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枢木朱雀中心】地火

这份哀伤、忿忿与温柔……我感受到了_(:3√∠)_

MoonRiver:

※For Suzaku Kururugi

※向哈兰·埃利森致以最高的敬意

 

01.

燎原之火或许总有一天会出现。

02.

地下燃烧着火焰。

雏鸟从燃烧着的火焰里成型,脖颈修长,丰沛的羽毛服帖而炫目,耀眼的红色如燃烧着的光。

它在地面上骄傲的巡视,此刻尚且懵懂。

03.

他看见如水一般清澈流淌的阳光。夏日有蝉鸣,回环往复,不知疲倦。向日葵舒展开所有叶片与花冠,在某些因为疲累而安静的夜里似乎能听见汁液流淌的声音。

“枢木朱雀,你这个……体力笨蛋!”

“啊哈哈哈哈鲁鲁修你又输了!”

“……哥哥?”

“哎……”他隔着木门听见细小的声音,“啊啊娜娜莉睡醒了!”

“还不是你声音太大了!”

于是他们就争先恐后的冲回破旧的仓库里。

04.

整片森林在雷雨中颤抖。

红色的雏鸟舒展开翅膀,想要遮住整片森林,和绷紧了爪子的黑豹幼崽。轰隆作响的雷声从每一个缝隙里渗透,耀眼的电光将天上地下填满。

看不清颜色的线条连接了天空与地面。溅在火红色的羽毛上,染出异样的颜色。触碰高大的水杉,变成了火炬。

火色的鸟拔地而起,绵延成网的电光将火焰般的飞羽点燃。

火鸟。

05.

他的腰际有一块留存了很久的乌青。

但至少还好不是疤痕。

06.

天气很好,屋顶有轻柔的风,11区的阳光经年之后依然有着清澈的样子。

暗号还没过期,关心也没有。

这大约就是久别重逢。

07.

以格林童话中的逻辑为基准,如果公主没有察觉到二十张床垫和二十床鸭绒被下的豌豆,这个故事是否依然成立?

08.

黑豹绕着圈,尾巴一翘一翘的看着他:“下来吧,我们在一起,就像从前那样。”

燃烧着的飞鸟扑闪着翅膀飞低了一点,靠它近了一点,却依然只停留在火焰能触及的范围之外:“可是,我会烧伤你。”

“没关系,”黑豹骄傲的抬起头,“我才不在乎。”

它隔着羽毛舔舐着飞鸟身上的伤口,依偎在一起的动作像过去一样亲密。

“你为什么不把这团火熄灭呢?像从前那样。”

09.

“你为什么要飞呢?留在我身边不好吗?”巫师说,“你看,它给你留下了多少伤痕。”

燃烧着的飞鸟扇动翅膀,离开了巫师的窗口。

10.

有着蓝色皮毛的母鹿衔着白与金色花纹的瓶子。

“如果喝掉它,会让你飞的更快,更高。但是……”她安静下来,温暖的眼睛里浮现出不赞同的神色。

“没关系。”

她触碰到一丝变得更加,更加灼热的风。

11.

至于粉色少女那天究竟是不是看准了跳的,大约最后已经彼此心知肚明。

她是温室里开放的花,脆弱而天真。因而勇敢并且明亮。

12.

长着长长耳朵的白兔抬起头:“你的火焰好漂亮啊。”

13.

飞鸟看见血迹,和湮没了白兔的石块。

14.

有人听见地震的声音,平坦的地表露出缝隙。

火焰舔舐着空气,变了颜色。

15.

试用十五个字以下总结本生灯与金属盐类溶液之间的一个著名实验。

16.

他抢走钥匙,在更衣室里捏着驾驶服发愣,最后用一个没有沾上血迹的手机拨出一通电话。

电话对面的声音一如既往,稳定温柔。他听出语调里的一丝嘲讽和不安,互打哑谜,手心汗湿冰凉。

这是否就是心知肚明。

17.

他拔出枪,看着对面黑洞洞的枪口。

同样崩溃而被无数感情扯成碎片的声线混杂着回荡在山洞里。

18.

倾盆大雨。落在地面的透明的水里有艳红的液体蔓延开来,丝线一样。

——你想飞吗,或者把火熄灭?

紧挨着彼此下落的雨线折射成半透明的、纯白的帷幕。

19.

但地火依旧燃烧着。


PS:

没有常识错误出现。

评论 ( 5 )
热度 ( 3 )
  1. CHIIIKOMoonRiver 转载了此文字
    这份哀伤、忿忿与温柔……我感受到了_(:3√∠)_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