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曇天に笑う][天苍] 宿醉

* 心血来潮的梗,朝破廉耻的路又迈进一步。

* 短梗,无营养,依旧只有蠢。


        睁开眼的时候,安倍苍世感到大脑停滞了一会儿。眼前房屋的布置很陌生,并不是自己宿舍,但似乎又在哪儿见过,有种特别亲切的感觉。

        “哟,苍世,睡醒了?”

        “天、天火?!”

       耳边忽然响起阴天火熟悉的声音,苍世不由怔了片刻,尔后也就反应过来——这里是阴家,十多年前自己也常寄宿的地方。

       但是——扶着有点重的脑袋坐起身,苍世看了看盖在身上的被褥,不由陷入了另一个疑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喂苍世,我说……你该不会都不记得了吧?”似乎是看出了苍世脸上的疑惑,天火蹙着眉发问道。

       很难得看到天火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的模样,苍世不禁觉得问题似乎有点严重,但他再次尝试着回忆了一下,仍然没有想出答案:“到底怎么回事?”

       “……”看出对方并不是故意装傻,天火忍不住皱着脸沉默地盯了他几秒钟。

       “喂,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不说话是想让我揍你一拳吗?”被天火盯得心里发毛,苍世有些不耐烦道。

       没有马上回答苍世的问题,天火一边掖了掖袖口一边正坐到苍世对面,然后一半苦恼一半揶揄地开口道:“在别人家醉得人事不省还霸占别人的床铺,你还这么理直气壮啊苍世君。”

       “什……?!”听到天火的话,苍世感觉像被口水噎到似的,一时只是瞪着眼睛却不知如何回应。然而最让他感到头皮一紧的是,对于醉酒之事他着实一点印象都没有。

       苍世睁眼前最后的记忆停在众人给天火办送行宴的时候,席间他的确跟着众人喝了几杯,难道自己就这么喝醉了? 

       “犲的队长还真是没用啊,那么几口小酒就把你喝倒了,还好你的部下当时都已经先回去了。要不是本大爷好心收留你,你指不定要醉卧哪个灌木丛啊。”

       “……”虽然心里对天火的挖苦极为不满,但苍世对自己酒量不佳这点也是无话可说。只不过喝醉到人事不省什么的这还是第一次。

       “我说你啊,知道自己不胜酒力就稍微有点戒备心嘛。”天火挠着自己脑后的头发,继续斜眼发表不满,“真是看不出,苍世君喝多之后就会发酒疯胡言乱语什么的,实在让人受不了……”

       “发、发酒疯——?!”完全想不到自己会如此失态,听到这话从天火嘴里说出,苍世感觉脑中轰地一下炸开了锅,“我……说什么了?”这一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尽管苍世知道这种可谓耻辱的事还是忘了更好,但他也很在意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又是否要酌情把眼前这个螃蟹头杀人灭口,为此即便满心羞耻也还是要硬着头皮问下去。

       “唔………”那边被问起的天火却又皱紧了眉头,甚至一手托着下巴露出“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的表情。

       “……到底,说、了、什、么……” 苍世感觉自己快被逼到极限了。

       “苍世……你……”天火神情复杂地睃了苍世一眼,莫名支吾起来,“我觉得你一定不想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少啰嗦,让你说就说!”

       “……喜欢。”

       “哈?”

       “你说,你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

       “什……?!!少开玩笑了,我为什么会说那种话!”天火的话一出口,苍世就感到耳根一热,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信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

       “这种事我哪知道!别人都说酒后吐真言,害我还一晚上都在考虑该怎么办。”

       “什么叫怎么办?!”

       “比如是接受苍世君的告白还是委婉谢绝什么的。”

       “够了!那种事情给我忘了!”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那种话,但苍世觉得自己一秒也待不下去了,他感到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看出苍世逃跑的意图,天火忙伸手拉住对方,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嬉皮笑脸: “我说,你不好奇自己说完这话又做了什么吗?”

       “不……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知道。”带着一种想举刀自尽的念头,苍世强作镇定地一边试图甩开天火的手一边朝门口走去。然而未等他顺利迈开第一步,苍世便感到手臂被往后狠拽了一下,宿醉带来的混沌也落井下石一般地把他往后推,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便已经不可逆转地朝地面倒去——幸而天火堆起的被褥够厚,即便这样摔下来也并未感到多少疼痛,只是头被再一次震得很晕。

       “混蛋,你做什么!”苍世有些愤懑地瞪了天火一眼,试图再一次坐起来时却见对方双手撑在自己头的两边,正不怀好意地俯视着自己。

       “哪,苍世,你昨晚可没这么暴戾。”天火低下头,凑近苍世的耳畔低声说道。

       “吵死了,不准再提什么昨晚!”天火呼出的气息挠着自己的耳廓,苍世再一次感到耳根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但相比之下,他更想把上方的这家伙给摔出门外。

       另一边的天火也像是预料到苍世的反应似的,赶紧把整个人都压在对方身上制止他翻身把自己抡出去的举动——苍世做得出这种事,天火完全相信这一点。

       “可恶,重死了,你、给、我、滚、开……!”

       “苍世。”天火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抚上苍世右脸的伤疤,表情一半戏谑一半认真地开口道,“你昨晚可就是这么对我的哪……”这么说着的天火进一步凑近了苍世的脸。

       “你真的特别喜欢我,对吧?”

-

-

-

       阴空丸准备完早饭从灶间出来时,正巧见到苍世经过客室。

       “早上好,师父!您休息得如何?吃过早饭再走吧。”

       身为徒弟和阴家主人,空丸表现得十分体贴周到,看向苍世的脸上写满关切。然而想到自己昨晚的表现,苍世不由微微地别过脸去,不忍直视自己徒弟的脸。

       “昨天……打扰你们了。”

       “哪里~虽然没想到师父酒量不太好,但您喝醉倒头就睡还真是好习惯,不像我家笨蛋大哥一样又吵又闹的。”

       “我……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怎么会,师父您昨晚睡得可安静了,我一路将您背去房间都没吵醒您。”

       “是……这……样……吗……”

       ……

       ……

       ……

       “阴、天、火!!!!!!!!”


- EN了个D -

-

再也不想拿爪机码字,格式强迫症被虐哭。

说起来心目中的天苍有着各种画风,但是实际写出来的几乎全是没营养的蠢梗,我对自己绝望了……。

如果有下次试试补刀或者虐心的故事?(说好要摒弃黑设定的呢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