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免罪组] 各种(短)梗整理

_(:3)_ 饿得翻起了自己的存档,到这儿来备个份。

果然有句话诚不我欺,三个月前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就会有种看到新世界的感觉………………(。何况这大概都是一年前的东西。ˊ_>ˋ


-----------------------------------------------

NO.1 《相遇的可能》(之一)


  小心地挽起袖子后,藤间幸三郎按下了出水开关,白色的水柱便随即从出水口涌出。

  藤间伸手仔细地搓洗起双手——刚刚上课时因为写板书而残留在手上的粉笔灰让他颇为不适,这让他多少像带了点强迫心理似的,洗手的动作简直有些认真过头。


  「用水可以洗干净手上的污秽吗?」

  

  身旁传来个有些低沉的声音。

  刚才似乎的确有人走来旁边,不过专注着低头洗手的藤间并没有在意。这时听到说话声,他才稍微停下手抬了抬头。

  说话的男人身形颀长,一头与众不同的银白色头发给藤间留下了不浅的印象。


  「抱歉?」

  印象里教导主任似乎在上午提过会来一个蓄着银发的兼职教师,如果藤间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眼前这个青年了。

  刚刚他是在对自己说话?

  藤间直起身,正眼打量起一臂之外的这个男人。


  「初次见面,我是柴田幸盛,新来的兼职美术教员。」

  银发男人朝藤间微笑了一下,然后按下面前的出水开关把手送了过去。


  「藤间幸三郎,目前教二年级社科。」藤间说着擦起刚洗好的手,「柴田老师刚刚是在和我说话?」尽管有些莫名,但藤间对男人那句话有些在意,直觉让他感觉这并非此人一时兴起的胡诌。


  「啊。」自称柴田幸盛的男人在水龙头下慢慢地转动着双手,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只是忽然想到,水真的可以完全洗干净手上沾到的污秽吗?比如——」他转过脸微笑着看向藤间:「比如血?」


  「这个问题的话……」藤间微笑了一下,他忽然发现男人的眼睛也是不寻常的暗金色,「身为社科教员的我似乎没什么立场来回答哪,柴田老师感兴趣的话,不妨去问问专攻生物和化学的中村老师。」


  「藤间老师真是谦虚。」银发男人直起腰,在池子里甩了甩手上的水珠。


  「不过就我个人来看……」藤间看着水滴从男人白皙的指尖滑落,将视线转到男人弯成一定弧度的眼睛,「再清澈的水也不会冲走血的腥甜,应该就像在画室里呆久了,身上总会沾上除不掉的油画颜料味一样吧。」藤间再一次微笑起来。


  「哦?真是有趣的比喻。」银发男人侧了侧头,饶有兴趣地眯了眯眼睛,「藤间老师似乎在说血的味道和颜料一样哪。」


  藤间依旧直视着眼前的男人,脸上保持着不变的礼貌微笑:「满手鲜血或者满手颜料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都只是艺术的表达形式不是么?」


  「藤间老师这论调倒真像一个艺术家。」银发男人微微抬起了脸,平淡的语气里听不出是赞美抑或讽刺。


  藤间放下挽起的袖子,脸上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柴田老师过奖了,在真正的‘艺术家’面前,我明明是班门弄斧了——抱歉,我接下去还有一堂课,要先告辞了。中村老师的办公室就在走廊尽头,柴田老师应该不需要我指路了吧?」


  看着藤间那像是粘在脸上的温水笑容,银发男人的笑意加深了一分:「啊,不需要了。不过下次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继续和藤间老师聊聊艺术。」


  「如果有机会的话,荣幸之至。」藤间转身走去教室前,朝始终站在自己一臂之外的男人最后微笑了一下。


  藤间幸三郎,左眼角下方有一颗痣。

  这是银发男人——槙岛圣护——那日最后发觉的一件事。




NO.2 《免罪夫夫相性100问》


01.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T:藤间幸三郎

M:槙岛圣护


02.年齢は?[年龄是?]   

T:没有认真算过,大概28吧。

M:你猜?

(这是公式的错/_=)


03.性别は?[性别是?] 

T:男。

M:hum,需要确认一下吗?(笑眯眯)


04.贵方の性格は?[你的性格怎样?] 

T:没什么特别的。

M:就是普通人那样,应该还不错吧。


05.相手の性格は?[对方的性格呢?] 

T:相当糟糕。(扶额)

M:是个十分有趣的人。(眯眼)


06.二人の出会いはいつ?どこで?[两人何时相遇的?在哪裏?] 

T:三年前,扇岛。

M:嗯,就是那样。


07.相手の第一印象は?[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T:这个人似乎能读出人的杀意。

M:这是个有趣的家伙。


08.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好き?[喜欢对方哪裏?] 

T:……讨厌的话倒是能说出许多。

M:让人难以参透的感觉,还有除了目的以外不为任何事所动的冷漠——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09.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嫌い?[讨厌对方哪裏?] 

T:动不动就玩逻辑游戏,其实只是华而不实的理论派。简单来说就是神烦。

M:”公主病“。


10.贵方と相手の相性はいいと思う?[你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T:我们并不是关系很好的伙伴。

M: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是玩具和所有者的关系。(微笑)


11.相手のことを何で呼んでる?[如何称呼对方?] 

T:圣护君。

M:藤间幸三郎,或者……藤间老师?


12.相手に何て呼ばれたい?[希望对方如何称呼你?] 

T:……如果可以的话,并不想被叫名字。

M:现在这个称呼不错,我很中意。


13.相手を动物に例えたら何?[比喻的话,对方像什么动物?] 

T:狐狸。

M:浣熊?很具欺骗性的生物呢。


14.相手にプレゼントをあげるとしたら何をあげる?[送礼物的话,会给对方什么?] 

T:他感兴趣的书。

M:《恶德的荣光》。


15.プレゼントをもらうとしたら何がほしい?[想收到什么礼物?] 

T: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M:形式无所谓,只要有趣就好了。(意味深长)


16.相手に対して不満はある?それはどんなこと?[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裏呢?]

T:圣护君最让人头疼的果然还是挑食吧。

M:刚才说过了,”公主病“。


17.贵方の癖って何?[你有什么癖好码?] 

T:转圆珠笔……吗?

M:所谓的”癖好“是指什么呢?


18.相手の癖って何?[对方有什么癖好吗?] 

T:看书,磨剃刀,追着人观察……之类的。

M:比如寻觅公主的游戏。(←执念深重?


19.相手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されて嫌なことは?[对方做了什么会讨厌?] 

T:动不动就玩起逻辑游戏,以及挑食。

M:一定要在番茄料理里加鸡蛋或者肉。


20.贵方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相手が怒ることは何?[你做了什么对方会讨厌?]

T:提起西比拉……(还没说完就?

M:你会讨厌我吗,藤间老师?(笑眯眯掏剃刀)


21.二人はどこまでの関系?[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裏?] 

T:结婚了。

M:嗯,就是这样~


22.二人の初デートはどこ?[初次约会是在哪?] 

T:扇岛废弃坑。

M:嘛,虽然不是个很罗曼蒂克的地方。


23.その时の二人の雰囲気は?[那时候的气氛是?] 

T:很普通。

M:让人感觉很兴奋。


24.その时どこまで进んだ?[那时进展到哪?] 

T:只是刚认识而已。

M:嗯……是第一次啊。(咦,好像有什么歧义?


25.よく行くデートスポットは?[经常约会的地点是哪裏?]   

T:樱霜学园,和扇岛。

M:还有我的SAFE HOUSE。


26.相手の诞生日、どう演出する?[对方生日时,会做什么?] 

T:……

M:hum……

(都是公式书的错=L=)


27.告白はどちらから?[最先告白的是谁?] 

T:有人告白了吗?

M:(轻咳)


28.相手のことを、どれくらい好き?[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T:发现这个人是唯一不能被概念化的存在。

M:想一直陪他玩下去。


29.では、爱してる?[啊,是爱吗?] 

T:是吗?

M:不是吗?


30.言われると弱い相手の一言は?[对方说了什么就没办法了?] 

T:……一般来说,他不用说话。

M:没有这种情况,他说什么都有办法。(←计划通脸


31.相手に浮気の疑惑が! どうする?[怀疑对方见异思迁的话,怎么办?] 

T:杀了他。

M:杀了他。


32.浮気を许せる?[允许见异思迁吗?] 

T:无所谓。

M:你说呢?(掏剃刀)


33.相手がデートに1时间遅れた! どうする?[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的话,怎么办?]

T:……简直是家常便饭。(扶额)

M:他可以试试看。(微笑) 


34.相手の身体の一部で一番好きなのはどこ?[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T:眼睛。

M:眼角的泪痣。


35.相手の色っぽい仕种ってどんなの?[对方何种举止最妖媚?] 

T:……这个问题或许可以反过来问,那么答案是没有。

M:微笑时的神态。


36.二人でいてドキっとするのはどんな时?[什么时候两人会觉得紧张?] 

T:没有过这种体验……

M:为什么要紧张?


37.相手に嘘をつける? 嘘はうまい?[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T:真是个好问题。(微笑)

M:是啊。(微笑×2)


38.何をしている时が一番幸せ?[做什么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T:以前是消灭邪恶魔法师,现在大概是把番茄雕成花的时候。(并不愉悦的表情)

M:看书之余欣赏他做家务。(相当愉悦的表情)


39.ケンカをしたことがある?[有吵过架吗?] 

T:算是有吧。

M:如果关于番茄料理里到底该不该放鸡蛋这种辩论也算的话。


40.どんなケンカをするの?[是怎样的吵架呢?] 

T:冷战罢了。(耸肩)

M:用厚点的书对他面门上拍一下就能结束的那种。(咦咦咦?


41.どうやって仲直りするの?[如何和好的?] 

T:……不记得了。

M:翌日早晨总会和好的,不是吗?(笑得好诡异?!


42.生まれ変わっても恋人になりたい?[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T:不想。(秒答)

M:确定吗?(打开剃刀)


43.「爱されているなぁ」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时?[感到「被爱着」是什么时候?] 

T:……从来没有。

M:他终于不在番茄料理里加鸡蛋的时候。(……


44.「もしかして爱されていないんじゃ???」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时?[感到「难道不爱我了吗???」是什么时候?] 

T:兴致勃勃谈起新猎物的时候。

M:犯“公主病”的时候。(……


45.贵方の爱の表现方法はどんなの?[你是如何表现爱的?] 

T:懒得理他。

M:什么也不做。(所以这算哪门子爱?!


46.もし死ぬなら相手より先がいい? 后がいい?[如果死的话,是比对方先死?还是后死?] 

T:这件事我没得选。

M:他必须由我亲手杀死。


47.二人の间に隠し事はある?[两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T:说不上隐瞒……

M:只是没有交流过个人问题罢了。


48.贵方のコンプレックスは何?[你的纠结所在?]

T:没想过这些。

M:有纠结的必要么?(微笑)


49.二人の仲は周りの人に公认? 极秘?[两人的关系是周围人公认的?还是保密的?] 

T:虽然没有正式公开过,不过樱霜的同事和学生好像都知道……

M:我和璃华子提过。(←


50.二人の爱は永远だと思う?[觉得两人的爱会永远吗?] 

T:“永远”是什么?(微笑)

M:至少会维持到这个人变得无聊之前。


51.贵方は受け? 攻め?[你是受?还是攻?] 

T:(懒得回答脸)

M:他现在随我姓。(微笑)


52.どうしてそう决まったの?[为什么这么决定?] 

T:(懒得回答脸)

M:他有反攻的机会吗?(笑眯眯)


53.その状态に満足してる?[对于这种状态满足吗?] 

T:(自暴自弃脸)

M:相当满意。


54.初エッチはどこで?[初次H是在哪裏?] 

T:扇岛。

M:环境虽然差一点,不过气氛意外有趣。


55.その时の感想を????[那时的感想是????] 

T:(不愿回想脸)

M:这个人果然很有趣。(哎~~~~?


56.その时、相手はどんな様子でした?[那时候,对方是什么样子?] 

T:和现在没什么不同。

M:比现在面无表情,但这也算有趣之处。


57.初夜の朝、最初の言叶は?[之后的早上最先说的话是什么?] 

T:并没有一起过夜。

M:只记得之后说了“晚安”。


58.エッチは周に何回くらいする?[一周做几囬?] 

T:……

M: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笑眯眯)


59.理想は周に何回?[理想中一周做几囬?] 

T:几周一次也不算多。(…这样吗?

M:为什么不问一天几次呢?(…这样啊||||


60.どんなエッチなの?[是怎样的H?]   

T:……怎样都有。(哎!!!

M:看具体心情决定。(何?


61.自分が一番感じるのはどこ?[自己最有感觉的是哪裏?] 

T:这个问题真无聊啊……

M:想知道吗?可以自己来试试看啊。(笑眯眯)


62.相手が一番感じているのはどこ?[对方最有感觉的是哪裏?] 

T:哪里都可能……

M:这倒是很难判定的一件事。(←说得倒很愉悦?


63.エッチの时の相手を一言で言うと?[用一句话来形容H时的对方.] 

T:……混……蛋。(…辛苦了藤间君。

M:真好奇怎么样才能让你露出这样那样的表情哪。


64.エッチははっきり言って好き? 嫌い?[对于H是喜欢?还是讨厌?] 

T:无所谓……(明明刚刚还一副讨厌的表情?!

M:很有趣的体验不是吗?


65.普段どんな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でエッチするの?[一般是什么体位?] 

T:…………怎样都有。(……咳

M:这和60题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吗。(抬鼻孔)


66.やってみたい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は?(场所、时间、コスチューム等)[想尝试什么样的做法?(场所,时间,服装等)] 

T:没有新的兴趣。

M:只要是有趣的都可以。


67.シャワーはエッチの前? 后?[淋浴是在H前?还是后?] 

T:都有。

M:这两者并没有必然联系。


68.エッチの时の二人の约束ってある?[做时,两人有做过约定吗?] 

T:没有。

M:不需要那种虚伪的东西。


69.相手以外とエッチしたことはある?[有和对方以外的人做过吗?] 

T:……嗯。

M:当然。(←这么理所当然是怎样?


70.「心が得られないなら身体だけでも」という考えについて。賛成?反対?[关于「如果不能得到心,光是身体也行」的想法.赞成?反对?] 

T:只是尸体也没问题。(……

M:得不到心的话,就连身体也一起毁掉好了。


71.相手が悪者に强奸されてしまいました! どうする?[对方被坏人强奸暸,怎么办?] 

T: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发生了也无所谓。(啊哈

M:Hum,似乎是值得一看的事。(……不


72.エッチの前と后、より耻ずかしいのはどっち?[H前和后,哪个更觉得害羞?] 

T:没什么可害羞的。

M:为什么要害羞呢?(笑眯眯)


73.亲友が「今夜だけ、寂しいから???」とエッチを求めてきました。どうする?[朋友说「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并要求H.怎么办?] 

T:“朋友”?(微笑)

M:(笑眯眯)


74.自分はエッチが巧いと思う?[觉得自己的技术好吗?] 

T:……这个问题也很无聊哪。

M:我还是有些自信的。(微笑)


75.相手はエッチが巧い?[对方的呢?] 

T:……(扶额)

M:(撇嘴)(咦?!


76.エッチ中に相手に言ってほしい言叶は?[做的时候希望对方说什么?] 

T:闭嘴比较好。

M:只要是有趣的反应就行了。


77.エッチ中に相手が见せる颜で好きな颜はどんなの?[H时最喜欢看到对方的脸是什么表情?]

T:无所谓。

M:痛苦的表情。(为什么说得满脸愉悦?


78.恋人以外ともエッチしてもいいと思う?[觉得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T:没什么不可以。

M:在不同人身上寻找人性光辉不是很有趣吗?


79.SMとかに兴味はある?[对SM之类的有兴趣吗?] 

T:没有。

M:并非兴趣的问题,只是是否有必要的问题。


80.突然相手が身体を求めてこなくなったらどうする?[突然对方变得不寻求身体需要暸,怎么办?] 

T:……太好了。(为什么松了口气的样子?!

M: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笑眯眯)


81.强奸をどう思いますか?[对强奸有何感想?] 

T:无聊。

M:作为实现目的的手段也未尝不可。


82.エッチでツライのは何?[H最棘手的是什么?] 

T:这个人本身就很棘手。

M:藤间老师的反应总是很冷淡呢。(挖苦脸)


83.今までエッチした场所で一番スリリングだったのはどこ?[目前为止觉得最惊险的H地点是哪裏?] 

T:办公室。(……

M:有惊险才有刺激嘛。


84.受けの侧からエッチに诱ったことはある?[受方有主动要求过H吗?] 

T:受方是什么?(微笑)

M:有啊,比如……(←为什么中断了!


85.その时の攻めの反応は?[那时攻方的反应呢?] 

T:一脸让人绝对后悔做了那样表示的表情。(←默认了哟?

M:端到面前的玛德琳蛋糕岂有不好好享用的道理?(笑眯眯)


86.攻めが强奸したことはある?[攻方有强奸过吗?] 

T:(懒得回答脸)

M:这个词的用意是什么?(灿烂笑)


87.その时の受けの反応は?[那时受方的反应呢?] 

T:(懒得回答脸)

M:真是相当有趣的反应啊。(虽然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过也默认了吗?!


88.「エッチの相手にするなら???」という理想像はある?[有理想中的「H的对象」吗?] 

T:算是有吧。

M:没有具体勾勒过。


89.相手は理想にかなってる?[对方符合理想吗?] 

T:完全不。

M:可以作为一个”理想“吧。


90.エッチに小道具を使う?[H时使用道具吗?] 

T:……嗯。(不悦脸)

M:当然。(愉悦脸)


91.贵方の「はじめて」は何歳の时?[你的「初次」是几岁?] 

T:不记得了。

M:真是遥远的回忆。


92.それは今の相手?[那,是现在的对方吗?] 

T:不是。

M:真遗憾,并不是。(你是认真地遗憾吗?


93.どこにキスされるのが一番好き?[最喜欢被亲吻哪裏?] 

T:常规的地方就好。(……你的”常规“是?

M:比起哪里,我更介意什么时候。(微笑)


94.どこにキスするのが一番好き?[最喜欢亲吻哪裏?]   

T:后颈。

M:泪痣。


95.エッチ中に相手が一番喜ぶことは何?[H中对方做什么最高兴?]  

T:……露出痛苦的表情。(扭头)

M:似乎不论做什么都会让他很高兴。(只有你这么觉得吧…… 


96.エッチの时、何を考えてる?[H时会想什么?] 

T:明天的番茄全部换成鸡蛋。

M:怎么样能让他露出更有趣的表情呢?


97.一晩に何回くらいやる?[一个晚上做几次?]

T:净是些无聊的问题吗。

M:夜有多长就进行多久。(…… 


98.エッチの时、服は自分で脱ぐ? 脱がせてもらう?[H时,衣服是自己脱还是被脱?] 

T:……被。(真是言简意赅啊藤间君

M:我很享受藤间老师的手指在衣扣上跳舞的感觉哦。(这个形容是怎么回事……


99.贵方にとってエッチとは?[对你来说H是什么?] 

T:噩梦。

M:交流的一种手段。


100.相手に一言どうぞ.[请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T:今天晚饭请不要再把鸡蛋挑出来了,圣护君。

M:你是想变相暗示我什么吗?(笑眯眯)(你们两个,是彻底无视了这边的气氛吗……?!


----其实不太甘心却终于捱到的END----



NO.3 二十字微小说


Adventure(冒险) 

做晚饭的时候,藤间偷偷往汤里倒了些鸡蛋浆。


Angst(焦虑) 

藤间看槙岛喝了一口汤,发现他的表情没有变化。


Crime(背德) 

槙岛知道,藤间此时的微笑和平时截然不同。


Death(死亡) 

尸体呢?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三年后,“藤间幸三郎”会再次出现。


Fetish(恋物癖) 

让槙岛不满的是,藤间能转着一支圆珠笔玩一天。


First Time(第一次) 

最终因为谈不拢上下问题,槙岛把藤间蹬下了床。


Fluff(轻松) 

“今天藤间老师又请假了吗?”“好巧,柴田老师也是哎……”


Future Fic(未来) 

藤间与槙岛再次相见时,那里将不再有西比拉。


Horror(惊栗) 

槙岛笑着对藤间说道:“明天继续做鸡蛋料理吧。”


Humor(幽默) 

“明天继续做鸡蛋料理吧。”槙岛笑着对藤间说道。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槙岛攥着藤间的头发将他撞向墙,然后吻了下去。


Kinky(变态/怪癖) 

藤间总享受着往槙岛身上蹭血渍再一点点擦掉。


Parody(仿效) 

“我是要成为西比拉的男人……吗。”


Poetry(诗歌/韵文) 

《鱼和飞鸟的故事》——泰戈尔


Romance(浪漫) 

每周总有那么一天,槙岛会离开新宿去扇岛。


Smut(情/色) 

藤间的圆珠笔从槙岛耳后滑向腰际后又移开了。


Spiritual(心灵) 

是啊,任何关系都是可以被替代的,不是吗?


Suspense(悬念) 

藤间幸三郎……被公安局逮捕了吗。


Tragedy(悲剧) 

你会手刃自己的爱人,而我将死在爱人手上。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桐野学姐还没决定好加入哪位老师的后援会吗?”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在公安局深入扇岛前,槙岛把藤间拖到了新宿。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我还是更喜欢从前的藤间幸三郎啊。”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瞳子推门进办公室时,感受到两道锐利的目光。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想什么呢,这个我才不会。晚安吧=v=(揍



NO.4 免罪组周末咖啡馆小清新paro


  远离闹市区的小咖啡馆里,即便是在普通的周六下午,也不见多少的顾客,而像这样下起雨来的日子,咖啡馆里的生意显得更加冷清。

  不知道这样的光景在老板看来是什么心情,但对于坐在窗边的那位银发青年来说,没有比这样的安静氛围更让他满意的了。


  一手捧着喜欢的书,一手时不时端起面前的红茶小呷一口,这个叫作槙岛圣护的俊美青年似乎沉浸于这份安宁的惬意之中。

  窗外的雨下得不小,时不时有雨珠弹上槙岛右边的玻璃窗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仿佛时钟上嘀嗒嘀嗒挪动着的秒针。似乎被雨声打扰到一般,槙岛抬起头看了看被雨水冲刷的玻璃窗,窗外的景象已经完全晕湿在雨幕中。他把搁在右腿上的左腿放下,又换成右腿架上左腿,手里的书正好翻过去一页,杯子里的红茶却快见底。

  槙岛挑了挑眉,转头微笑着叫来了侍应生。


  在槙岛翻过下一页之前,咖啡馆的门终于被推开,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的藤间幸三郎微笑着朝槙岛走来。

  “真是抱歉,我似乎迟到了。”头发和衣服上都洇着淡淡的水痕,藤间却并不多在意的样子。

  “并不是‘似乎’哦藤间老师,你的确迟到了。”这样说着的槙岛抬起脸,对着正在他对面坐下的藤间露出了一个极为灿烂的微笑,“正好五分二十四秒,老师。这要是在上你的社科课,学生们恐怕要对‘魔鬼藤间’刮目相看哪。”

  “啊,因为找伞浪费了一些时间。”藤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似乎撑了伞也没什么用……”


  槙岛保持着笑意微微耸了耸肩。他当然发现藤间今天换了与平时教师制服不同的着装,尽管依旧是简单的衬衫配西装裤,衬衫的颜色却从简单的白色换成了粉色,加上去掉了马甲和领带的束缚,现在的藤间似乎显得更年轻了一些。虽然身上的西装裤和平时那款也没什么差别,但看得出在藤间出门前,它一定被格外仔细地熨过。

  “看起来的确有些够戗啊。”槙岛有些意义不明地感慨道,顺手把面前的咖啡推到藤间面前,“不过,来得正好。”

  知道槙岛平素只喝红茶,而他此刻又显得如此“殷勤”,藤间的直觉告诉他这杯咖啡里一定有猫腻,不过他选择装作不知道。何况对于刚走出冷雨的人来说,眼下真是没什么比一杯热咖啡更好的慰藉了。

  只是,还没等藤间把第一口咖啡咽下去,他好看的眉毛就皱了起来。


  “圣护君,这里面……你放了多少糖?”

  “嗯……大概五块吧?”

  “大概、五块?”

  “准确来说,六块。”

  “……”藤间看着手里这杯咖啡,感受到杯口蒸腾着的热气里夹杂着丝丝怨念,“我该感激你这么热心于为我补充糖分么?”

  “不必客气。”槙岛扬起了唇角,看起来心情相当愉悦,“我看藤间老师平时喝咖啡从来不加糖,实在觉得这对于糖来说太过可惜了。而且你不认为苦涩的东西正必须掺入甜分才会显得真正可口吗?”

  看着槙岛一副明知故犯的得意模样,藤间决心无视他的长篇大论,伸手又把侍应生叫了过来。

  “请问,两位想要点什么?”年轻的侍应生姑娘放下菜单,小心地看了看藤间又看了看槙岛。

  对着女孩礼貌地微笑致谢后,藤间伸手取过菜单打开,槙岛却像对菜单没有兴趣似的微微眯起了眼。

  “我认为圣护君凡事太过好奇的习惯也不好哦。”浏览着菜单的藤间头也没抬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道,“非卖品可是心急也没用的。”



NO.5 《枕头的正♂确用法》


  槙岛圣护日益发觉,自己和藤间幸三郎的想法不是无法沟通就是无法调和。

  虽然说每次先挑起话题的是自己,但藤间之后的发言总是会让槙岛觉得其中带有浓浓的挖苦。当然,尽管一直被藤间呛声,槙岛还是认为这家伙是个相当有趣的男人——毕竟这个世上能这么直白地否定他想法的人,藤间幸三郎还是第一个。

  只是同样的事重复的次数多了,无论对方到底是否让自己觉得有趣,槙岛还是会忍不住产生掐死藤间的念头。


  “你今天又把鸡蛋全部挑了出来吧?真是坏习惯啊,圣护君。”

  听见藤间毫无波澜的声音,槙岛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想要伸手扼住他的喉咙。但是看着身下正望着自己微笑的藤间,槙岛又感到勒死他似乎有些可惜——这么有趣的玩具,至少也要等玩够才能扔掉。槙岛这样想着直起了身。

  “藤间幸三郎,有的时候我真是非常想把你杀掉呢。”槙岛微笑起来,笑容明丽得与所说的内容完全不相称。

  藤间也跟着笑起来:“你完全有杀掉我的能力不是吗?但你不会杀我。”

  槙岛挑了挑眉,伸手抓过了一旁的枕头:“你知道吗,我最想杀你的时候,就是你这样说的时候……”说着,槙岛一把将枕头摁在藤间的脸上。

  “像这样让你闭嘴的感觉真是解气不少。”槙岛的表情愉悦起来,看被枕头闷着的藤间没什么挣扎的反应,他又加大了一些手劲,“你感觉怎么样呢,藤间老师?”

  在狠狠地用枕头在藤间脸上碾了一会儿后,槙岛终于松了手。枕头挪开后,被捂得几乎窒息的藤间一边喘息着咳起来,一边眯着眼有些怨念地看向槙岛。看到藤间整张脸因为缺氧而有些泛红,头发也因此被揉得凌乱,槙岛感到十分写意。

  “现在的你看起来顺眼多了,藤间老师。”槙岛微笑着,伸手拨了拨藤间额前的头发。

  “你还是未够格啊……圣护君。”即便还没恢复正常的呼吸,藤间的脸上又浮现了同往常一样的笑意。他抓住槙岛伸出的手,猛一挺身反过来把槙岛压在身下。

  “想让一个人闭嘴的话,这么粗鲁的方法是不行的。”藤间勾起一边的嘴角,“最一劳永逸的方法应该像这样……”说着凑近槙岛吻住了他的唇。

  在这个并不激烈却还算绵长的吻之后,藤间双手撑在槙岛的脑侧笑看着槙岛金色的眼瞳:“如何,现在还想说话吗,圣护君?”

  “啊,现在起就什么都别说了,藤间老师。”槙岛扬起唇角,伸手解开了藤间衬衫的衣扣。



NO.6 《同居者》——免罪教师同事设定☆ 一般现实生活背景☆


  槙岛圣护转动了一下门把手,随即不甚满意地蹙了蹙眉头。从口袋里摸索钥匙对他来说是很破坏美感的一件事——珍贵的口袋只能用来盛放心爱的剃刀——加之他没有随身带包的习惯,钥匙之流实在不是他愿意随身携带的东西。

  但是,即便聪明如他,面对这一扇简单的防盗门,手里没有钥匙(也没有其他作案工具)的槙岛也只能转向自己认为第二破坏美感的选择。


  听到门铃响了两声,正在厨房洗番茄的藤间幸三郎不慌不忙地把它们一个个洗干净,再一个个小心地在案板上摆好,然后不疾不徐地抹了抹手,才不紧不慢地朝玄关走去。

  大门打开后,和想象中几无二致的槙岛氏阴沉脸出现在藤间面前。


  “哟,圣护君。你回来啦。”说着看似欢乐的句子,藤间的声音里倒是听不出什么感情。

  “藤、间、幸、三、郎,我好像说过,基于我们是同时下班的,在我回来前你不需要急着把门锁上吧?”槙岛一边跨进门换上拖鞋,一边狠狠地瞪了藤间一眼。

  然而后者毫无悔改之意地耸耸肩,边转身朝厨房走去边揶揄道:“你确定我们是‘同时’下班吗?从我进公寓到现在,可是已经过去近一个小时了。换句话说,随身带把钥匙有那么艰难么?”

  自动忽略了藤间后半句的指摘,槙岛按着眉心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谁知道镜花老师突然来问我是否喜欢音乐,还要求推荐各种流派的音乐家给她。啊,类似的问题去询问专业的音乐老师不是更好么。”

  “但你一定非常和颜悦色地接了她的话茬,还从古典主义到民族乐派都高谈阔论了一番,然后把维瓦尔第到舒伯特都批评了一遍,最后还不忘向她感慨说‘真是生不逢时啊,这个时代总是没有新的杰出音乐家让人感兴趣。’”

  “……”槙岛挑了挑眉,看着藤间系着围裙在厨房切菜的背影,掏出剃刀从后面给他一下的念头油然而生——但是不行,今天轮到藤间做晚饭,在这之前他还不能死。


  但是出于对自身饮食安全的考量,槙岛走向了厨房:“今天的晚饭是什么?”

  “番茄炒鸡蛋。”藤间头也没有抬一下地答道。

  “……故意的吗,你?”

  “圣护君难道不知道,烹饪这件事,必然是‘基于自身意识的行动’啊。”

  “你应该知道,把鸡蛋与番茄放在一起是亵渎,是亵渎。”槙岛把茶杯放下,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分明是中式菜肴里非常著名的一道家常菜。”藤间用余光白了他一眼,“而且,圣护君难道不认为彼此矛盾的个体相融合,会迸发出最接近于和谐的味道么?”

  听藤间这样说,槙岛忍不住抱臂冷哼了一声,仰头以鼻孔俯视着藤间道,“你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巴尔尼巴比的医生。”

  “哦?那是什么。”藤间毫不在意地继续切着他的番茄,随口问道。

  “是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哟。其中第三部,格列佛去完飞岛国勒皮他,来到的地方就是巴尔尼巴比。巴尔尼巴比里有一位医生想出了融合立场对立的政治家的办法,把两个人的大脑切半,再度结合的手术,号称这如果成功,适度、和谐的思考便得以实现。斯威夫特写道:这对生来为了监视,统治这个世界,自以为是的人类而言是再好不过的方法。”

  “原来如此。”藤间终于抬了一下脸,对着槙岛微笑道,“圣护君真不愧是讽刺的天才、善玩逻辑游戏的枭雄啊。”

  对于藤间的挖苦,槙岛不以为意。然而下一句开口时,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比之前柔和起来:“说起来,你知道Facebook么?”

  “怎么,圣护君突然对社交网络感兴趣了吗?”这时的藤间又埋下头,开始把鸡蛋一个个打碎敲入碗中。


  “不,我是说……如果你再不把这些鸡蛋放下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不把这本书砸到你脸上了。”

  槙岛圣护掂了掂手上不知从哪里拿出的红皮书,如天使一般地笑着说道。


-----------------------------------------


_(:0)_ 免罪不足,饿扁在南极圈的荒原上不想说话…………。

评论
热度 ( 14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