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曇天に笑う][天苍] 幼时记趣

* 借了沈复先生的好题目,其实只是神蠢的对话式短梗。

* 少年设定,捏造过去w

* 只有蠢,蠢,蠢(。


-------------------------------------------


《幼时记趣》阴天火×安倍苍世



  蓄着山羊胡的老先生清了清嗓,瞪了一眼还在面前东张西望的阴天火。


  “天火,坐到你的位子上去。”

  “山本老师,苍世和妃子呢?”

  “今天要对你们的功课进行测试,他们俩在隔壁等着呢。”

  “哎~~~”似乎对此感到新奇,天火往墙边挤了挤,抬手敲了起来,“喂喂,苍世?听得到吗?苍~世~君~”

  “天火!”山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对着天火大喝了一声,“我说了现在是考试!给我安静一点!”

  “是~~~”似乎终于明白了目前的状况,天火乖乖地坐回自己的位子。

  “咳咳。”山本再次清了清嗓,“天火,用‘确定’造个句子。”

  “输赢已经确定了,我赢了,苍世输了。”

  “……用‘坏了’造个句子。”

  “苍世快被老爹宠坏了。”

  “…………用‘常常’造个句。”

  “苍世常常被老师骂。”

  “有这回事吗?”

  “不是造句吗?”天火咧着嘴嘿嘿了两声。

  “………………好了,最后一个,用‘不是…而是…’造句。”

  “聪明的那个不是安倍苍世而是阴天火!”

  “…………………………”


-------------------------------------------


  名叫安倍苍世的少年恭敬地走入课堂,行过礼后在山本面前坐下。少年对待学习的认真让山本暗暗点了点头。


  “苍世,先写几个字吧。”

  “是。”苍世点点头,拿起一边的纸笔一板一眼地写起来。

  山本看着少年虽露稚嫩却笔力劲显的字,忍不住称赞道:“写得很好啊,苍世。”

  “多谢老师夸奖。”苍世似乎很高兴,严肃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山本老师,我写得比天火好吗?”

  “是啊。”虽然觉得把优劣明说不太好,但正对着苍世认真的眼神,山本倒有点不好搪塞的感觉,想着反正天火那小子根本静不下心来写字,他心里那点负罪感便消失了。

  “苍世君一直都很刻苦。”山本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忍不住多夸了一句,“习字读书是这样,向阴大湖先生学剑术的时候也是,身为老师我们都很欣慰。”

  “真的吗。”苍世抬起头看向山本,脸上既显示着骄傲又显示着一点羞涩,“那么,我比天火学得好吗?”

  “呃…………是啊。”顿了片刻,山本站在学习态度的角度点了点头,何况对于苍世这样严肃认真的学生,总还是要以夸奖为重,但他总觉得这问题听着很奇怪。


  没等山本多想,一个吵闹的声音又破门而入:

  “喂苍世——考完了吗!芦屋他们来啦!说起来上次比剑还没出结果,我绝对会赢你~”

  闯进门的正是阴家长男天火,他大剌剌地进来一把箍住苍世的脖子,一时忘了山本的存在。

  “少嚣张了阴天火,赢的人绝对是我。”嫌弃地把天火的手从身上掰开,苍世的表情也是毫不服输。

  天火扬了扬手里的木剑朝门口走去,说着还对苍世做了个鬼脸:“嚯,真敢说啊你这个阴沉长发,这次就让你看看我阴天火大人的厉害!”

  “哼,你也就能趁现在逞口舌之快了。”苍世跟着起了身,一面说着狠话一面却笑着。


  “……………………”

  看着两个少年前后出了门,一路争吵着朝道场走去,被遗忘的山本感到秋风从自己身边打了个旋,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


  “真是两个臭小子。”

  但最终,山本还是不由笑了起来。

  他有预感,这两个少年将会相伴着茁壮成长,成为彼此最强劲的对手和最得力的伙伴。他们一个耀眼如骄阳,一个沉稳如青空,但无论哪个都骄傲而坚强。

  或许正如阴大湖曾对自己说过的,滋贺的明天将会由这两个少年来守护。山本目送少年们远去的身影,在内心期待起那一天的到来。



- EN了个D -



m(_ _)m 感谢阅读到此。

 刚刚听说了有趣的事,一边听着一边脑补了上文的天苍,忍不住趁梗还热乎的时候码了个小段子。

幼驯染真是我一生推的萌点,天苍这样的竹马实在是太可爱了,哦……(捂脸滚)



评论
热度 ( 12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