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冷冻脑花,我给你热热呗?

[PSYCHO-PASS] Phantom - 05 (PP妄想向同人)


(前文)04戳我┌(;・∀・)┘

(后文)06戳我(*゚Д゚)つ

 

>>  05  <<

 

◎ 西比拉系统时间:2110年1月16日  10:15 ◎


  年初的天气还是很冷,但前两天刚积起的积雪已经被无人机处理干净,完全开启的环境投影更是把整个城市的污垢都清扫一空。伊藤纯铭①兴味阑珊地看着路旁的各类投影广告,打着哈欠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

  伊藤此刻正处于工作时间,但与他一同到附近采访的藤井博子②嫌他不会说话便找了各种理由将他打发。

  “做编辑的就了不起吗,我一个出版社文员要耍什么嘴皮子……”伊藤一边嘟囔着一边摸出手机。虽然对藤井的态度很不满,但他内心对藤井还是有着不浅的爱慕之情。因此嘴上抱怨着,他还是决定等藤井一起回杂志社。

  离藤井完成采访任务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伊藤考虑浏览些小道新闻来消磨时间。他用拇指机械性地滑动着手机屏,各类信息纷纷映入他的眼帘又飞快地溜走,直到他不小心点开了一个视频链接。

  “呜哇,这是什么——”伊藤看着“猎奇”、“诡异”等噱头味十足的标签皱了皱眉头,但却没有把视频页面关闭。

  伊藤不知道画面里的男人是谁,但那个人把一个少女从高楼上推下又悠然踱出大厦的样子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些和接下来要出现的画面比都无所谓了——早就听说公安局的武器很不得了,这次能透过镜头看到处刑就简直……他擦了擦手心的汗,暂停了一下画面。此刻的伊藤觉得有必要为之后的发展做个心理准备,否则精神压力上升就不好了。

  但事情并没有如伊藤所愿,公安局的人不仅没有扣动扳机甚至还让那男人走到了他们跟前。虽然那人最终还是被铐着带走了,但整个事情忽然发展迅速得让伊藤觉得不自然。

  “总觉得很有问题啊……”伊藤感慨着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这个东西,极具新闻价值啊?如果自家杂志社能挖掘到什么有趣的东西,藤井一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伊藤这么想着便兴奋起来,忍不住按下视频的重播键,想要看看有什么现在就能利用的信息。

  让伊藤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对这样一个视频产生了沉醉的感觉,不禁重复播放了好几次。虽然说不出到底哪一点特别吸引他,但那整个过程都牢牢地攫住了他的视线——尤其是当那个男人信步走向齐齐拿枪指着他的警察时。那个画面充满了异样的不和谐感,但这一不和谐感却又显得莫名肃穆。伊藤看到那些警察的脸色都变了,便不由地放大了屏幕想看清对面那男人的表情——但还没载几分钟,页面忽然卡住了。伊藤无可奈何地刷新链接,再打开却显示视频不存在。

  伊藤打了个激灵。他知道自己并没有产生幻觉,因此这意味着他刚刚可能接收了什么异常的东西。伊藤放下手机,安慰自己说这没什么大不了,链接失效是难免的事,上传者忽然后悔也很正常,或许那根本是个玩笑所以……他这么想着,却觉得自己反而越发在意起这件事。说不出所以然,也许是出于媒体人的某种直觉,伊藤觉得这视频并非恶搞作品,而且就他看到的评论来说,某些人对于公安局和社会的分析也似乎头头是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伊藤又掏出手机刷新了两次,但视频并没有恢复。他有些懊丧地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公安局无人机投影成柯美莎的样子向自己驶来。

  「检测到您的精神压力在上升,建议您马上去专业医疗机构接受治疗。如有困扰的话,厚生省城市服务将为市民的健康生活提供服务与帮助……」

  这段机械音在伊藤听来忽然成了外来语,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手机掉在了地上。

 

 

  宜野座看着网络上的各种消息半是放松半是沉重地叹了口气,顺手扶了一下眼镜。

  上午发生在新宿的事情没过一会儿便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媒体人敏锐的嗅觉有时会让人头痛不已。好在这一切很快就被平息,公安局局长已出面证明这只是警方受邀参与的演习。因为的确没有任何伤害事件发生,所以舆论也渐渐转向其他更具噱头的消息,藤间事件的异常并没有为公安局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亲历现场的人没有一个的心里是平静的。外界有新闻管制来平衡公众的疑惑,公安局内部人员的困惑却不是轻易可以打消的。

  宜野座环顾四周,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似乎都心不在焉,从他们脸上也看不出对此有什么想法。真是悠哉的执行官啊,宜野在心里抱怨着离开了办公桌。

  从霜村他们把藤间幸三郎带回公安局后,狡啮就一直守在审讯室。宜野座也不免有些在意,但他走到那儿的时候,发现霜村正不耐烦地离开,唯独狡啮还坚持和藤间对峙着。

 

  “情况怎么样?”宜野座走进审讯室,发现藤间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脸上毫无身为嫌疑犯的紧张或不安。

  狡啮冲宜野座摇了摇头,后者马上明白了案件并没有什么进展。令宜野座不解的是,狡啮忽然起身关闭了录像监视器。

  “喂,狡啮,你这是在做……”

  “听着,藤间幸三郎。”狡啮绕过审讯桌走到藤间面前,压低声音道,“这些话或许不应该由我说出来,所以我不想别人听见。”

  “像桥田那样的人,就算不是你,系统也会有某一天判处他们无用。对这种人的死,我和我的同僚都毫不感到惋惜。”

  “狡啮!你在胡说些什么!”宜野压低嗓子吼道,却被狡啮抬手阻止了。

  狡啮直视着藤间,一字一顿地评价道:“能做出这些的你,很了不起。”

  听狡啮这样说,藤间睁开眼抬脸看向他笑了起来:“是吗。”

  “但是……”狡啮绕回藤间对面,伸手又打开了录像监视器,“我们也有正事要做,你只要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就行。”

  藤间懒懒地转了转头,坐直了一下身子。

  “你对当下的生活感到不满吗?”

  “没有。”

  “那你还认为那么做是对的?”

  “是。”

  “是你杀了桥田议员、阿贝连·奥瑞特罗曼丁和……你妹妹吗?”

  “桥田议员和奥瑞特罗曼丁的‘扇岛解体’计划破坏了我们的世界,我想用他们来祭我的公主殿下。他们都应该死。”

  “那么给桐野瞳子注射药物破坏她大脑机能的也是你吗?”

  “啊,我感到很遗憾。”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我啊,在脑中思考了很久,反复地想着要如何展示他们……”

  “……很好。”狡啮轻叩了一下桌面,“关于塑化剂的来源我们可以下次再谈。不过我想现在的信息也已经足够了。”

  “足够什么?”藤间微笑着问道。

  狡啮对他的反应感到很不舒服:“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影响了支配者的判断,但既然你已经认罪,那么相应的判决与处置也会跟着来。”

  “我刚才说了什么?”藤间露出疑惑的表情,认真地反问道。

  狡啮忍耐地咬了咬牙:“现在反悔已经迟了,老师。我们已经对你的回答录了音频录像,你可以死心了。”

  藤间又笑了起来,再度靠回了椅背:“虽然这是一个连想象都可以定罪的社会,但只要不触动西比拉的神经,谁也不能说我希望他们去死就有罪,不是吗?我并不记得自己有承认过杀了他们,或者你可以查了录音后告诉我?”

  “我们都知道你就是凶手。”狡啮撑着桌子瞪向藤间。

  “那很重要吗。”藤间勾起嘴角,仿佛只是在听狡啮说有趣的故事,“连西比拉也为我作出了无罪证明,你能确定什么呢?”

  “好,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没错。”狡啮直起身,努力保持自己的冷静,“你还是留下了一个破绽。我们在你扇岛的房子里发现了奥瑞特罗曼丁的血液和毛发,还有桐野瞳子,那可是我们亲眼看着你推下楼的。”

  藤间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废弃区的房子有哪一间是真正属于谁的呢?奥瑞特罗曼丁先生本就喜欢到废弃区进行他的儿童保护运动,会出现在那里和我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至于桐野瞳子,我是的确‘感到’惋惜。不过,公安局方面应该已经主动为我做过开释了吧?而且……”

  藤间仰起脸,意味深长地看着狡啮的眼睛道:“狡啮警官,你是否忘了问某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狡啮愣了一下,意识到藤间是在提醒他佐佐山的事,一股不详的怒意与寒意涌上心头。狡啮捏紧拳头瞪着藤间,他知道这个男人正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在挑衅自己。

  看狡啮强抑着怒火随时可能揪起藤间把他揍一顿,宜野座赶紧轻咳了一下拉住了他:“喂,狡啮,冷静一点。”

  听到宜野座的声音,狡啮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转身朝门口走去:“这里先交给你了,宜野。我去买罐咖啡。”

 

  藤间幸三郎,真是让人感到愤怒的家伙。狡啮忿然地想着,甚至不得不承认自己感到了一丝无力。但他想如果换作佐佐山,大概会觉得很有趣。好啊,如果这就是一个闯关游戏的话,那我也一定不会认输。狡啮忿然摁下自动贩售机的按钮如是想道。

  他弯腰去取咖啡,手腕上的通讯器却忽然响了起来。

 

  「狡啮监视官,请你马上到局长办公室来一趟。」

 

 

 

【 To Be Continued 】

 

[注①] 伊藤纯铭:TV动画第14集出现的头盔男。

[注②] 藤井博子:同为14集出现,在街头遭伊藤纯铭袭击并杀害的被害女子。根据官方公式书提供的信息,二人为同事。藤井为杂志编辑,伊藤负责一些出版社事务。


 

>>  >>  >>

  OwO伊藤和藤井是14话里出现的那个头盔男和受害女子,到平行时空还是不能放过他们啊真是……(揍)不过对于看了个没什么营养的视频就压力上升,我自己也觉得槽点好多,不过权当一个特例和缩影吧(捂脸)由此也能衬托监视官阁下们都是有着怎样强韧的神经啊,啊!(闭嘴

  OJZ藤间VS狡啮的这段我大概已经在脑内loop了好几个月,但真正写出来还真是……非常毁气氛(血)/_< 总觉得自己的私心有点太明显了,不小心就手滑倒多了点什么,就请当没有看见吧m(_ _)m

评论
热度 ( 5 )

© CHIIIKO | Powered by LOFTER