才”有所耳闻,但在被老师所看中的种种“人才”里,チェ·グソン大概算是和老师关系很近的一个。虽然我也猜过他是否是故意装作不知情,但是他既然告诉我过去的确有人用这个药水做过什么“热闹的事”,那就并没有对我撒谎的理由。而且チェ·グソン给我的感觉似乎总是对结果更感兴趣,而对前因之类毫不在意。这样就真的不能指望从他那里了解到关于藤间的事情。

  但是,没有收获本身也是一种收获。虽然也可能是我之前的猜测完全是异想天开,但我的直觉更愿意相信:槙岛老师没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藤间的关系。这应该算是明哲保身的做法吧,毕竟藤间也算是公安局猎捕的对象。这样说来的话,除了当事人,在这个世上知道槙岛老师和藤间有着共犯关系的人,难道只有我和桐野瞳子?

  这个想法让我不寒而栗。

  尤其是,桐野瞳子最后会变成那样,莫非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可是,桐野似乎根本不知道槙岛老师是谁……不过仔细想想,桐野是樱霜的学生,藤间是樱霜的教员,而槙岛老师当年应该也已经在这里兼职,何况桐野似乎认识公安局的什么人,这样的话,槙岛老师和藤间的关系总会被发现,那么在撇清关系的同时解决掉知情人也是合情合理的。

  尽管我总觉得好像哪里总让我觉得异样,但我必须得更小心自己的言行了。槙岛老师是对我寄予了厚望的,我不能因为这件事破坏了这种平衡。既然藤间的事情是槙岛老师的秘密,那它也就该是永远的秘密。


======= Side B - 桐野瞳子日记·摘选 =======


2109年12月20日  金曜日  阴


  藤间老师到底为什么去扇岛呢?

  刚刚给光留先生发了感谢邮件,虽然也非常想问问他对此的看法,但总觉得光留先生似乎对老师的印象不太好,我还是没敢冒昧询问。可是这个问题真是让我好奇得太久了,却又没办法直接去问藤间老师本人。

  老实说我一直有种奇怪的猜测,但总觉得太难以置信,连自己也不敢相信。其实在跟着藤间老师到达扇岛以前,我就一直好奇过老师他溜出宿舍到底要去干什么。尽管不愿意想,但我一直以为老师是去和女友约会,也因此特别在意他的行踪。直到去过扇岛后,我就开始觉得这种猜测恐怕太异想天开。

  但是,我突然在想,如果是这样呢:藤间老师去了扇岛→银发男人去了扇岛→藤间老师认识银发男人→藤间老师去扇岛见那个银发男人?!!!!!!!!

  这几天我一直极力去排除这种可能,可是我越是想排除它就越觉得它是真相,至少在藤间老师对我那张照片作出反应之后,我就越发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忘记这种不靠谱的念头。明明看起来对什么都毫不在意、随时都表现得那么淡定的藤间老师,竟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啊!那绝对是惊讶,绝对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那个人一定是老师非常在乎的对象吧?老师和那个人说不定是……恋人吗?!!!!!!!!

  而且……莫非光留先生其实已经发现这个事实了吗?!他说觉得藤间老师奇怪、说让我远离那个银发的男人,难道其实就是在暗示我吗?天哪,如果真的是这样,还接着说了那些幼稚话的我,岂不是一直在被他笑话?这简直太丢人了!

  不,丢人什么的也无所谓了,关键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虽然这从各方面对我而言都是很大的打击,但是……如果藤间老师和那位先生真的是那样的关系,我似乎也并不觉得那么奇怪。仔细想想,他们两个人如果站在一起,一定非常登对吧?

  天哪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不管怎么说,至少应该去问问看那位先生吧?但是这么失礼的问题,到底该怎么问才好呢……啊——比起这些,接下来一个月的假期里是一定没办法出门了吧,要一个月见不到藤间老师、又要抱着一个疑问过一整个月实在太折磨了!!!!!!!!我还是先不要想这么多了!


======= Side A - 王陵璃华子日记·摘选 =======


2112年12月19日  月曜日  阴


  本着微妙的好奇心,这次我终于把桐野的日记认真地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我才发现,桐野瞳子竟然猜想过槙岛老师和藤间幸三郎是恋人的关系。只是这个猜想好像没有能得到证实就再也没得到答案。但是多亏桐野这个猜测,我似乎忽然明白了一直以来觉得奇怪的地方。

  这三年来,槙岛老师为什么会一直在樱霜学园任职呢?

  从桐野瞳子的日记来看,她是在09年9月之后发现藤间常常去往扇岛,而我记得槙岛老师似乎也差不多是那会儿到樱霜兼职的。虽然不清楚藤间和老师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认识的,但槙岛老师很有可能是因为藤间才到樱霜来的吧。可是,如果只是为了方便观察,在藤间失踪后,槙岛老师完全可以选择离开,但他却一直留在这里,甚至转为了正职。

  名义上说是兼职,但我曾旁敲侧击地向老师确认过,他只是在樱霜有这份所谓的“工作”。对槙岛老师来说,如果真正要撇清和藤间幸三郎的关系,离开樱霜才是最佳的选择。尽管这里仗着百年老校的名义总是避过厚生省各种复杂的检查,但教师终归是一个引人耳目的工作。何况失踪的藤间随时都有可能被公安局抓捕,如果他把这一事实说出来,那槙岛老师之前所为就都没有意义了。除非,他确认藤间绝对不会招供?或者,藤间绝对不会被公安局逮捕?

  的确,如果是槙岛老师的话,藤间说不定早就已经被杀死了吧。但如果是这样,老师又为什么放过桐野瞳子?虽然她已经再也没法说出真相了,但连桐野的活口都留了下来,槙岛老师真的会把藤间杀掉么?

  

  这样我就开始思考起桐野所说的那个猜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似乎这一切就不那么费解了。

  尽管这样的假设对槙岛老师这样的人来说似乎很是不可思议,但是就像今天下午为了大久保苇歌来找我的川原崎加贺美一样,槙岛老师或许也是在寻找藤间幸三郎。

  担任着和三年前一样工作、交给我三年前用过的药水……如果真的那么不想和他摊上关系,槙岛老师又何必刻意这么做?这一切都像是为某个熟知个中真相的人所发出的讯号,简直像是在直接对着外界广播着自己的坐标。虽然与此同时,槙岛老师似乎不曾和任何人提到过藤间,不过这恐怕反而更让人觉得在意。对槙岛老师这样的人而言,越是不能为人所触碰的事情反而越是重要吧。

  

  但是该怎么说呢,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无法,或者说也不可能证实桐野的猜测,但光是这样想想,总觉得有些不甘心呢。我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槙岛老师选中的吗?那么他所谓的期待里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对我的期望呢?

  就这样被利用的感觉真是有些糟糕,虽然我自己也是利用着槙岛老师所提供的种种便利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可是一想到之前的自己有多天真,我就觉得有些生气呢。

  

  啊,干脆就用川原崎加贺美和大久保苇歌来挖苦一下槙岛老师吧。

  

  

  - E·N·D -

  

  


  感谢您看到这里,然后请戳☞ http://vdisk.weibo.com/s/BA4aS 感受一下我真正的脑洞(。)

  


  嘛,这只是个误导向同人,各种胡言乱语还请不要太认真w 但是如果有朋友因为这个加入我们免罪组的后援团,作为藤间幸三郎痴汉团团长的我第一个给别大红花!(滚开


======================

【王陵璃华子】部分标注:

①日记记载时间与事件发生时间基本参考PP公式书,其余为杜撰,可见:http://weibo.com/3223055983/zq2zucuJS?type=repost

②璃华子所述除动画里有明确展示的部分外,其余均为想象。

③最后一篇日记的记述时间正好是动画第七话结尾前。至于之后发生的,大家都知道了。

④至于三年前的设定,这里基本采用盐谷监督某次访谈的说明,可见:http://weibo.com/1639059200/zjuRPylto?type=repost 


【桐野瞳子】部分标注:

日记记载时间全部为杜撰(囧),事件基本参考前传小说《无名的怪物》,排除我渣阅读能力导致的理解偏差,基本与小说描述无出入。(暂时没有小说的完整翻译,无法给出阅读链接orz)


在此特别感谢各位整理资料和为我提供各种repo的天使们>////< 谢谢各位接受我的神烦~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